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一章 九带犰狳(3)

  Shirley杨也不愿意跟我较真儿,嘴角一撇这段小插曲就算过去了。我们一行人哄散开来,继续朝着舒师傅家前进。大概又走了十来分钟,舒家大门出现在面前。与想象中不同,舒家宅子并非气派十足的中式建筑,而是在当地随处可见的独栋洋宅。白墙红顶的小屋屹立在湖光山色中,别有一番风味。薛二爷似乎是常客,他推开屋前的篱笆桩,带着我们几个轻车熟路地走进了门前的回廊。

  胖子手快,见了门铃就按。李师傅一直在旁边挥着胳膊深呼吸。我问他怎么了,老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激动!我太激动了。”我见老李面泛红光,五十好几的人跟毛头小伙子似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搁,心中不免感叹舒师傅的个人魅力,光辉灿烂。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大门应声而开。应门的是一个身材五短的中年人,他隔着门缝看了我们一眼,立刻将链条锁拧开让出一条道。

  “薛二爷您总算来了,快请进。”他笑眯眯地搓了搓手,“我在帮师傅打下手,各位随意。一会儿咱们在院子里开席,晚饭有惊喜。”这人说完拎起一旁的菜刀就朝屋子后边走。薛二爷似乎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介绍说,这人叫罗六,在舒师傅手下练厨,十年工夫光练刀功,至今没能碰着油火。胖子唏嘘了一下:“不就做顿饭吗?当初刚进部队的时候炊事班人手不够,我扛起大勺就顶上去了。大锅饭一锅炖淡了撒点盐巴,咸了往里掺水。我看战士们吃得都挺香,也没见有人提意见。切个菜他还要练十年,这不是矫情嘛,这种资产阶级的思想要不得。”

  老李对胖子的言论嗤之以鼻,拉着旁边的伙计开始细述当年学厨的艰辛历程。二爷领我们进了客厅,指派贴身伙计去烧水煮茶。“大家找地方坐,想参观也可以随意走动,”他端坐在洋椅上,跷起大拇指朝身后一指,“不过规矩有一条,厨房重地严禁私闯。”

  我对胖子说:“不愧是厨子世家,对炉灶稀罕着呢,还定规矩。你们说我们以后要不要也定一条规矩,把店里的地窖重点保护起来?”

  Shirley杨从隔壁屋里外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家用医药箱。胖子一拍脑袋:“嗨!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还是杨参谋心细。来来,老胡别蹦跶了。快坐下,处理一下伤口。”其实我脚上的伤不算严重,刚才走了一阵子血早就止住了,要不是他们提醒,我连受伤的事都快忘记了。

  擦过酒精,缠了纱布,Shirley杨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她拍了拍我的腿说:“等会儿再找双拖鞋,我看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四眼说:“最好吃两片消炎药,双保险。”

  我说:“屁大点伤,到了你们嘴里跟绝症一样,我一大老爷们儿哪儿这么金贵。”其实我一直对林中出现的断甲心存疑惑,虽说已经答应Shirley杨不去追查,可事情摆在眼前,想让我装糊涂实在比登天还难。我朝胖子使了个眼色,他点点头大声道:“哎呀,茶水喝得太多了,茅厕在什么地方啊?”

  薛二爷手里正捧着一杯热茶要往嘴边送,大概是被胖子坏了雅兴,他微嗔道:“二楼左拐,第一间屋子就是。你那个喝法,好茶都浪费了。”

  我趁机起身跟胖子一块儿借着撒尿遁出了客厅。胖子低声问:“咱出来干吗呀?”

  “侦察敌情。”

  胖子伸出手紧紧地扣在我的手背上:“司令,我也正有此意。你说老头儿给咱整了什么好吃的?”

  “除了吃,你能想出点别的东西吗?”我指了指自己的脚,“掘子甲的事你忘了?一点都不好奇?那么大一只东西从哪儿来的,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片林子里,到处都是谜啊!”

  胖子回头看了看客厅虚掩的门,将声音压得更低:“主要怕Shirley杨生气,你说你们明天就要走了,再闹出点什么事来可怎么办?”

