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一章 九带犰狳(1)

  Shirley杨近日来心情奇佳,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一源斋的建设当中,不仅铺前屋后忙个不停,有时候哼着小曲就顺道把伙计们的饭食给做了,搞得大食堂的李师傅满脑子不自在,私下里问我说,Shirley小姐是不是打算让他卷铺盖滚蛋。我说:“这哪儿能,您这手艺搁狮子楼都是数得上数的。她那是瞎起劲,您别往心里去。”安抚完李师傅,我揪着胖子开起了小会商讨对策。他扬着眉毛听了几句,突然一拍大腿,果断道:“我可得批评批评你,胡司令,杨参谋这事跟你脱不了干系。”

  我说:“你可不能随便给阶级战友扣大帽子,我又没给她喂过耗子药,蹿上蹿下反倒成了我的不是?”

  胖子嘿嘿贼笑:“老胡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忘记自己当初怎么给Shirley杨打包票啦?”

  他这一说我才想起在湘西那会儿答应陪Shirley杨回老家祭祖的事。掰开手指头一算,正日子近在眼前。估摸着她是念起家乡的风土人情,心境自然大不一样。

  胖子见我发愣,又接着问道:“这茬儿你不会已经忘了吧?”

  “嘘!嘘!”我急忙按住胖子,替自己申辩说:“毛主席教育我们,不打无准备之仗。去自然要去,但怎么个去法,用什么形式去,去了之后要如何交代,我们都需要仔细筹划……”

  “老胡,说实话,你是不是心虚了,特别害怕?”胖子没头没尾地问。

  我本来没觉得什么,他说完之后,心里忽然像被堵了一抔五花土,说不出的滋味。想了想这事的确不能再拖,得抓紧时间给Shirley杨做交代陪她回老家走一遭。打定主意之后,我片刻没闲着,先找薛二爷说及此事,告诉他准备离开一段时间。老头子颇为激动,翻箱倒柜找出一个红布包袱叫我看。我掀开边角,发现是一套金首饰。

  “捎上捎上,头一遭去见长辈,权当见面礼。”老头顺了顺胡子,又说道,“我们这店子里好些年没摆过红案,掌柜的你加把劲儿,争取此行把事儿定下来,我老头子也算赶上好时候啦。”

  我再三解释说此行只是扫墓祭祖,跟他设想中的事八竿子打不着关系。薛二爷当场吹胡子瞪眼差点红了脸,我一见老头较真儿,不敢再推辞,就辩说路途颠簸,这东西太过惹眼,不如先由他老人家代为保管,等回来之后找个机会正儿八经地交给Shirley杨。他听了这话觉得在理,方才点头,又叮嘱说路上要好生照顾Shirley杨,万事不可强出头。我都一一应下,再三保证不会闯祸。其实,我心里一直犯嘀咕,我胡司令是一个好惹是生非的人吗?

  “你这一走,估计时日不短。这样吧,晚上把大家伙都叫上,咱们去狮子楼喝一盅饯行酒。”他说完就去招呼店里的相关人士。盛情难却,我只好一口应下。Shirley杨见我已经开始着手返乡的事,并没有多做评价,只说上一次回得州还是为了处理父亲的丧葬,一晃眼的工夫,四五年光景又过去了。杨玄威教授在精绝古城的发掘过程中因公殉职,正是此事促成了我与Shirley杨相识,只是那个时候我们两人的关系并未活络,替她办事多半还带着一点“劫富济贫”的心理。新疆之行过后,她曾消失过一段时间,当时我并未在意,现在想来应该是回美国替教授操办葬礼。我怕她伤心,忙打岔说起晚上吃饭的事。Shirley杨点头说:“博物馆的工作我已经提前做好了交接,你手头上要是没有其他事需要忙,咱们明天就可以启程。”

  老实说,自打酉水之行过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外边跑动,一来上次的事件影响恶劣;二来自己早就心生倦意,想过一段平静的生活。这趟出门正好方便活动活动筋骨,一想到外边广阔的天地,我的心情也跟着顺畅了不少,甚至有些抑制不住的雀跃。

  傍晚时分,店里提前歇了。二爷、四眼、胖子、李师傅,还有几个平日里熟络的伙计,一行八九个人都来为我们饯行。我们分乘两辆车前往饭店,路上胖子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一趟兄弟就不陪你们俩折腾了,革命之旅任重道远,你可长点心吧。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怎么,你不跟我们去?”

