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阴间宝殿(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一听黄佛爷要让哑巴成子放炸药,心想:“不好,我们躲在殿顶,决计无从闪避,岂不是坐等着上西天?”

  此时有个三十来岁的粗壮汉子,其貌不扬,大概就是那位哑巴成子了,他张开嘴咿呀咿呀发出响声,原来那嘴里没舌头,也可能是被人割掉了,并非天聋地哑,耳朵听得见,听到黄佛爷的吩咐,嘴里咿呀了几声,招呼几名盗匪,从各自背包中取出成捆的雷管炸药,开始准备往殿柱上安放,手法利落之极。

  我以前没见过哑巴成子,只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据说他本来在乡下以崩山采石为业,常有盗墓贼找他去炸古坟荒冢,为此犯了事,发到西北劳改农场关了好多年,在那认识了黄佛爷,释放后便跟着这伙人混,除了黄佛爷的话,谁的话他也不听,眼见他把些烈性土炸药土雷管,扎成一大捆要往柱子上绑,我手心出汗,却无法可想。

  大烟碟儿说道:“佛爷,咱可都是吃一碗饭的,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念鱼情念水情,高高手,放过我们得了。”

  水蛇腰对黄佛爷说:“别搭理这个傻鸟,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就算他们这帮傻鸟有孙猴儿那么大的本事,也翻不佛爷您的手掌心啊。”

  我和厚脸皮是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那叫一个急,当时就想跳下去跟黄佛爷拼命,下到殿中被乱枪打死,也好过让土制炸药崩到天上去。

  田慕青忽道:“黄佛爷,你们炸塌大殿容易,但也别想拿到地宫里的东西了。”

  我心想:“这话可说到点子上了,黄佛爷等人是来盗墓取宝,在大殿中使用炸药,可不是把东西都损毁了,虽说目前没看出殿中有棺椁明器,但地宫规模不小,里头不可能没东西。”想到这,我暗暗佩服田慕青,她很少说话,可见事明白,远胜于我们。

  黄佛爷听完果然一愣,忙叫哑巴成子住手,还是取宝要紧,随即分出十个手下,先在大殿中到处搜寻,包括他在内的其余七人,则端着枪守在石梁下。

  那水蛇腰说:“佛爷真英明,大伙先把地宫里的明器取走,再送这几个傻鸟上西天,他们千方百计找到这座古墓,倒头来让咱们坐享其成,嘿嘿,这好比什么,好比大烟碟儿这傻鸟的媳妇怀了别人的孩子,从技术上说他是成功了,可结果是他不能接受的,咱就让这几个傻鸟临死之前看看大殿里有什么东西也好,免得他们死不瞑目。”

  大烟碟儿气急败坏地骂道:“水蛇腰……你他妈就是黄佛爷身边的一条狗!”

  水蛇腰一脸坏笑地说道:“佛爷身边的狗也是灵山护法,你们却要去阴间枉死城里做鬼了。”

  田慕青争取到些许时间,众人困在殿顶的处境却并未好转,我想起瞎爷说过的那句话:“落到人家手里,那好比是公羊绑在板凳上,是要刮毛还是要割蛋,可全都随着人家的便了。”这么说也是给说俗了,可以说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心里急得火烧火燎,却又想不出脱身之策。

  那水蛇腰逮到机会,又得意地对我们说道:“佛爷先前大慈大悲,让你们自己下来,是盼着你们迷途知返悬崖勒马,你们这几个傻鸟却不听,现在后悔也晚了,我劝你们几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别再不识好歹,趁早下来给佛爷磕八百个响头,没准佛爷一开恩,还能给你们留个囫囵尸首……”

  黄佛爷眯着眼,一言不发地听水蛇腰在那溜须拍马,看神色显得十分受用,那些话句句都说到他的心里去了,他那张满是横肉的大脸上,兀自带着没有擦掉的血迹,似笑非笑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怪异。

  我心想:“天下欺人之甚,莫过于此,要不是下边好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往上瞄着,我不敢探身出去,否则一铲子扔下去,足能削掉这水蛇腰半个脑袋!”又想到:“我之前为什么不用山镐去打黄佛爷,那一镐抡下去,凭他的脑壳再硬,也凿他个窟窿出来。”

  却在此时,僵持的局势有了变化,只听黄佛爷其中一个手下叫道:“找到棺椁了,在这呐!”

  原来群盗在大殿中到处搜寻,这地宫里蛛网落灰极多,要拨开来看下面有没有东西,四壁都是灰色的墓砖,阴郁冰冷,找到殿心发现灰网下有个凹洞,放着一具形状诡异的棺椁,抹去落灰,棺椁上的彩漆在火光下艳丽如新,以黑红两色为主,嵌有精美的铜制饰物,看得群盗眼都直了。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