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玉棺金俑(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们几个人去推正殿石门,却似蜻蜓撼柱,只能望而兴叹,山腹里有上中下三窟,底层至此已无路可走。

  大烟碟儿一屁股坐在墓道中,说道:“实在掰不开腿了,咱先跟这歇会儿。”

  我们从鱼哭洞到地宫大殿门前,只在仙墩湖边歇了一阵,此刻均已筋疲力尽,又累又饿,可是被黄佛爷那伙盗匪追得太急,身在险地,谁都顾不上饥饿疲惫,到这里听大烟碟儿说出来,才感到难以支撑,也跟着坐倒在地。

  我取出从水蛇腰背包里搜出的干粮,分给那三个人吃,这种干粮有足够的热量和营养,口味却实在不怎么样,但什么东西都怕比,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跟我们之前啃的干面饼子相比,野战口粮可好吃得太多了,何况其中手纸香烟一应齐备。

  厚脸皮不忿地说:“没天理了,凭什么黄佛爷那伙人吃的这么好?”

  大烟碟儿说:“他们吃的再好,脑袋也搬家了,咱们现在还能吃东西,可见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

  厚脸皮说:“那倒也是屁话,困在熊耳山古墓里出不去,吃得上龙肝凤胆也是白搭。”

  大烟碟儿说:“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咱哥儿仨命大,横竖死不了,总不至于混不过去这一关。”

  我吃了些干粮,肚子里有东西垫底,感觉脑子好使多了,听大烟碟儿和厚脸皮说起地宫正殿的石门,就用手电筒照过去,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挖进椁室,石门缝隙已由铁水封死,实是无隙可乘,眼光一落到地上,想到撬起地面墓砖,或可在石门下挖个洞进去,我当即抡起山镐将墓砖凿裂,抠开碎砖一看,下面果然是填塞洞底岩缝的泥土,虽然也夯实了,却能挖得动,我叫大烟碟儿和厚脸皮也跟着帮手,又让田慕青拿手电筒照着,三人轮番用山镐铲子连挖带捣,在大殿石门下掏出一个大洞。

  轮到我歇手的时候,我侧过脸看了田慕青一眼,发现她也在望着我,目光一触,她又低下了头,垂着长长的睫毛,好像有很重的心事,我一怔之下,心说:“她为什么总是偷偷地望着我看?是对我有意思?或是有意见?”

  我想是有意见的可能比较大,也许是我平时说话着三不着两,让她挑了理,那也没什么,可再仔细想想田慕青看我的神色,倒是我脸上有什么古怪,让她觉得异常。

  我生出这个念头,自己心里先是一惊,问田慕青:“我的气色是不是很不好?”

  田慕青点点头,问道:“你有多久没睡觉了?”

  我说:“难怪你总盯着我看,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么关心我,我感动得真想一头扎到你怀里。”

  田慕青道:“你都这样了,怎么说话还没个正经?”

  以前厚脸皮也说我眼窝深陷,几乎要脱相了,其实我心里跟明镜似的,那是因为我曾在辽墓壁画中看到一座大山,山腹洞窟里有金俑和彩绘巨椁,围着山是很多人,上有天狼吞月,大概是契丹女尸生前做的一个噩梦,与熊耳山古墓的传说几乎一样,我自从看到壁画,就像受到诅咒一样,经常会梦到那棺椁中的厉鬼拖着肠子爬出来,噩梦一次比一次真切,最近这几天我更是不敢合眼,只恐让那厉鬼把我拽了去,然而这一切都与熊耳山古墓有关,可进入石门背后的正殿椁室,也不知会见到什么,但一定会令人大吃一惊。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