  “废话,你陪Shirley杨回去处理家事,我一外人跟着瞎掺和什么。再说了,老子自己的个人问题还没解决呢,谁有工夫跟着你小子操那份闲心。”胖子白了我一眼,爬上前座,问四眼:“兄弟,最近有林上校的消息吗?我往她办公室打了好几通电话,都被接线员给挡回来了。”

  四眼推了一下眼镜,摇头道:“这我怎么能知道,你要是真想打听还得去托王家的人。他们在生意上有往来,私交应该也不错。”

  我心说,拉倒吧,在娘娘墓里的时候老王八差点把林芳给结果了,傻子才愿意继续跟这伙大尾巴狼做买卖。胖子不死心又追问了一通,我乘机调笑了几句。不想,一提林芳的事,胖子就开始结巴,弄得四眼也跟着哈哈大笑。轿车出了唐人街,开始一路向北城开,我见方向不对,就开口问道:“上狮子楼不是往东边去吗?”

  一直默不吭声的食堂李师傅说道:“电话打得太晚,场地早就定出去了。舒师傅让我们去他家,要给咱们开小灶。”

  听说狮子楼首席掌案舒老师傅要给我们几个开小灶,车里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胖子心心念念忘不了那道威震四海的红烧狮子头,说起话来哈喇子直流。我心中倒有几分过意不去,没想到一顿饯行饭居然要吃到别人家里头。

  舒老先生家坐落在城郊,与一处常年不封不冻的山泉比邻。薛二爷闲聊时常与我提起,说那地方山色动人,湖光灵动,远观常有紫气盘踞山峦之间,是一处极难寻的好居所。我本以为那是他一时兴起的夸谈,没想到轿车一进山林,大家就被周围五光十色的美景震撼住了,不由自主地都下了车开始步行。

  薛二爷环视四下,捏着胡子摇头晃脑地问我说:“怎么样,掌柜的当初不信,现在服不服?”

  我立刻竖起大拇指:“心服口服!如此风水确实难得,我们脚下这片地脉厚博,山体自成一派,又与水流相互映衬,活水活风,聚散有形,搁这儿安家立宅再合适不过。”

  舒家的宅子藏在山林深处,周围长满了错落有致的树木,远远地就能听见山泉叮咚飞跃的声响。Shirley杨似乎也被这片人间仙境所感染,踩着厚厚的落叶一路小跑。胖子仰头望天,指着林子深处说:“你们听,有鸟叫声,估计里头藏着不少野味,可惜咱没带猎枪。要不然打上几只,晚上又多了一道美味。”

  “狮子头还不够你吃的,又惦记上野味了?”秦四眼拉着胖子开始普法宣传,“从下车那地方起,这四周都是别人的私有土地,不管是树木还是鸟兽,都是人家的,有一句话叫: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你可别动歪脑筋。”

  胖子不以为然:“说白了就是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呗。你整那么多屁话干吗。”他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然后蹲下身去开始刨土。

  李师傅问他这是打算干吗。胖子得意道:“昔有红四军瓜田埋钱,今有胖司令美帝猎鸟!咱一会儿找舒师傅借两杆家伙出来活动一下筋骨。这林子里动静不小,待会儿让你们见识见识胖爷在东北学会的绝技,包管一枪一个准儿。我先把钱给他埋下去,也算继承我军优良传统。”

  四眼跟店里的几个伙计准备拦胖子,纷纷指责他瞎胡闹。薛二爷反倒豁然:“飞鸟走兽本来就是大自然的馈赠。取之有道、用之有度即可,只要舒师傅不反对,你们就随他去吧。”

分享到:
赞(32)

评论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8
    精绝城不是陈教授吗怎么变人了
    陈教授2017-08-25 1:00:04回复
  2. #7
    一开头就太弱,还“Shirley杨近日来心情奇佳,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一源斋的建设当中,不仅铺还在忙前忙后”,Shirley杨是什么人呀,这绝对不是霸唱写的,后来的编者忽略了几个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对白什么的都弱爆了;在上一篇中,连小王八的表现都比胖子和胡八一好……
    匿名2016-09-01 11:20:19回复
  3. #6
    内容到十三章就结束了,后一部书叫《黄泉刻板》
    com2015-03-31 15:14:42回复
  4. #5
    一看就知道不是霸唱的原作
    风吹沙鬼吹灯2015-03-15 19:39:29回复
  5. #4
    这本好像不是 霸唱的书
    爱生活爱吹灯,2015-02-08 9:36:35回复
  6. #3
    终于出新文了 噢耶
    回归2015-01-06 23:05:37回复
  7. #2
    嘿嘿,第一名
    回头太难3612014-12-23 22:20:45回复
  8. #1
    传说中的沙发登场了
    沙发2014-12-23 17:32:21回复
    • 我胡司令是好惹是生非的人吗?我啪的一嘴巴子!这不屁话麽!
      王胖子2016-01-22 16:42: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