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一章 九带犰狳(2)

  我上前跟胖子说:“你这个挖法,猴年马月才能刨出坑?咱们先去见舒师傅,得到人家同意之后,你再塞钱表达心意,也未尝不可。何必走这种中看不中用的假形式?胡司令平常怎么开导你的?”

  “还是老胡实在,”胖子擦了擦沾满泥土的手,站起身来说,“那咱们走快点,等太阳下山再想打猎可就难了。”我抬起右脚在他挖洞的地方随意倒腾了两下,想将新翻上来的泥土踩平,可不知怎的,脚底板忽然传来一阵刺痛,疼得我差点跳起来。看着人多,本想着照顾面子,强压下去这股疼痛,结果还是“嗷”一嗓子,叫出声了。大家伙光顾着聊天,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Shirley杨忙问怎么回事。我两手掰着右脚,连蹦了好几下,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三下五除二将鞋袜脱了个干净。

  “哎哟,出血了!”李师傅的动静比我还大,他这一喊,所有人都聚上前来。我扒拉着脚底板看了看,也不知什么东西如此锋利,竟然扎了半个指甲盖大小的洞,幸好伤口不深,只是出了些血。我使劲按着伤口,血很快就被止住了。

  胖子拎起我的鞋,指着鞋底上的大窟窿不解道:“老胡,你吃鞋啊,怎么穿成这样?”我说:“这双鞋是前段日子新买的,才几天的工夫,不可能磨成这样,你看袜子上的洞,跟它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恐怕是翻土坑的时候磕着什么东西了。这地方常年有人进出,踩着玻璃、瓦砾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我将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处理。Shirley杨眼尖,她伸手扒开泥坑边上的积土,取出一截手指粗细的钩状物拿到众人眼前。

  “这是什么玩意儿?”胖子伸手将它提了起来,我见尖端沾着血,知道刚才就是误踩了这东西才会受伤,接过来仔细一看,发现不像人造制品,更像骨头或者角质一类的东西。薛二爷眯着眼睛瞅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说不就一根破骨头吗,管那么多干吗?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说不定是动物的遗骸断骨。咱们吃饭要紧,别叫这事坏了兴致,赶紧赶路。

  Shirley杨皱着眉头说:“不,这东西你我都见过,而且非常熟悉。”

  我被她说得莫名其妙,又定眼观察了一遍。这东西通体呈灰白色,上粗下尖,最末端钩成一个尖儿。如果非要说熟,我看它倒像冬日里扒灰用的铁钩。只是不知为何如此锋利,居然将橡胶鞋底扎了个透。胖子耐不住性子,追问Shirley杨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说:“指甲。”

  众人一愣,然后纷纷扑哧笑了。李师傅说:“杨小姐,你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什么东西的指甲有这么粗,连鞋底都扎穿了。”

  Shirley杨翻开自己的领口,将贴身佩戴的摸金符卸了下来:“你们看,形状、质地是不是一模一样?”她颈上那根摸金符是祖父鹧鸪哨留下的遗物。摸金符的制作工艺早已失传,只知道制符的原材料取自成年鲮鲤甲的指甲。我与胖子曾从大金牙手上拿过一条,不过后来证明是赝品。现在Shirley杨取出真品比对,果然与眼前之物有几分相似。只是我们捡到的指甲太过巨大,足比她脖子上的要大四五倍之多。鲮鲤甲俗称穿山甲,即使是雄性成年个体,体长也鲜少超过一米,绝不可能生出如此骇人长度的指甲来。

  李师傅心直口快,他吐着舌头道:“光指甲就有手指头粗,那这只鲮鲤甲得多大个头儿,我看不可信。”

  薛二爷若有所思道:“鲮鲤甲没有这样的体格,可你们别忘了,还有另外一种东西是它的近亲。”他说完颇为狡黠地一笑,然后将视线定在我脸上。我心说看我干吗,又不是我的近亲,我的指甲盖。胖子歪着脑袋猛地一拍头,对我高呼道:“分山掘子甲!”

