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摩尼宝石(5)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尕奴正要伸手抠下摩尼宝石,忽然飞来一只利箭,从她面前掠过,“嗖”的一下,钉在壁画上。只见一个人用飞虎爪勾住大殿穹顶,从半空中飞了过来,捷如飞燕,正是雪梨杨。始终压在我心口的那一块大石头,直到此时才完全移开,不由得精神一振,爬上壁画要抢摩尼宝石。手还没伸出去,屁股上先挨了一鞭子,连皮带肉扫掉一片,鲜血淋漓,疼得我一龇牙:“打哪儿不好,偏打屁股,让老子怎么坐?”

  雪梨杨借助飞虎爪,登上了伏魔天尊的肩头,问我:“老胡,你要不要紧?”我说:“这就是给我挠痒痒!”

  雪梨杨说:“好!先取摩尼宝石!”

  玉面狐狸在法台上端起步枪就要打,却被胖子冲上来,一铲子将步枪劈成两半儿。玉面狐狸自知不是胖子的对手,只好抽出鱼尾刀,虚晃一招,夺路跑到壁画下方,高声叫道:“阿奴,快把摩尼宝石抠出来!”

  尕奴长鞭出手,分击我和雪梨杨,一将我二人迫退,她就用力去抠摩尼宝石,摩尼宝石的外壳碎裂,里面的宝石也随之松动。她将摩尼宝石抠出来,顺势一放手。玉面狐狸正站在壁画之下,眼看着摩尼宝石落下去,便会被她夺走。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雪梨杨疾奔而前,这可不是在地上,她身子与地面平行,几乎是在壁画上垂直行走,不等摩尼宝石落地,已在半空中被她接住!

  雪梨杨脚上穿了吉莫靴,相传古时剑侠多穿此靴,可以在壁上行走。其实吉莫靴底部,有若干倒刺,可以借助一冲之势,在垂直的绝壁上飞奔几步。雪梨杨伸手将摩尼宝石接住,轻轻跃上了伏魔天尊另一边的肩头。密咒伏魔殿中的一干人等,都看得瞠目结舌。我刚要叫好,尕奴长鞭已经出手,卷向雪梨杨的手臂。明月珠的外壳碎裂,余下当中的摩尼宝石,光华渐渐收敛。此时密咒伏魔殿中已变得黑灯瞎火,雪梨杨看不到尕奴的长鞭,但听风声不善,只好缩手一闪,尕奴的鞭梢儿如同长了眼,卷住了摩尼宝石,同时她从壁画上一跃而下,如同一只大鸟,无声无息地落在法台上。

  雪梨杨扔出一枚信号火炬,整座大殿又亮了起来。我往下一看,尕奴已将摩尼宝石握在手中,正要扔给壁画下的玉面狐狸。马老娃子忽然从法台一侧转出,从尕奴身后一刀捅了个对穿。

  众人齐声喝骂,这也是玉面狐狸没有知人之明,她并不知道马老娃子是什么来路,这个老土贼比大金牙还贪,又是九幽将军的传人,专从背后捅刀子,只要是他看上的东西,亲娘老子他也下得去手。他一定是觉得密咒伏魔殿中的明器过于沉重,壁画上的摩尼宝石才是世间至宝,于是趁尕奴不备,在后边捅了一刀,抢了摩尼宝石在手。

  可惜尕奴身手了得,到头来遭了马老娃子的黑手。正当众人一愣之际,忽听壁画中发出轰然巨响,伏魔天尊破壁而出,手持六件法宝,往这石台上压了下来。众人见状不妙,再不走可就被伏魔天尊砸在下面了,只得分头逃窜,我捡了工兵铲和一个廓尔喀人的步枪,与雪梨杨一同逃向殿门。

  马老娃子夺了摩尼宝石,原想趁乱逃走,怎知尕奴并未气绝,从后一鞭卷住马老娃子的脖子,将他拽了回来。马老娃子让长鞭勒着直翻白眼儿,手中的刀子和摩尼宝石都掉在了地上。尕奴抬脚将摩尼宝石踢向玉面狐狸,玉面狐狸张手接住,叫了声:“阿奴!”尕奴忽然张开口,发出狼嗥般的叫声,而伏魔天尊手上的金刚杵也落了下来,结结实实将尕奴和马老娃子砸在了下面,血肉横飞。殿中法台被伏魔天尊往下这么一砸,居然从中裂开一个大口子。

