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阴间宝殿(1)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伏在石梁上窥觑大殿中的情况,只见黄佛爷一伙人举着火把破门而入,堵着门东张西望,我在高处往下看是看得一清二楚,但火光照到殿顶已经十分暗淡,在阴暗的殿梁上,身边的人反而看不清了。

  我看了看其余三个人,大烟碟儿和厚脸皮也正探着头往下看,田慕青却正望着我,她见我看过来,就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先是一怔,心说:“糟糕,你这时候可别让尘土呛到了打喷嚏!”这念头一转,忽然醒悟过来:“她是告诉我黄佛爷手下有个狗鼻子,我们躲在殿顶怕也瞒不过去,情况大是不妙……”又想:“已然身处绝境,不躲上殿顶也是没命,也只好见机行事,且看那伙人如何上来。”当即对田慕青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让她不要出声。

  此时,头上贴了一大块橡皮膏满脸是血的黄佛爷进了大殿,他气急败坏,问手下大烟碟儿那几个傻鸟逃到哪去了?

  水蛇腰说:“佛爷,大殿尽头是死路,可也怪了,那几个人逃进来就不见了,有如黄鹤无影踪啊。”

  黄佛爷说:“操他奶奶的,那几个傻鸟飞了不成?狗鼻子,你闻闻那几个人躲哪去了?”

  原来那刀疤脸就是狗鼻子,他说:“佛爷,我这鼻子不会闻错,他们四个人就在这大殿中。”

  黄佛爷吩咐手下喽啰,把殿门关上,到处搜,先捉住这几个傻鸟剁碎了扔到湖里喂鱼,然后再开棺取宝。

  水蛇腰专拍黄佛爷的马屁,忙说:“英明,真英明,剁碎了扔湖里喂鱼,这也就是佛爷您想得出来,太解恨了。”

  几个旱匪听到吩咐,合力关闭了大殿的石门,又将壁上的多盏长明灯点燃,将这座大殿照得亮同白昼。

  我在石梁上听到殿门沉重的关闭声,心中不禁一沉,暗想:“此番真是插翅难逃了,如何才能夺下枪来崩了黄佛爷垫背?”

  大烟碟儿紧张过度,气息变得粗重,吸进了一些殿顶石梁上的积灰,他忍了几下没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

  黄佛爷等人立刻听到了动静,大声喝骂,还有人朝上边放了几枪,打得殿顶碎石飞溅,灰土纷纷落下。

  我们躲在石梁上,枪弹打到殿顶,却也奈何不得我们,但躲避的位置算是让一众悍匪知道了,

  黄佛爷嘿嘿一阵狞笑,说道:“大烟碟儿你们这帮傻鸟,在上面找到什么宝了,还不拿下来给爷爷瞧瞧。”

  我寻思若不嘴上占些便宜,未免死得太亏,说道:“黄佛爷,你个卖油炸鬼儿出身的傻鸟,给你宝你认得出吗?”

  油炸鬼儿其实就是炸油条,当年老百姓们憎恨害死岳飞的秦桧,炸油条时说这是炸小鬼儿,虽然没有明说,但那意思谁都知道——放油锅里炸的是秦桧两口子,黄佛爷家里几辈人全做这种小买卖,他有钱之后深以为耻,很忌讳别人提到此事,一听这话,立刻气得脸色发青。

  大烟碟儿不敢言语,厚脸皮听到我的话却来劲了,对着黄佛爷说道:“你个大肉脑袋贼王八,祖宗八代卖了几辈子的油炸鬼儿,那手艺多半也吃得过,传到你这偏偏不务正业,你说你也不傻也不呆的,怎么就不老老实实摆摊卖油炸鬼儿,非要来扒坟土,这不是成心跟我们抢饭碗么,你有那技术吗?听我良言相劝,赶紧回家卖你的油炸鬼儿去,别等我急了下去抽你大耳刮子。”

  黄佛爷心黑手狠,嘴皮子上却不怎么厉害,越听越是火大,脸色由青转白,他旁边的水蛇腰说:“你们俩傻鸟懂个屁,别看佛爷祖上是卖油炸鬼儿的,那也是专供各王爷贝勒府和军机处的大人们享用,你们这些吃糠咽菜的平头百姓没那福分,想尝也尝不到,现如今我们佛爷带着伙兄弟改行盗墓了,名声在国际上也是响当当的。”

  我说:“国际不就是个球吗?”

  厚脸皮道:“对啊,他他妈的有个球名声。”

  黄佛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阴恻恻地对水蛇腰说道:“你跟那几个胡同串子有什么好说的!”

  水蛇腰说:“不介,我跟着您可不是吃闲饭的,那样做兄弟的我心里有愧,您瞧这个……”他说着话忽然停住,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凑在黄佛爷耳边嘀咕了几句。

  黄佛爷狞笑一声,说道:“就是这么个主意,让哑巴成子安炸药,炸塌殿梁,我今儿个非要看看他们怎么死。”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