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鬼吹灯》作者是也。本名张牧野,男,1978年生,天津人,毕业于南京或天津某美术学院,主修国画。当过发型设计师,做过服装生意,现在和朋友合伙经营一家金融投资公司。其《鬼吹灯》系列小说风靡一时,引起了畅销书市“盗墓”小说盛行,并逐渐形成了一个畅销书流派。

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笔名来源于网络游戏,他为人性格豪放,不拘小节,待人坦诚热情。喜欢自由自在地干自己的事情,不喜欢受过多束缚,也不喜欢什么都上纲上线的思维方式,尤其讨厌别人在自己面前提“文化”。

  他身边有个略懂周易的挚友,喜看探险类或惊悚类影片,玩过《诛仙》之类的网络游戏,经常出去旅游,以自然景观为主。

  2009年1月开始,张牧野成为多来多米“百万签约作家工程”首位作者,主编期刊(MOOK)《吹灯录》,《吹灯录1》《吹灯录2》已经出版发行。

天下霸唱自述简历

  我只有初中毕业的文凭。我上到高二,念书念不下去了,数学从来没及格过,于是不念了吧,出来打工,一开始在天津洗盘子,后来跑到南方去,在深圳一家合资企业打杂工,一边打工一边念了个专升本的文凭出来,美工专业。后来就去了电视台,做美工,可我啥事都做不上,虽然有了个美工专业的文凭,可我这人实在不适合念书,文凭是混出来的,其实啥都没学到。干不了事人家总不会养着我吃白饭吧,于是又干不下去了,后来就出来自己做生意,做过服装生意、美容院,各种各样生意,最后和一帮朋友回天津开了家金融公司。基本就是这样了。

天下霸唱作品集

  天下霸唱全部作品依时间为顺序,应该是:

  《凶宅猛鬼》(无实体书)

  《雨夜谈鬼事》(无实体书)

  《阴森一夏(出版名迷航昆仑墟)》

  《鬼吹灯 1精绝古城 2龙岭迷窟 3云南虫谷 4昆仑神宫

  《鬼吹灯第二部 1黄皮子坟 2南海归墟 3怒晴湘西 4巫峡棺山

  《贼猫》

  《谜踪之国(又名地底世界)1雾隐占婆 2楼兰妖耳 3神农天匦 4幽潜重泉》

  《死亡循环》(第一卷雨夜谈鬼事,第二卷时失高速公路)

  南方都市报连载怪谈专栏《牧野之章》(实体书为《牧野诡事

  最容易让人搞浑的两部作品,与《凶宅猛鬼》《雨夜谈鬼事》有关,《凶宅猛鬼》曾被人改编成《鬼打墙》出版,《雨夜谈鬼事》被人改写成《活见鬼》出版,但和天下霸唱的原作区别很大,已经不能算是我的作品,想看原文的话可以在网上搜索一下,应该会有。

183条评论 to“天下霸唱”

