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照破一切无明之众(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雪梨杨说:“我看他有脱水的迹象,恐怕真是走不动了。”

  我一看大金牙,他是渴得够呛,但还没到脱水的程度,终究不能把他扔下,便对胖子说:“要不你再辛苦辛苦?”

  胖子说:“不成,背黑锅是我,背死倒又是我。你们怎么从来不关心一下我?难道我是打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我不需要阳光和雨露吗?”

  我说:“这不是没法子么,又不是单练你一个,咱俩还是一人拽一条腿,拖上他走吧。”

  于是我们二人拖上大金牙,又跟在玉面狐狸后面往前走。走了不久,玉面狐狸也一头倒下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片沙海好像会使人迅速脱水。我的嗓子也是出火冒烟,烧灼一般的干渴,找不出任何词汇能够描述。

  我只好让胖子一人拖上大金牙,我拖上前面的玉面狐狸,一人拖一个,准备继续向前走。我对雪梨杨说:“再坚持坚持,也许再往前走几步,就找到出口了。”

  雪梨杨用狼眼手电筒往前一照,从流沙下扒出一个背包,我心想:“是不是在我们之前还有人曾到过这里?”可走过去一看那个背包,我就绝望了,之前我们整理装备时,扔掉了一个多余的背包,正是雪梨杨从流沙中拔出来的这个,原来我们在这个巨大漩涡般的气流中,绕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出发的原点!

  我问雪梨杨:“背包让风沙埋住了,你怎么还能找得到?”

  雪梨杨说:“我记得这里有一块岩石。”说罢用狼眼手电筒往侧面一指,果然有一块方方正正的岩石,半埋在沙中。我见走了半天又绕了回来,也变成泄了气的皮球。众人无奈,只好坐在那块岩石旁边。胖子使劲晃了晃行军水壶,拧开盖子,仰起脖子,还想控出最后一滴水,可是行军水壶里的水早已经喝光了,他不死心,又用舌头舔了舔水壶嘴儿,抱怨道:“渴死老子了,这会儿你就是给我骆驼尿,我也喝得下去!”

  我说:“你少说两句,话说得越多越渴。”

  胖子说:“可也奇怪,我明明快渴死了,感觉嗓子里全是沙子,可又不耽误说话。”

  不光是胖子,我和其余几个人也有相同的感觉,这地方真是见了鬼了。我寻思,从西夏金书中的图画来看,密咒伏魔殿下应该是死亡之河,可这下面根本没有水,或许古人是用来形容这个巨大的流沙旋涡,除了无边无际的流沙,这里就只有死亡!

  无论怎么说,这地方当真有些古怪,明明快把人渴死了,但是口唇并未干裂,而且也没有人出现脱水的情况。我一时想不明白,只好去探探玉面狐狸的口风。玉面狐狸却说:“我走投无路,你个无情无义的又翻脸不认人,要将我的摩尼宝石夺走。我当时只想一死了之,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别想得到,于是一跃而下,我又怎会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我心知她一定有所隐瞒,寻思是不是该给她上些个手段,这时,雪梨杨将我叫了过去。雪梨杨说:“你看流沙中的这块岩石,如此平整,显然不是风化而成。”

  见那岩石边长约1.5米,下面都被流沙埋住了,虽然风蚀严重,可仍显得非常平整。我扒开两边的沙子往下挖,想看一看这块岩石完整的形状,不过我扒了半天,始终见不到底。

  胖子以为从流沙中挖出了石棺,他也拿了工兵铲过来帮忙。我们两个人忍住干渴,往下又是一通挖,累得汗流浃背,呼呼气喘,方岩的下边仍是这么齐整,可是挖了很深也没到底。

  雪梨杨说:“你们别挖了,只怕挖上一天也挖不到尽头。”

  胖子说:“这可不是石棺,你们瞧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说:“往下挖这么深还没到底儿,而且又齐齐整整,倒像一根岩柱。”

  雪梨杨打开狼眼手电筒仔细看了看,想不出这还能是什么别的东西,怎么看都是根大岩柱,仅仅是粗得惊人,挖了这么半天,从沙海中挖出一根岩柱!

  胖子垂头丧气地扔下铲子,坐下直喘粗气,本来已经渴得够呛了,又白忙活一通儿,我也只好趴下歇会儿。

  玉面狐狸说:“你这个姿势很特别,要么躺着,要么坐着,你趴着干吗?”

  我说:“你还有脸问,我屁股上挨了你手下一鞭子,抽掉一块肉。你让老子怎么坐?”

  玉面狐狸说:“是吗?要不要紧?快让我瞧瞧!”说话她要过来扒我裤子。

  我让她吓出一身冷汗,忙说:“去去去,成何体统!”

  转头一看雪梨杨,雪梨杨还在流沙中的岩柱旁边,低头思索,并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的情况。

  我想可别在这个地方待着了,再挖下去那也仅仅是一根岩柱,要趁这会还走得动,尽快离开此地。

  胖子说:“这地方的流沙随风打转,指南针也失灵了,东南西北都认不出,怎么走?还不如躺下等死。”

  我心想:“以往困在山腹地洞,我从来都不在乎,干倒斗挖坟这个行当,钻土窑儿是家常便饭,摸金校尉能探山中十八孔,什么样的山洞都进得去出得来,可密咒伏魔殿下的深渊太大了。没个边儿没个沿儿,脚下又全是流沙,狼眼手电筒的光束顶多能照二三十米,我虽然有寻龙之术,但也无能为力。”当下对胖子说:“我们目前首先要解决定位问题,如果不辨明方位,那么走到累死,也是在原地打转。”说完,我又叫雪梨杨过来一同商量。三个人一致认为,风向是唯一的指引。我们应该从侧面穿越旋流,先从这地形如同漩涡的流沙中走出去,之后再做理会。

  我当年在东北插队,去过一趟蒙古草原,那里的牧民常用手指蘸了口水举到头上来判断风向,手指感觉凉的一侧就是风吹来的方向。我和胖子也学会了这招儿,于是带领众人往侧风方向走。

  大金牙仍是半死不活的,不过时间一久,他也发现他虽然渴得无法忍受,但是还能走得了路,说得了话,也就不用我们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他了。

  众人又走了半天,前边的胖子忽然停住了脚步,他说:“老胡,你快过来瞧瞧!”随即把手中的狼眼手电筒的光束往前一指,照到了流沙中一块平整的巨岩,那巨岩下边儿被流沙埋住了,上边儿有一米多高。

  其余几人一看也均是大吃一惊,按说走的方向不会有错,可怎么又回到了岩柱这里?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