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照破一切无明之众(1)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个人呆若木鸡,没等回过神儿来,密咒伏魔殿穹顶上的砖石已经开始崩塌,殿门外的墓道都被碎石埋住了。我打开狼眼手电筒,跑到地裂边上,低头往下一看,但听深处似有波涛奔涌,我让大金牙将信号火炬扔下去,闪了几闪就看不见了。胖子问我:“下面是个什么去处?”我想起之前听过的传说,密咒伏魔殿下是古老佛经记载中——永恒的死亡之河!

  哥儿仨一想,掉水里淹死总好过让乱石砸死,既然左右是个死,那也没什么豁不出去的,我和胖子插好工兵铲,各背了一支步枪,拽上大金牙,纵身跃入了深渊!

  在持续坍塌的密咒伏魔殿中,我和胖子正和大金牙三个人将最后的信号火炬分了,纵身往下一跃,直坠深渊,下落速度越来越快,我从风镜中往下一看,下边黑乎乎的似乎没有底,这么掉下去还不得摔成馅饼?又往下掉落了百余米,但听风声呼啸,剧烈的气流一下子将垂直坠落的人揭了起来。

  三人让风吹得在半空中横向翻滚着落在地上,深渊之下都是细细的黄沙,松软无比,又有狂风将垂直摔落的势头改变,所以三个人均无大碍,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随即爬了起来,口鼻之中全是沙子。

  我们没想到地底会是一片沙海,又从高处落下来被摔得晕头转向,半天才回过神儿来,我看前面有两道光亮,隐约晃动,立即招呼胖子和大金牙跑过去。

  原来玉面狐狸和雪梨杨坠入深渊,一个跑一个追。玉面狐狸的身手虽然也不错,终究不及雪梨杨敏捷,摩尼宝石已经被雪梨杨夺了回来。她将摩尼宝石装进一个金盒,塞进背包。

  相传明月珠乃搬山道人祖先供奉的“圣物”,可以“照破一切无明之众,灭尽一切无明之暗”。说实话,我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可是失传了上千年的圣物,又回到雪梨杨手中,我还是替她感到高兴。

  玉面狐狸失魂落魄,坐在一个沙丘下,一言不发,周围尽是无边无际的流沙,我们倒不怕她飞上天去。我简单包扎了一下屁股上的伤口,随即清点装备,信号火炬是一支也没有了,这几个人一共还有三只狼眼手电筒,两支步枪,几个黑驴蹄子,背包里还有几根火把,我和胖子一人一柄工兵铲,雪梨杨身上还有金刚伞。四个行军水壶都装了地下河中的水,另有两包干粮,凭这些东西顶多坚持一两天。

  我说:“这一趟总算没白忙活,从西夏地宫中掏出了摩尼宝石,各人也没什么折损,全凭祖师爷保佑,下一步就是从这儿出去了。”

  雪梨杨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地底应该不会有这么多沙子。”她捏起一把流沙,用狼眼手电筒照亮看了一看,她又说:“这是海砂……”

  我说:“可能在很久以前这地方还有水,后来陷入地底,水脉都干枯了,只留下这么多沙子,可是风吹沙动,认不出东南西北,想要从此脱身只怕不那么容易。好在此处存在剧烈的气流,卷起漫天的风沙,找到气流进来的位置,应该就可以出去。”

  胖子说:“你小子别想瞒混过关,那件事儿还没说清楚呢,不把话说清楚了,谁他妈也别想出去!”

  我心想:“反正我是先下手为强了,你再怎么解释那也没用。”

  胖子对雪梨杨说:“这小子胡说八道,他说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是他们俩人干柴烈火勾搭上了,还告诉我有什么白面馒头剁一刀,我压根儿也没看见有馒头!”

  我说:“你这叫反咬一口,我是什么人,那可是有目共睹。”

  胖子说:“我的为人也是有目共睹,别说有目的了,连没目的都睹。”

  雪梨杨说:“这个玉面狐狸心机很深,你们不要被她挑拨得反目成仇。”

  我说:“没错!她在道儿上是有匪号的,为什么叫‘玉面狐狸’?你们要是能想明白这个,我真就不用再多说了!”我心中暗暗佩服,还得说是雪梨杨见识明白,这个问题没有必要再争论下去了,胖子却还在说着片儿汤话,什么叫片儿汤话啊?片儿汤没有不咸的,取这么个谐音,又叫甩闲话,后来看到我不理会他,他也觉得没意思,只好闭上口不说了。

  我问起雪梨杨是如何从流沙中脱险的?原来雪梨杨在我陷入流沙之后,她也与众人失散了,一路跟在那伙儿盗墓贼后头,进了密咒伏魔殿。时间上也就是前后脚儿,正赶上玉面狐狸等人要从壁画上抠出摩尼宝石。她说玉面狐狸不惜代价进入西夏地宫盗取摩尼宝石,应该不会是因为有哪位买主出了大价钱。我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多少钱抵得上她的命,宁愿跳下深渊,也不交出摩尼宝石,那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雪梨杨说:“之前我也以为玉面狐狸只是为了盗取西夏地宫中的摩尼宝石,但此时看来,她的目的可不止于此。”

  我想了一想,对雪梨杨说:“很难从此人口中问出真相,即使她说了,我们也无法轻易相信她。不过我们要想脱险,那就必须带上她。”

  雪梨杨点头同意,众人身上带的水粮有限,尽快走出这茫茫流沙才是。

  我过去将玉面狐狸拽起来,让她走在前面,一行人逆风而行。

  一路往前走,深渊下的沙海,无边无际,松软的细沙使人一步一陷,行进格外吃力。众人走得口干舌燥,走不到半天,已经将行军水壶里的水全都喝光了。

  大金牙实在支撑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我和胖子吓唬了他半天,他仍是不走。雪梨杨让玉面狐狸先停下,转头问我:“大金牙的情况怎么样?”

  胖子说:“大金牙这孙子又在装死,甭搭理他,咱们先走,你看他跟不跟上咱。”

  雪梨杨说:“你们怎么知道他在装死?”

  胖子说:“根据这孙子的一贯表现,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在装死。”

分享到:
赞(4)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有点乱啊
    龙斩2016-03-31 14:36:28回复
  2. #1
    你写小说就写呗,但别乱写啊,尤其是对佛教的污蔑,佛经哪里有这样的记载啊?你不知道你这种行为会对佛教有不好的影响吗?而且也是种损阴德的行为!
    警告2016-03-02 17:45:21回复
    • 最讨厌佛教,让人不争,不忠不孝
      警告个毛2016-07-08 16:31:1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