  分山掘子甲,搬山道人最为得意的盗墓工具之一,早在两千年前就有被驯化的记录,通过药物喂养和对其生活环境的调整,逐渐将其从鲮鲤科中剥离出来,培养成为盗墓的掘子利器,古称穿山穴陵甲。

  我们都没想到在这片异乡僻壤上能碰上绝种已久的分山掘子甲。我最近一次听说掘子甲的丰功伟绩,还是从搬山道人鹧鸪哨,也就是Shirley杨外公的故事里。至于这种异兽的真面目,却一直无缘得见。我掂了掂手中的兽甲,觉得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怎么也弄不明白传说中的分山掘子甲为什么会出现在美洲大陆。其他几个伙计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只当林子里出了野兽,纷纷对舒家人的安危表示担忧。李师傅尤其上心,他皱着眉头追问:“这玩意儿比老虎怎样?吃荤还是吃素?会不会伤人?”

  我没见过活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随口说道:“印象里挺娇贵,平日又有专人豢养,伙食水平应该不差。”四眼回答说:“我们要科学地看待问题。掘子甲属鲮鲤科,尖吻无齿,靠蚁虫为食,它哪儿来的力气吃人?”

  胖子反驳道:“你又没见过,怎么知道人家没牙齿,说不定生得一张血盆大口,满嘴钉牙,脖子一仰就能吞下一头大母牛。”

  我见他越说越夸张,忙打断道:“好了好了,妖魔化要不得。现在最关键的是将它找出来,这么大一只活物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此地,事情背后恐怕有文章。”

  胖子眼前一亮,激动道:“会不会是冲着大墓来的?二爷不是一直说这地方风水好吗?保不齐洋鬼子将祖宗埋在地下,造了一座富贵墓。”

  他这种想法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掘子甲并非寻常盗墓器械,它是个活物,驯养手段多年前就已经失传了,隔着千山万水谁会专门摸到美帝的地盘上找买卖。

  Shirley杨欲言又止,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线索。她摇头说:“我也不能肯定,或许只是误会。”

  我被她绕糊涂了,举起指甲说:“事实摆在眼前,怎么能是误会呢?”

  Shirley杨没有正面回答我的提问,她将摸金符塞回怀中,闷声反问道:“如果真是掘子甲留下的断指,你有什么打算?”

  我当时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自然要追查到底!”她长叹了一口气:“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查要花多长时间?”我一见她脸色有变,心说糟了,前脚刚答应她明天上路,后脚又嚷着要查这查那,弄不好再拖上个十天半个月,那返乡的事基本就算黄了。

  薛二爷看出苗头不对,开口说:“来来来,都听我薛老儿一句,各位早就金盆洗手离了那个行当,不管此物从何而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做人嘛,难得糊涂。何必非要在此处争出个一二,再者说,我们今天已经约了人家舒师傅,一直耽误下去,人家的炉灶可就要凉透了。”

  四眼说:“二爷的话在理,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事坏了大家的心情。就算此地真有掘子甲,也挨不着咱半毛钱关系。倒是需要提醒当地居民注意安全,说不定哪天一觉醒过来发现房子叫它挖塌了。”

  胖子拍了拍肚子打趣道:“人是铁,饭是钢。实话告诉你们,中午那顿我特意空出来了,再不走爷可就要晕了。”

  大家纷纷出言相劝,我赶紧顺着台阶下台,觍着脸向Shirley杨认错:“还是政委考虑周全,我思想觉悟不够高,拖了世界人民的后腿。”

分享到:
赞(20)

评论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7
    不行
    不行·2016-01-02 20:01:25回复
  2. #6
    这后面的胡八一比胖子还啰嗦,而且智商太低了,看的没劲
    66662015-09-13 12:26:07回复
    • 虎头蛇尾
      说不该说2015-11-20 18:42:59回复
  3. #5
    不是天下霸唱的风格,前后出入太大
    刚子2015-06-19 10:10:38回复
  4. #4
    隔了两年来看。。。
    vufj2015-03-11 8:46:22回复
  5. #3
    我久围的沙发
    三公子2015-02-13 0:07:15回复
  6. #2
    有新的 非常的兴奋啊
    家传残卷2015-01-14 1:42:16回复
  7. #1
    签到
    回头太难3612014-12-23 22:19:3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