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阴间宝殿(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们四个人在殿顶望下去,同样能看到椁身彩绘鲜艳夺目,但这棺材里面装的究竟是谁?

  放在凹洞里的棺材位于殿心,距离石梁正下方不远,黄佛爷让水蛇腰带几个盗匪持枪守住,他自摔其余手下去看挖出来的棺椁。

  我很想知道墓主的身份,墓道地宫规模虽大,却甚为粗糙,那棺椁彩绘精美,形状奇怪,但也不是镶金嵌玉那般奢侈,可我也明白身陷绝境,趁群盗开棺取宝,正可下去夺枪,或许还有机会逃出去,稍有迟疑,等这伙人忙活完了引爆炸药,那就一切都完了。

  大烟碟儿看出我的念头,悄声说道:“先别轻举妄动,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啊。”

  我寻思:“总不能等着坐土飞机,等会儿让田慕青扔下山镐,引开盗匪的注意力,我和厚脸皮趁机跳下去,先扑倒他两个,最好能抢到一捆炸药,为难处是殿门紧闭,逃不出大殿,只有抓住黄佛爷要挟群盗,失手就是一死,不过黄佛爷等人将我们打死,他们将来也有死的一天,结果只怕比我们更惨,这世上人人会死,早死晚死,原本没有多大分别……”脑子里接连转了几个念头,便在殿梁上俯身窥探,寻找可乘之机。

  只见群盗七手八脚将凹洞中的灰土拨去,棺椁和底部的木制棺床完全露了出来,棺床近似基座,用于垫高棺椁,棺床的质地彩绘与棺椁浑然一体,它上下宽,中间窄,上边有圈雕镂的栏杆,栏杆柱头上坐着六个铜兽,下悬铜铃,托在上边的棺椁大逾常制,半弧形的棺盖高高隆起,高度齐人胸口,棺首有一小铜门,他们这些盗墓的不要棺椁,那东西再值钱也没法出手,各举灯烛火把围着棺椁看,每个人脸上都露出贪婪的神色。

  刀疤脸问道:“佛爷,这是什么棺材?”

  黄佛爷说道:“嗯……应当是乌木棺材。”

  刀疤脸又道:“棺材形状好怪,还有个小门,那是用来做什么的?”

  黄佛爷半道出家,见识并不高明,答不上来便装做没听见,吩咐群盗开棺时手脚轻些,可别损毁了里边的明器。

  我在殿顶越看越觉得古怪,记得辽墓壁画中有契丹神女的千年噩梦,是山腹中有被铜链锁住的棺椁,周围有金俑侍立,我原以为那壁画噩梦中的棺椁,就在熊耳山古墓里,可这群盗匪从大殿里挖出的棺椁,虽然也有彩绘,但一没铜链,二没金俑,棺椁的形制奇特,也跟我先前所想的完全不同,大殿下的棺椁为乌木质地,棺首有个小铜门,黄佛爷他们认不出,我却认得,这叫“乌木闷香椁”,棺首的铜门是用来让阴魂出去,仅在唐代至北宋年间有这样的棺椁,而且那棺床是双盆底带雕栏,瞧着就跟皇后娘娘的架撵相似,所以我敢说棺中是具女尸,乌木并不算很贵重,中等偏上的材质,不像墓主的棺椁,正疑惑间,感觉身边有人在发抖,我侧过头看了看,大烟碟儿和厚脸皮都抻着脖子瞪着眼向下张望,田慕青肩膀微微颤抖,似乎是在怕着什么。

  我心想:“她没见过棺中古尸,在这阴森幽暗的地宫大殿里,要揭开棺椁看一个千年前的死人,换了谁也是一样会怕。”我低声对田慕青说:“别怕,棺椁中也不过是具古尸,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时,殿中群盗已经凿开了椁盖,在黄佛爷的驱使下,几名盗匪一同动手,缓缓将厚重的椁盖抬到一旁,椁盖下还有内棺。

  我们在殿梁上看不到清内棺的样子,只听群盗一阵哗然,好像内棺上的纹饰图案,令盗匪们感到很是惊奇。

  黄佛爷道:“让哑巴成子开棺取宝,其余的人谁也不许近前,伸哪只手的剁哪只手,操你们奶奶,有不服的尽可以试试。”他又让刀疤脸带几个人盯住殿顶,别只顾着看棺中宝物,让大烟碟儿那帮傻鸟溜掉。

  这伙人出来盗墓,可能有个规矩,开棺取宝只允许一个人过手,也就是黄佛爷最信任的哑巴成子,不管掏出什么东西,都是一件件装进编织袋里,当场用麻绳封口,带出去再分赃,免得有人按捺不住贪心顺手牵羊,哑巴成子当即上前,撬开内棺的棺盖,群盗看到棺中的情形,又发出一阵惊呼。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