  玉面狐狸手握摩尼宝石,她面无人色,怔怔地站在地裂边缘。胖子手持工兵铲将她的去路挡住,大有要痛打落水狗之势。大金牙在胖子身后,拎了一背包明器,手中还举了一支信号火炬。我终于会合了雪梨杨,心中惊喜欲狂,可是看到尕奴和马老娃子的下场,又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当即走上前去,对玉面狐狸说:“摩尼宝石到了你手上,却死了这么多人,这东西真值得用人命来换吗?如今你孤身一人,插翅也逃不出去了!我劝你把摩尼宝石交给我,我让胖子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你留条活路,不搞满门抄斩。”

  玉面狐狸说:“胡哥,你从来都不信我说的话,我要说摩尼宝石值得用所有人的命来换,你会信吗?”她这话一出口,我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雪梨杨目光从玉面狐狸转向了我。而胖子和大金牙也在不怀好意地朝我脸上看。我立即对玉面狐狸说:“你不要花言巧语,赶紧把摩尼宝石交出来!”

  我一看胖子和大金牙两块料儿正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我,而玉面狐狸也使出她惯用的伎俩,想挑拨我和雪梨杨的关系。

  我心想:“我从来都是直道而行,没干过出格的事儿,但我也有我的问题,很多时候习惯信口开河,嘴上没有把门儿的,说话没个正形,如果换作别的情况,雪多时候习惯信口开河,嘴上没有把门儿的,说话没个正形,如果换作别的情况,雪梨杨当然会相信我,不过今天这个情况可太不一样了。”

  今天也是我的报应到了,我是正经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作百口莫辩,什么叫作蒙冤不白,真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可恨的是,胖子和大金牙明知我不是那种人,这俩孙子却想看热闹。按理说,我该对雪梨杨如实相告,可这密咒伏魔殿已经开始崩塌,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话,反而让玉面狐狸逮到了机会,干脆我来个一不做二不休,这一个念头转上来,我就对雪梨杨说:“胖子和玉面狐狸有奸情!我掉进流沙洞,顺暗河而下,在密咒伏魔殿中意外撞见了胖子,原来这小子在暗河中救了玉面狐狸,二人勾搭成奸,俩人在看妖女壁画的时候,玉面狐狸还问胖子,胖子哥,你看我美不美?胖子趁机摸了人家的小手儿。这对儿狗男女见我撞破了他们的好事,便想诬陷于我,我老胡顶天立地,会怕他们俩诬陷我?”

  我这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听呆了,胖子原想看我的好戏,结果让我这一番话把帽子直接扣在了他的头上,他这脑子一时半会儿转不过来了,骂道:“老胡你这孙子,还有比你更损的吗?”

  我说:“你不要气急败坏,犯了错误不要紧,何况你只是中了美人计,将功补过,还是好同志嘛!”

  雪梨杨对我说:“这都无关紧要,先把摩尼宝石拿回来。”

  胖子说:“这还无关紧要,这关系到我的名声啊!”

  我对胖子说:“你只管放心,我会给你保密,一定不会说出去。”说完,走向玉面狐狸,对她一伸手,“你还不把我们家的摩尼宝石交出来!”

  玉面狐狸冷冷一笑,说道:“你真绝!”说罢突然转身,纵身一跃,跳进了密咒伏魔殿中裂开的石台。那下边好似无底深渊,她这么跳下去哪还活得了命,摩尼宝石我们也别想再要了。

  此事大出我之所料,没想到她会轻生,再伸手想拽她已经来不及了。正在此时,雪梨杨突然从我身边掠过,在地裂边缘将已经跃在半空的玉面狐狸拽住,没想到那脚下砖石受不住力,在她落足的同时塌了下去,她和玉面狐狸两个人落入深渊,转眼不见了踪迹。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