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三章 重归故里(5)

  她白了我一眼,继续在杂乱的家什中间寻找残本。我见角落里有两排书架,就上前帮忙,架子上多是外文杂志和农用工具书。我见了英文字母就犯晕,随便抽了两本丢到一边,继续向内层探查。谁知道那两本书在桌上一碰居然发出了金属撞击声,我心说不对劲,捡起其中一本仔细翻看。

  蓝皮的书面上没有任何特别的标记,连个书名也没印。随便捻开一看,发现内页居然一片空白,半个大字都没有。另外一本则比较讲究,外边包着猩红色的封套,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瞧着应该是本大部头。书脊上嵌有一行金丝绣出的文字。我眯着眼认了半天,愣是没看明白写的是哪国鸟语。Shirley杨不知何时到了我身边,显然也是听见了声响。她一见那行金丝绣,脸色骤然大变。

  我很少见她慌成这副鬼样子,忙拍了拍她有些发白的脸颊。不想她猛地抓住我的手腕,将那本大部头夺了下来。

  “格拉玛文。”

  没听说过啊,什么绕口玩意儿?我等着Shirley杨解释,她瞪眼道:“精绝古城,你忘了?”

  我操!她这一说,我浑身像触电似的打了个战,那场九死一生的沙漠之行顿时浮现在脑海中。喉头莫名地开始干渴,被困在大漠中的记忆引来阵阵反胃。Shirley杨的模样比我好不到哪儿去,脸色煞白,估计也对戈壁中的种种遭遇记忆犹新。

  鬼洞给格拉玛人带来了太多的阴影和痛苦,杨家深受其害,Shirley杨也曾一度陷入对死亡的绝望之中。在搬山道人鹧鸪哨的遗物中忽然发现这么一本标有格拉玛文的藏书,她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我见她盯着书久久没有动静,索性又抢了回来,准备拆开封套一探究竟。

  “别拆,”Shirley杨拦住我,“现在别拆。”

  “别怕,我这不是在这儿吗?”我拨开她的手,坚持要拆。Shirley杨心里的纠结我大致能猜出点,但瞻前顾后不是我的风格,不就是一本书吗,还能把人吃了?

  抽出书本的同时,我手掌里忽然传出一阵刺痛,急忙将它丢了出去。“躲开!”Shirley杨飞扑而来将我一把推开。紧接着就听空气中一阵“嗖嗖”声划过,只见十来只锋利的枭器自书封中射出,我刚才站的那块地方眨眼间被射成了马蜂窝。我和Shirley杨四目相接,都为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出了一把冷汗。

  “好在内部零件已经老化,要不然咱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她熟练地扣住封套一角,慢慢地抽出包在里面的书本,然后立起空壳送到我面前。书壳内机关巧布,别有一番天地。

  我问Shirley杨是不是早就注意到这东西内有乾坤。她说事先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见我被刺忽然就反应过来了。“爷爷的收藏大多捐献出去了,私人物品收在家里我平时也碰不着,这些枭器暗活儿小时候见过一些。你的手怎么样了?”

  “不深,破了点皮。”我捡起地上的书,“不知道里面写了些什么,藏得这么严实,差点闹出人命。”

  “以前他们不让我碰,都说是大人的事。”Shirley杨拔去桌上的枭器,“现在可好,除了我也没人爱管了。”

  我没想到这居然会是一本手抄本,书中的内容和封套上的文字如出一辙,是用格拉玛文记载的。我半个字都看不懂,光觉得眼熟。Shirley杨也傻了眼,她只见过类似文献,根本无法胜任翻译工作。我安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老爷子一生致力于破解鬼洞诅咒的事业,你能平安无事对他就是最大的安慰,至于这些摘抄的内容,咱们没必要知道得那么清楚,事情已经过去了。

  Shirley杨叹气道:“如果当初父亲能找到它,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他专攻精绝文化研究,肯定能从书里找到一些线索,那后来也不至于……”

  她说着说着开始哽咽。我安慰说:“千金难买早知道,杨教授再机警也无法料想到鹧鸪哨的藏书里会留下这么一本笔记。再说了,咱们又看不懂书里写的东西,说不定记的都是老头子以前的风流韵事,跟鬼洞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她听了狠狠地捶了我一拳,然后计划道:“要找的东西都找到了。这两本书算意外的收获。你的伤口需要处理,咱们现在先回镇上找人打听情况。”

