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四章 掘棺(1)

  不等我回头关门,外边枪声就响了。门板立马被穿了几个眼。我推着Shirley杨快步上了二楼。Shirley杨将桌上的书本塞进背包,指着后窗说:“原路出去,我看见外边停了几辆车,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扑到后窗一看,果然有一辆尚未熄火的小卡车停在大树底下,卡车边上站着两个膘肥体壮的中年男人;他们见了我,立刻大声呼喊同伴,并从车厢里取出了猎枪。

  一旦被火力压制,我们将再难找到突围的机会。房子里既没有弹药也没有食物,就凭我和Shirley杨两个人,实在耗不起。想到此处,我抬手就射,一枪打在提枪的中年男子脚下。他吓了一跳,忙连滚带爬地缩到了卡车后面。趁着空隙,我抱住Shirley杨,将她架到了窗边。

  “你先走,我掩护。”

  她不敢打等,攀住树枝飞身而下,几个腾挪就翻到了院子外边。那两个中年人只顾着注意我的动向,怎么也没想到她埋伏在自己身边。我对着楼下一通乱射。他们慌了神,高举猎枪开始还击。躲在树下的Shirley杨借着这个空隙,一脚踹翻了其中一个人,三下五除二将他的配枪夺下。另外一个中年汉子见自己的伙伴被抓,居然连滚带爬,头也不回地直奔正门跑了。

  我竖起大拇指,示意她先上车,然后攀住窗台准备上树,岂料Shirley杨忽然对我举起双手大力地晃动起来,因为隔得比较远,光看见她的嘴在动,一个字都听不清。

  “你说什么?大点声,是不是还有东西要拿?”我被她弄得一头雾水,却见Shirley杨猛地抄起猎枪瞄准了我所在的方向。我心头一惊,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身后有人。

  Shirley杨举枪的瞬间,我迅速地撇头转身,耳旁阴风呼啸而过,顿感脸颊火辣辣的疼。偷袭者一身劲装,头上戴着牛仔帽,手中握有匕首,整个人打扮得不伦不类、难辨中西。我光顾着替Shirley杨打掩护,根本没注意到有人上楼。而且外边还隔着一道电网,这个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当地民众。眨眼间那家伙又是一阵猛刺,我抬臂格挡,发现对方力气极大,仗着这股熊力一度将我逼至窗前。鏖战之际,楼下枪声大作。那家伙居然比我还吃惊,差点当场跳了起来。我更加断定他和外面的围堵者不是一伙的。

  “哼,大家都是瓮中之鳖,你想一块儿死?”我用中文喊了一句。他浑身紧绷,显然已经听懂了我的意思。他朝我比画了几刀,随即慌不择路冲着窗口跳了下去。我哪能让他就此脱身,趁他转身之际撑起右肘朝他的腰部猛捶过去。半空中忽遭突袭,他闪避不及,腰腹直接磕在了窗台上,发出一声沉吟,光听着就觉得疼。不等他起身,我从后边扣住了他的肩胛部位,这人身手一般,无非仗着自己有两杆子力气才敢持械行凶。我一脚把匕首踢到墙角,厉声问他的身份。那人不肯服软,扭动着身体不停地挣扎。

  我正要逼讯,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热潮。那人也吃了一惊。我们同时扭头,发现楼下居然着了火。

  操他娘的,那群洋鬼子居然放火烧屋,太不地道了。

  我根本没时间思考其他事情。小窗成了唯一的逃生通道。那人反应不慢,沉声道:“再闹都是死,放手!”

  他自己率先举起双手不再挣扎,危急时刻我也不愿跟他纠缠,两人一前一后顺着树枝攀爬脱身,翻出了院墙。为了防止他做手脚,我坚持殿后。Shirley杨守在大树底下,已经做好了接应准备。

  那人并不甘心,一落地就琢磨着逃跑的事,无奈Shirley杨盯得紧,枪口一直没从他脑袋上移开。

  “上车,先离开这里。”嘈杂的喊叫声让我心头发凉,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民事纠纷,看来我还是低估了盲从的危险,那种情况下,再小的波澜和言论都会被无限放大,最后造成不可预计的破坏。

  连打带踹将那人按进了后座。Shirley杨跃上驾驶座飞快地朝反方向驶去。这场逃亡来得突然,一时间我脑子里尚未形成可行的计划。Shirley杨也是病急乱投医,小卡车在树林中飞驰,哪里有路就往哪里开,根本不考虑该逃到什么地方去。

  我有些恼怒,一把掀开那人的牛仔帽,帽子下面是一张亚洲男子的脸,年纪在五十岁上下,面容坚毅,两鬓带有银丝。见我在瞪他,他立刻反瞪了回来。我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他莫名其妙的敌意叫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认识他?”Shirley杨从后车镜里瞄了几眼,继续专心开车。

