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四章 掘棺(2)

  “已经甩开一段距离了,保持这个速度下去,他们很快就会放弃。”我跳下树将情况描述给Shirley杨听,她的脸色稍稍好转了一些,倒是那个中年男人一直左顾右盼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喝住他说:“事情不交代清楚,你哪儿都别想去!”

  他呵呵一笑:“小兄弟,以前当兵的吧?”

  “哪儿那么多废话。顾好你自己,想想怎么交代问题。”

  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自己的头说:“这颗脑袋我不要了,你有种就拿去。我累了,走不动,哪儿也不去了。”

  关键时刻他对我们大耍无赖之举,死活不肯挪一下屁股。

  “说你胖,你他妈的还喘上了。”我揪起他衣领将人整个提了起来,一路连推带踹恨不得拿枪顶着他走。

  Shirley杨不时回头观察身后的情况,她看了看日头,对我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早晚会被追上。”

  言下之意,这个男人大大拖延了我们的行军速度。我也想过把他丢下,但此人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在与镇民和解之前绝不能轻易让他跑了。

  内心焦灼之际,忽然响起了几声枪响。我吃了一惊,枪声的位置离我们非常近。随即四面八方相继传来许多枪声。

  Shirley杨头上冒出了汗珠:“我们落进包围网了,这是尤塔人打猎的习俗。他们靠枪声互相传递消息。离我们最近的一组人马在西南方两千米左右的地方。”

  我没想到他们会追得这么快,情急之下甩下背包和枪丢给Shirley杨。“你压着他走,我殿后。天黑之后公路出口见……”

  “不行,”还没等我说完,Shirley杨果断地否决了这个提议,“这片树林才多大点地方,你对地形也不熟悉,要是真被抓了连英语都说不好,要走也是你走。”

  我找不出反驳她的理由,但也不能眼见着大家束手就擒,心里一横,拔出手枪对着天空连射了三发。

  “你干什么!我们会暴露的。”

  “我们已经暴露了,”我将枪丢还给她,“天黑之后公路第一个出口见。”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带着白鬓男子跌跌撞撞地消失在树林里。我在原地等了几分钟,周围的枪声越发密集。确定那些人将目标锁定在我所在的位置之后,我才开始慢慢思考脱身计划。

  往乐观的方面想,说到底追在我屁股后面的都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就算真被抓回去,了不起一顿毒打然后关进号子里。最关键的一点是,我刚才要顾忌Shirley杨的情绪,不敢放开手脚跟他们来硬的。毕竟来的都是老杨家的乡邻,当着她的面实在不好意思下重手。现在光杆司令一个,也没什么心理负担,拳头底下自然不必再留情。我计划找个地方先埋伏起来,物色一个落单的老乡先绑住做人质,让他护送我上公路。如果能顺便问出点什么那就再好不过了。说到底我和Shirley杨对镇上发生的情况并不了解,这场误会必须有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指不定哪天我一个想不通就抱着炸药包找他们算账去了。

  做好心理准备之后,我就开始小心谨慎地朝追击者的方向靠近,有意识地去触碰包围网。白晃晃的日头高挂在天空中,四下一片苍绿,树丛里的视野非常清晰,很快就有一个目标落入了我的视线。

  从背影判断是个老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满头银发,不知为何独自在我们刚才放枪的地方来回踱步。我趴在草丛里观察了一阵儿,发现他并没有携带武器,而且四周也没有同伴,心中不禁纳闷儿: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大爷,跑林子里来干吗?

  我自然不会放过到手的机会,压着步子迅速地跟了上去,直接从背后将他扣住。老头儿吓了一跳,没怎么挣扎就投降了。我本来还提防着周围有埋伏,没想到行动居然如此顺利,心里居然有点失落感。那老头儿不喊也不叫,直勾勾地盯着我。他手里紧紧地握着十字架,除了嘴角有些轻微的颤抖之外,一点身为人质的自觉都没有。我琢磨着该说些什么,脑子里拼命地组织那点少得可怜的英语字母。不想那外国老头儿张开嘴,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对我说:“Shirley呢,我可怜的孩子在哪里?”

  我翻了个白眼,心说Shirley杨啥时候多了个金发碧眼的洋大爷。他见我不信,忙解释道:“我和她的爷爷是朋友,镇上现在出了问题。让她尽快离开,你也走。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不要回来。”

  他说得很快,面色焦急,眼神不停地向周围扫,估计是怕被人发现。我拉着他找了一处隐蔽的树荫,想仔细询问具体情况。

  “来不及了,事情太复杂,在这里说不清楚。你快走,快走。”他说着卸下脖子上的十字架交给我,“告诉她,我是神父马克。愿主保佑她,我的孩子。”

  他说着又掏出了一把钥匙,告诉我他的车就在外边停着,让我找到Shirley杨之后迅速离开尤塔镇,详细问题等以后有机会再说。瞧他的神情跟自由女神塌了似的,估计事态比我预计要严重许多。