  “这事你甭操心。我都计划好了,一会儿我们找舒师傅偷偷问点情况,人家就住这儿,对周围的情况比我们都熟,掘子甲不是寻常野兽,既然来到这儿,附近一定会带出点动静。”

  “那我问你,万一待会儿人家一问三不知,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我倒真没考虑过,只好硬着头皮说:“走一步算一步,他要是不知道,就当没发生过呗。”

  胖子嘿嘿道:“不瞒你说,其实我也好奇。那什么分山掘子甲听着特别玄乎,要是有机会见一见,那也不枉当了小半辈子摸金校尉。”

  我俩打定了主意,摸着厨房的门就去了。薛二爷关照过,厨房是舒家禁地,外人不得私闯。我们不敢随便坏了人家的规矩,只好站在厨房门口恭恭敬敬地扣了两声。可等了好几分钟,门里的人连屁都不响一声。

  “怎么没声儿啊?”我侧耳贴在门上,发现屋里半点动静都没有,更别说做饭时锅碗瓢盆发出的嘈杂声了。胖子也凑了过来,他纳闷儿道:“听着不对劲啊!一个人都没有。”他询问我的意见,我说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好歹进去看看。

  “这主意可是你出的,回头可别赖我头上。”

  “好好好,我负全责,踹门!”我撸起袖子抬起双臂,铆足了力气朝厨房大门上使劲一砸,没曾想房门根本就没带锁,因为用力过猛的关系,我整个人扑通一声就直接摔进了厨房。胖子摇摇头,上前扶起我,乐呵呵地说:“要不怎么说冲动是魔鬼,摔疼了不?该!”

  我懒得跟他耍贫嘴,捂着腰胯将房门反手一关,四下打量。灶台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各式食材用料,炉子上咕嘟咕嘟炖着汤头,桌上还有雕了半截的萝卜。胖子信手掰了一段白萝卜,“咔嚓”咬了一口:“真甜!哎,你说人都到哪儿去了?我看罗六跑起来屁颠屁颠的,不像无故旷工的主啊?”

  “炉上亮着火,人不可能走远。这里静得出奇,我看不对劲。”我努力回忆了一下,方才罗六开门的时候,屋子里隐约有过一些嘈杂声,与眼前这片诡异的寂静完全不同。我们进入客厅之后,Shirley杨曾出去找医药箱,如果这期间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她不可能没有察觉。可我和胖子偷溜出来也不过三四分钟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发生什么事?为什么舒师傅和罗六连人影都不见了?我和胖子对了一下眼神,两人都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对。他二话不说拔出刀架上的尖刀戒备起来,我顺着灶台的边缘慢慢朝厨房中央靠近,将边边角角扫了一圈。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胖子架着刀将橱柜里外翻了个遍,可厨房总共就这么大点地方,三两下的工夫就排查完了。他大概觉得自己这副认真过头的模样有点滑稽,自嘲道:“我们登门做客,怎么弄得跟鬼子进村一样。”我也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转身说:“要不咱换个地方再找找?”

分享到:
赞(10)

评论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9
    老僵看我的黑驴蹄子
    胡八一2016-06-18 18:07:49回复
  2. #8
    骗你大爷呢,王胖子什么时候当过兵啦?
    神荼2015-08-03 22:47:55回复
  3. #7
    看了这么多鬼看了这么多鬼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看了这么多鬼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看了这么多鬼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沙发是我抢的
    杨草。。。。。。。。2015-07-12 19:25:48回复
  4. #6
    傲视天地。,。。。鬼吹灯 顶顶顶
    杨草2015-07-12 19:25:30回复
  5. #5
    傲视天地。。
    杨草2015-07-12 19:24:53回复
  6. #4
    看了这么多鬼看了这么多鬼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看了这么多鬼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看了这么多鬼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沙发是我抢的
    ........................................2015-02-20 20:06:55回复
  7. #3
    我要出来了!尔等刁民快快受死!!!
    万年飞僵2015-02-04 11:21:50回复
  8. #2
    内容引人入胜
    穗穗2015-01-11 20:18:04回复
  9. #1
    看了这么多鬼吹,今天终于抢到了沙发。
    ..........................2014-12-28 18:52: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