  没想到回来祭祖会节外生枝牵出这么多麻烦,我觉得自己这趟真是太大意了,信誓旦旦地说要把事情安排妥当,到了节骨眼上反而漏洞百出。她大概看出我的心思,忽然笑了笑:“上完坟,带你去个地方。”

  “啊?”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楼下屋子外边忽然传来一阵阵急切的刹车声。我推开窗户,只见老宅外围不知何时被人群包围,放眼望去都是些青壮年,少说也有三四十人,手里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样样俱全,有的举着猎枪,有的带着钢叉,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将杨家大门堵得水泄不通。不等我开口询问,就见一个戴着草帽的小子抡起砖头就朝楼上砸了过来。我侧身闪避,窗上镶嵌的玻璃碎了一地。

  我一见这打土豪、斗地主的架势,就转头问Shirley杨祖上是不是做过些什么缺德事把当地劳苦大众给得罪了。

  “什么时候了?还没心没肺的。”Shirley杨将我从窗口拽了回来,“我不在的时候肯定出事了,他们应该都是镇上的民众。我下去看看情况,你别乱来。”

  “杨参谋,你多虑了。”我十分真诚地看着她说,“外边人太多了,傻子才跟他们硬磕。不过那个砸砖头的浑小子我已经记住了,回头必须单独跟他聊一聊。”

  她翻了个白眼,随即转身下楼,我自然一同前往。隔着电网,那群老外叽里呱啦朝我俩一通乱吼,人多嘴杂半天没听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我掏出手枪,朝天响了一炮,高声喊道:“找个管事的人出来说话,大白天的冲进别人家里撒野,还有没有王法了?”

  人群一下子安静了,老外们面面相觑,估计是被我那口中西合璧的英文吓傻了。Shirley杨走上前,指着电网问:“这里是我家,你们有什么权力私自安装隔离带?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选择报警。”

  “我就是警察,我们还要找你算账呢。”人群中冒出一个大光头,虎背熊腰,说话时嗓门像打雷一样。他手里举着枪,笔直地指向我们。我见状立刻将Shirley杨掩在了身后。

  Shirley杨被气得浑身发抖,她大声控诉道:“那请你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你们杀了人!”

  “你的房子里住着凶手!”

  “中国人把杀人犯藏起来了。”

  “这地方不干净,里面有鬼我亲眼看见了。”

  群众的情绪顿时炸开了锅,他们吵得沸沸扬扬,不停地说起房子和死人的事情。我被他们吵得头都要炸了,脑子里乱哄哄的,好不容易才整理出一点思路。

  听围堵群众的意思,杨家老宅似乎与一宗人命案有关。可即便如此,也该警方出面沟通,一群暴民冷不丁地掏家伙算怎么回事。我心里虽然恼火,但眼前的情况容不得我们急躁。对面人多势众,也不像愿意坐下来心平气和与我们交谈的样子。Shirley杨大概也看出这些人的表情不寻常,悄声对我说:“找个机会进屋,现在他们认定了错在我们,说什么都是白搭。”

  此时围堵的居民比刚才多出将近一倍,不知何时,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集中过来,人群中逐渐出现了老人和妇孺。有几个上了年纪的眼中含着泪花,站在队伍后面高声呐喊着一个名字。我问Shirley杨有没有听说过,她说不认识。我猜测可能是受害人的名字,但无法找人核实。一些年轻气盛的开始朝我们砸石头、树枝。还好隔着一道电网,暂时还没有人贸然上前。这种时刻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哪怕多跨一步,人群就会像大海一样将我们吞没。我拉起Shirley杨逃回屋子里,外面爆发出一阵排山倒海的嘶吼:“他们要逃了,不能让他们逃!”

分享到:
赞(11)

评论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6
    玩命光头
    周瑜2017-04-11 14:27:43回复
  2. #5
    小子。从我那拿的手枪就让你顺走了?
    舒师傅2016-02-19 14:52:46回复
  3. #4
    人群当中钻出来一个大光头╭(°A°`)╮
    葛炮2015-08-16 15:43:33回复
  4. #3
    你开啊!我保证不射死你!!!
    枭器2015-02-10 15:12:47回复
  5. #2
    你们要的沙发!。
    0123shdh2015-02-05 16:19:31回复
  6. #1
    胡八一你什么时候带上我了?
    手枪2015-01-28 9:58: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