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玉棺金俑(1)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墓道尽头这个大土窟,四壁皆为夯土,直径在十几米开外,齐整垂直,宛如一个竖井,绕壁而下的长阶已被毁去,只留下一些向外凸起的土台。

  大烟碟儿说:“可能是秦始皇凿穿龙脉的阴阳井,把只鸭子扔下去,过几天它便能游进黄河。”

  我说:“那纯属无根无据的民间传说,怎么知道是不是同一只鸭子?咱们感觉这土窟又深又大,是由于这地方太黑,除了身前几米之内,远处什么也看不见,好比是盲人摸象,但土窟墙壁间留有阶痕,下边一定有个去处。”

  厚脸皮用手摸了摸土墙,说道:“真他妈硬,一粒土也抠不下来,这是石板还是夯土?”

  我说:“好像是古墓里的三合夯土,这种土年头越久越结实,完全不会风化,用铲子刮也刮不下一粒粉末,坚如磐石,不惧水侵。”

  大烟碟儿看了一阵,点头说道:“不错,是三合土,一碗肉换一碗土的三合土!”

  厚脸皮问道:“用肉做成土,那还不如直接吃肉,像这么个大土洞,又得用多少碗肉?”

  大烟碟儿说:“哪个说一碗肉做一碗三合土了,你哥哥我说的是一碗肉换一碗三合土,那是形容此土造得不易。”

  厚脸皮不信:“土这东西随处都有,想挖多少挖多少,有什么不易?”

  大烟碟儿说:“你想想,如果随随便便挖一碗土就能换肉吃,古代怎么还会有农民起义?我跟你说,三合墓土做起来太难,必须选没有杂质的细净黄土,按秘方比例掺进去细河沙、水田底层的淤泥、年代久远的老墙泥,反复搅拌翻整,你还别嫌麻烦,若不如此,硬是够硬了,遇到冷热潮湿却会开裂,因此决不能偷工减料,你说三合土造得容易不容易?这样还不算完,还要加上打散的鸡蛋清,不见米粒的糯米汤,迷信者甚至还要用童子血,所以三合墓土年头越老越硬实,我说一碗肉换一碗三合土,那都是说便宜了。”

  厚脸皮说道:“讲究是够讲究的,只是古代人这么搞不嫌累吗?”

  大烟碟儿说:“当然是苦累,要不然怎么很多人想当皇帝呢,再累也自有下苦干活儿的百姓去做,帝王将相们只管死了往这一躺。”

  我说:“这座古墓里埋的人是谁,却还难说,我看地宫至少有上中下三窟,由此夯土洞相通,没准从这里下去才是正殿。”

  厚脸皮将火把扔下去,落到土窟底下,只有一个小光点隐约可见,至少是几十米深,我们见下面没水,也有落脚之处,只得下去找条出路,于是把带来的长绳连接,一端绑在顶门石上固定,一端垂下土窟,我背上枪,握着手电筒顺长绳溜下去,许久才到洞底,只见夯土砌地,三面是墙壁,唯有一侧可通,位于在上边两层大殿的正下方,如果不炸开上层大殿的地面,连下边的墓道也不会发现,那就更见不到最下边的正殿了,我当即挥动火把划圈,那三个人看到信号,也先后攀住长绳溜下来。

  我指着前头对大烟碟儿说:“这才是正殿的椁室,也许金俑玉棺都在里面!”

  正要进去,我忽见田慕青肩头颤抖,神色十分惧怕,问她怕什么,她却低头不语。

  大烟碟儿对我和厚脸皮说:“准是担心这里也会发生尸变,别说是她了,你哥哥我想起那伙盗匪在前殿开棺时的情形,这会儿还心有余悸,好在已经取了女尸身上的宝带和鹿首步摇冠,这两件都不是一般的东西,带回去换成钱,咱哥儿仨下辈子也吃用不尽了,依我之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墓主人是谁跟咱们有何相干?趁早找条路离开这座古墓才是,免得夜长梦多,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厚脸皮说:“鹿首步摇冠让枪打坏了,到咱手里只不过是几片金叶子,还能值几个钱?过了这村,可没了这店,要干就干一票大的,何况要找出路,也不能不进正殿椁室,正好顺手发财。”

  说话间,墓道尽头又是一座拱形门洞,坚厚无比的石门紧紧闭合,上边有一圈绕一圈的浮雕图案,我们上前推了半天,皆是心中绝望,正殿石门大如小丘,只怕用上几百斤土制炸药也炸不开。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