  我也好奇,索性将枪口移开,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他:“咱们没什么过节,你从哪里来,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他不吭声,视线不停地在我和Shirley杨之间切换,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卡车在树林里颠簸徘徊,时不时与周围的树木发生摩擦,路况非常坏。那人毕竟上了年纪,连番颠簸之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心说刚才玩匕首的时候不是挺神气的吗,怎么现在开始晕车了。

  他双手紧紧地扣住车门上的扶手,不一会儿,额头上渗出黄豆大小的汗珠,瞧这模样应该不止晕车那么简单。我翻开车厢里的储物盒,找出半瓶矿泉水,看看日期好像没什么问题,便揪起他的脖子,一股脑地灌了下去。

  “咳咳咳,”凉水下肚,他的精神稍微好转了一些,靠在椅背上,指着我和Shirley杨问:“你们,谁是杨家的人?”

  “你想找谁?”我挺起胸膛本能地挡住了他扫向Shirley杨的目光。车子忽然颠了一下,我差点从椅座上滚出去。Shirley杨回头道:“熄火了,没油。”

  我骂了一声娘,推开车门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树,绿油油的一片,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杂乱的树林里除了我们三人的呼吸之外,不断地有脚步声传来,嘈杂的喊叫离我们越来越近。那群人并没有放弃搜索,而是追着我们一路狂奔而来。树林顶端升起的浓烟昭示着杨家老宅凄惨的下场。Shirley杨甩开车门,将那个男人拽了出来。她的情绪十分激动,这个时候估计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劝不住她。

  “走,步行。”她沉着脸推着那个白鬓男子在树林里急行。我问她能不能分辨出路,Shirley杨为难道:“隔的时间太长了,只能找到大概位置。他们都是当地居民。我们在树林里没有优势,得尽快找到出路,最好能找到来时的公路。”

  想在茫茫的树海中找到来时的路,可能性微乎其微,更别提绕回公路上去。况且我们还带着一个大麻烦。我一度怀疑他就是镇民口中的凶手,昼伏夜出,躲在废弃的杨宅里掩人耳目。但只要仔细一想就会明白,这个推测太不靠谱儿了。首先我们进屋的时候已经彻底查看过,除了门口的破锁,并没有任何人侵入的迹象;其次就冲镇上居民放火烧屋那股操行,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躲在房子里,他们还不早就抄家伙把杨家给拆了,也不必见了我俩的面之后才发作。我推测,他们只是怀疑屋子里藏了人,甚至可能做过排查,苦于无所收获,只好暂时修网通电把杨家老宅给隔离了。所以当我和Shirley杨忽然出现在镇上的时候,他们才会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一个困扰尤塔镇居民多日的谜团即将揭开,怎么能叫他们不亢奋。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考虑起另外一件事:镇上到底出了什么大事,以至于大家草木皆兵,连执法人员都跟着乱了手脚?

  “老哥,你是什么时候到镇上的?”

  那人没想到我的态度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尴尬道:“有段日子了。”

  “哦,我们刚到,回来祭祖。听你的口音不像华裔啊,大陆人?”

  他先是“嗯”了一声,随即警觉地闭上了嘴,大步跟上Shirley杨的脚步,不再搭我的话。我走在队伍的尾巴上,边戒备周围的情况,边观察这个白鬓男子。他走路时跛着脚,但身形挺拔没有一丝病态,看样子不像受了新伤,腿部可能早就有了残疾。他在车上的时候询问我俩身份,说明此人目的明确,早就知道那栋废宅是杨家人所有。他不远万里从大陆来到美国,为什么要找上杨家?Shirley杨与他素不相识,剩下的两位早已仙逝。单从年龄判断,他与杨教授是旧识的可能性比较大。

  如果真是登门寻友,为什么在阁楼上的时候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忽然向我痛下杀手?回忆起他那副狠毒的表情,我不禁在心中写下了一个沉重的问号,并决定在问题查清楚之前,绝对不能让他知道,Shirley杨就是杨家后人。

  Shirley杨凭借自己幼时的记忆,带着我们在树林里穿梭,为了避免被追击的镇民围堵,我不时地翻上树端眺望四周的情况。谢天谢地,追在我们后面的都是些普通百姓,如此稀疏单薄的障木林,换几个稍微有点经验的猎人就足够把我们围死了。

分享到:
赞(10)

评论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
    昼伏夜出的凶手为什么晚上没出现,却在白天出现了,逻辑 逻辑哪去了
    匿名2016-04-26 10:32:00回复
  2. #4
    没看过这部
    只是路过2015-07-19 9:33:01回复
  3. #3
    好像都没有显示这一部的样子
    难得评论一下2015-03-13 15:10:06回复
  4. #2
    都没人看了,
    杨婷2015-02-11 20:43:53回复
  5. #1
    别怕有我暗中保护一切危险都能化险为夷
    鹧鸪哨2015-01-17 17:26: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