  正要进一步问明路况,就听树林里传来了“咔嚓咔嚓”几声脆响,两个持枪的男子高喊着神父的名字朝我们冲了过来。我二话不说钩住了老马克的脑袋,将他押做人质。老头儿朝我低语道:“往北走,很快就能看见我的车,绿色的。”

  那两人见神父在我手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放慢了脚步朝树荫这边走来。我手里根本没有武器,神父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从自己的裤腰上掏出一把手枪。我对这位洋雷锋感激涕零,故意装作凶恶的样子威胁那两个男人不得上前。马克神父十分配合,不停地朝他们喊救命。我瞅准了机会,对着他们脚下连开了几枪,然后把神父推了出去。我一口气跑到底,连头都不回,也不管有没有人追在后面。倒是马克神父充满穿透性的呼喊声忽高忽低,不时传入耳中,看样子正在竭尽全力替我缠住他们。

  按照神父指示的方向,我很快找到一处岔路口,军绿色的轿车上铺着新鲜的绿枝,藏得很隐秘。我驾车急驶,顺着车上的地图标示一路冲回了公路大道,成功混入来往的车流之后,总算松了口气。可另一个问题再次浮上心头:Shirley杨在哪里?早知道有救兵,何必约在晚上碰头,离天黑还有十几个钟头,难道这段时间里我都得一直提心吊胆地躲着?

  绕着公路开了两圈之后,我决定再冒险闯一次尤塔镇。打定主意之后,我在附近找了家杂货店做了一番变装,主要为了掩盖面部特征。当地基本没什么亚洲人,冷不丁地出现一个外地的,很容易露馅儿。又想到镇上现在应该处于一级戒备状态,万一被人发现这是马克神父的车,免不了节外生枝,我索性把车停在了收费站附近的停车场内,然后步行入镇。

  阳光下的尤塔镇看起来与初到的时候截然不同,大街上的行人洋溢着热情温暖的笑容,木质建筑在当地占了大多数,除了农田那头的工厂在冒着灰色的烟雾之外,几乎很少看到钢筋水泥建造的房屋。如果不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追击,我几乎不敢相信,那些在破屋砸窗的恶徒都是尤塔镇上的普通老百姓。来到镇上,我第一个目标就是寻找马克神父,好在尖塔教堂识别度很高,没走多久就发现了教堂的位置。

  虽然不是礼拜日,礼堂内外还是聚集了不少信徒,多是大爷大妈,也有带着孩子的妇女同胞。为免人多眼杂,我特意从侧门晃进了教堂,避开了人群。寻着铭牌上的标注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马克神父的办公室。老头子挺讲究,门前还摆了两棵盆栽,枝肥叶壮长得不错。我礼貌性地敲了几下门,屋里似乎没人。拧起把手一转,居然开了。防盗意识太过薄弱,下次遇到老马克一定要好好提醒他。我踩着暗红色的地毯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屋子里除了办公桌和一组茶几之外,最显眼的是占据了整面墙壁的书橱,巨大的落地玻璃柜内装有各式各样的藏书,我居然在其中发现了专门研究象形文字的图谱。想起杨家阁楼里的格拉玛文,我忍不住探出手打开了橱柜。不料房门猛地应声而响,两道人影忽然闪了进来。我大骂自己疏忽,光惦记着做贼,把主人家的存在都忘了。神父的办公室简单通敞,仓促间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找不着,我与来者打了个照面,双方不禁都愣了眼。

  “你,你,你!”马克神父有点结巴,大概没想到会有个外人光明正大地站在他的办公室里。

分享到:
赞(8)

评论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个人感觉还是跟霸唱挂钩,有的人声称这是御定六壬一个人写的,我表示不信。虽然有漏洞但是书不就是即兴创作最有趣,而且御定六壬这个人听都没听过关于他写的书更是一本也没搜到,如果真是他一个人捣鼓的,就这水平比起那些玛丽苏汤姆苏的屌丝自慰网络小说肯定好了几百倍,绝对不会是默默无闻。。。所以综上再通过实体书署名来看,应该是霸唱写的或者写了大部分,然后分段以及其他的删改还有为了凑字数的添油加醋估计是那个六壬改编的,要知道,即兴创作最大的难题就是控制字数,要做到不多不少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六壬应该是把字数给填平的搬运工。。。用行话就是编者。。。
    隔壁老王的儿子2015-09-24 2:41:08回复
  2. #3
    1楼的看个书还装逼,有病
    脑残2015-07-31 19:19:46回复
  3. #2
    终于有沙发可以坐了。
    深圳老黄2015-02-27 23:42:49回复
  4. #1
    德州,或者说几乎整个美国,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公路收费站。。。纵观到目前为止的文章,作者的库存越来越浅薄。。。呵呵。好吧,娱乐吧。不多说了。
    看书的2015-02-27 3:35:23回复
    • 你难道不知道有专门的快速高路么,1.75过次口呢
      匿名2015-04-10 23:59: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