  1. 回复 2016/06/13

    连星

    6岁之前练罗汉拳,弓腰马,霸王举顶。之后就可以连战技。我们不是锻体一族。

  2. 回复 2016/06/13

    连星

    还有上36房,下72房。

  3. 回复 2016/06/14

    连星

    我记得在一屋子里可多人被枪打中了,有一个个子挺高的男的拉着我说快跑,枪好像是从斜对面打过来的。爸你说那是步枪打的。

  4. 回复 2016/08/17

    连星

    你问问我爸,我啥时候能自由了?我实在是熬不住了。腿疼,腰疼,头疼,胸疼,肋疼,还有甲亢,严重的时候站都站不起来,心跳140.是不是不让我活了。我要自由。

  5. 回复 2016/08/17

    连星

    02年03年的时候,北京市安全局和包头市安全局去监狱提审过我。那时候我就想起我是被抓到包头的,还想起98年那伤害致死案是他们用药编在我身上的。我找驻检上过诉。其中一个安全局的和我说过几天你就又啥也不记的了。我就把事情告诉彭伟,让他帮我记住。之后包头安全局的就给我吃那药,我啥也不记的了。再之后来了一些人在监狱监控室接见的我,意思是我可能是他们家人,那时候我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之后就是马翠苹他们来监狱看我,在接见室能吃饭,马翠苹说是给我拿的调料撒在饭上好吃。可多撒了,我说吃上也没啥味。他们说那就多撒点。【那调料就是掉头发的药】我头发就这么掉的。从这些事情以后,【我在监狱一直上夜班】晚上12点收工之后,经常有狱警用药喷我,把我喷晕之后抬到监狱外面的图书室提审我,早晨4点半出工前再把我抬回监室。狱警喷那药也一样让你啥也记不住。

  6. 回复 2016/08/17

    连星

    我,我妈和你去军营,你让你战友拉警报,当时把我吓着了。

  7. 回复 2016/08/17

    连星

    在我妈那屋,我在婴儿床上睡着。我大伯和我大妈还去看的我。我大妈头上戴个蓝帽子。那天你挺不高兴,我说我大妈挺好的。

  8. 回复 2016/08/17

    连星

    我右眼像我妈,左眼像我爸。你说我鼻子不好看。

  9. 回复 2016/08/17

    连星

    马润平和张俊茂名义上说是给我治甲亢了,病情一好点,就不给我买药了。人家理由多,讲话刚买的药就吃完了。给我下上药,在我家里人家玩强奸。当时我看的都恶心了。说什么她被强奸我不管。我报警了,警察拉着我去马润平在东河住的家,他们一起把我打了一顿。人家和警察都是一伙的

  10. 回复 2016/08/17

    连星

    爸你说我咋办。我只想正常的生活。你知道我出狱之后的理想是什么吗?有个十几平米的房子,有个电视机,有个衣柜,有张床,在工地上找个工作,找个对象。根本就实现不了,有这群疯子惦记我,你说我能做什么。

  11. 回复 2016/08/17

    连星

    不管你见我是啥样的。那都不是我,那都是被下了药之后的我,包括在北京都天天给我下药的了。我只想正常的生活,自由的生活。

  12. 回复 2016/08/17

    连星

    我心里一堆事,和谁说。那些所谓的亲人,朋友都害我呢。监狱里的朋友联系不上,他们把我监狱朋友手机号全删了。09年的时候,我那会还以为是我自己给弄没了。小时候一起被抓来的朋友,给我下药下的,现在想都想不起来。孤立我,打击我,给我注射毒品,下上药催眠我,我也挺抗压的。

  13. 回复 2016/08/17

    连星

    恐怖分子给我绑炸弹那事,那就是马翠苹,马润平,马德伟和那群疯子想出来的。那恐怖分子说没结婚不行,立马给我办了一场婚礼。说没钱不行,立马给拿了8千,之后又给了多少我就不知道了。全球通缉那恐怖分子,就说我告诉安全局在东河和固阳藏的了。

  14. 回复 2016/08/21

    连星

    小时候有段时间,我爸我妈带着我在军区里住着,不敢出军区,就怕我出事。过了半年多快一年,回了一趟我爷爷家。我爷爷家那有个塔,有个叔叔就在塔里住着,戴着一个布做的帽子有六七十公分高,说是练武功呢。这个地方都是练战技的。待了没多长时间久出事了。

  15. 回复 2016/08/21

    连星

    小时候还在北京住过,我记得好像是国宾路,在国宾饭店一家人还吃过饭。我不知道记那路名饭店名对不。

  16. 回复 2016/08/21

    连星

    那时候不是打仗吗,我被收养了,我爸当兵的,我妈军医院的护士。俩家人住一小院,后来那家搬走了,我妈把院子里地翻了,种的菜。【这地方也是用药害人呢,我也被下药之后审问过】后来家里出事了【肯定也是被药害的】,把我送到你那。我有一种想法,从始至终我待过的地方,都有这种让人丧失记忆,造成幻觉,被人操控的药物。就像追捕里演的。爸你觉的奇怪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