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伊贝函数

  龙少接下来的叙述,着实让我吃惊,我自认为是坚定的科学主义者,坚决反对伪科学,但龙少所说的一切直接让我产生了动摇,我开始相信,这个充满奇迹的世界上,的确有诸多的不可思议存在,现在有,以后也一直会有。

  龙少所谓的突破口完全是用金钱砸出来的,这些年,他动用了巨大的财力,收集了大量的资料,而被他称做突破口的,正是那位伊涅塔·贝莱德的研究理论。

  而伊涅塔·贝莱德研究的起源则是一份古老的残卷,古卷是装在一只铁质的匣子里面的,龙少曾试图收购,但没有成功,根据龙少的考证,那只装古卷的铁匣子最初来源于缅甸阿瓦城。

  明朝后期,国势渐衰,1527年,云南边界地区发生了三土司叛乱,叛军三分阿瓦城,残害僧侣,毁佛塔,而这只铁匣子就是在一座地下佛塔中被发现的。这座佛塔是非常神圣的地方,常用来举行大型的祭祀活动,所以这件东西引起了当时某些人的注意,有人甚至还知道这种特殊铁匣的用途,但却无人可以破解铁匣内古卷上的文字,他们都称铁匣为“天锁”,意为锁住天机的意思,而古卷则被他们称为“天书”,最后它们被保存在缅北的瑞珊陶宝塔中。

  这两件东西就在宝塔中静静地躺了数百年,直到二战的来临,才打破了这种平静。日军在占领缅甸后,进行了疯狂的资源掠夺,大量的佛经、佛像等物也成了掠夺的对象,这只铁匣便又到了日本人手里。

  直到盟军在缅甸战场上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这件东西才被驻缅的英军当成战利品缴获。值得一提的是,同时缴获的还有大量的文献研究资料,日本人对这些东西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并且还破译出了古卷中的不少内容。这些资料被送回英国国内后不久,以伊涅塔·贝莱德为首的研究组便来到了缅甸,进入了南陵古城的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察。

  在科学界来说,伊涅塔·贝莱德平生最大最成功的研究成果正是在这以后诞生的,但不久以后,这个人便从公众的视野中神秘消失了,只留下他的伟大理论和诸多的世界级难题。

  有理由相信,伊涅塔·贝莱德的理论很可能来自对那份古卷的破解,但因为种种原因,他的系列理论并没有像爱因斯坦相对论那样得到公认和普及,他的伟大发现甚至连名字也没有,只有少数人将其称做“伊贝函数”。

  龙少正是从伊贝函数中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但这种理论非常的复杂,并不容易让人接受,所以龙少也就没有和我具体说究竟是什么理论。

  但龙少还是强调了一点,他对我道:“和其他的科学一样,伊贝函数里也存在概率说,一种事件出现了多次的重叠反复,它的性质便由偶然变成必然了。所以我身上出现那些恐怖的梦境其实是必然的,这是一种前世感应!”

  “前世感应?这怎么可能!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看到那些,是因为你拥有对前世的记忆?”我诧异地望着龙少,一时还没法相信他所说的这个,我始终认为所谓的前世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连伪科学也算不上。

  龙少显然已经料到我不会相信的,他笑了笑道:“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根据伊贝函数的理论,这一切其实也是成立的,如果要归类的话,它可能会被纳入遗传学的范畴,遗传你总该相信吧!”

  “可是这的确很不可思议啊,真的很难想象,记忆居然也可以作为遗传的基因!”我大惊失色,顷刻间仿佛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龙少道:“我认为是这样的,我始终认为我的先辈们经历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从而才导致了我拥有了他们的记忆碎片,但仅仅是碎片,要把它们拼接起来是很难的,这种遗传肯定不是尽善尽美的,中途肯定出了某些严重的差错!”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龙少身上的这种怪现象又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外因还是内因?其实这很可能和古代的长生术有关,难道龙少的祖上是服用某些所谓的丹药才导致这样的结果吗?或许和那种被称做“龙魂”的东西有关?

  我还在那儿纳闷,龙少这时突然停止了说话,鹰戈在那边有了动静,对着我们所在的方向道:“少爷,那女的醒了!”

  我们见状立即就凑了上去,那名叫胜男的女子已经醒了过来,她原本还睡眼惺忪,似乎还不大清醒,但一看到我们当即吓了一跳,显得十分惊讶和恐惧。

  三炮当即象征性地虚晃着扇了她两个耳光,坏笑着道:“天意啊天意,哥儿几个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栽在我们手上算你倒霉了,我说哥儿几个,要不要先来个泄愤游戏?咱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

  鹰戈道:“我们对待俘虏的政策一向都是宽大的,从来不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不过,这只对听话的人!”一边说一边晃了晃手中的枪。

  我们这些人之前都吃过这女子的大亏,连命都险些送在她手里,现在她落到了我们手里,还搞到如此狼狈的地步,也算是让我们出口恶气了。

  龙少阻止住他们的行径,我对他们道要保持绅士风度,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质女流,南陵王看见了只怕也会抱打不平。

  三炮道:“她还算是弱质女流?女人要都像她这样世界我别想和平了,放心吧,哥们儿我吓唬吓唬她而已!”

  胜男此时显得很虚弱,现在听到他们的话居然也没多大反应,风师爷迅速灌了一些水给她喝,她才慢慢缓过来。

  胜男被呛得咳嗽了两声,这才轻声对我们道:“错了!错了!”说着她环顾了下四周,看到地上那些尸体时,她的脸色也黯然起来。

  三炮凑上去道:“现在知道错了?后悔还来得及,刚才大个子的俘虏政策你也听到了,坦白从宽,抗拒咔嚓!”

  龙少伸手示意他打住,对胜男问道:“你们遇到了什么,怎么会触电的?”

  胜男回道:“你们为什么要救我?”言罢眼中还带着一丝警惕和戒备,这是她一贯的眼神。

  龙少淡淡地道:“我们不救你,你只能死在这儿,就和他们一样!”龙少边说边指了指地上那些尸体:“他们都是触电身亡,相信你们的人已经全军覆没了,你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胜男听了这话,脸色才慢慢恢复了正常,不一会儿即道:“我们好像犯了什么错误,莫名其妙地被电击伤,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根本就不能从这道门里穿过。”

  三炮哈哈一笑道:“当然是犯错误了,还好雷公也懂得怜香惜玉,不然你现在早被南陵王收了当丫鬟了!”

  胜男只没好气地瞪了三炮一眼,眼下也没有多余的气力和他较劲,随即道:“你们如果要走最好小心一点,这里非常的古怪,我们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中招的!”

  鹰戈听了举起枪道:“要不我再去趟趟?这地方再古怪我们还得靠两只脚去走啊,总不能坐在这里干等吧!”

  风师爷阻止道这万万不可,这地方的危险是潜伏的,而且是古怪的电流,和其他东西不同,你身手再好枪法再精湛也白搭。

  可鹰戈不理他这套,端着大枪朝着巨门内就是一阵扫射,接着举起枪小心地往巨门的方向靠近。虽然这符合他趟雷先锋的本色,但此刻也着实让我为他捏了一把汗,几乎就准备看着他光荣触电了。

  等了好久,却见鹰戈安然无恙,我不禁大奇,心里暗自钦羡这厮的运气当真好,趟雷这种任务他干得多了,每次都没见他遇到实质性的危险。

  “没什么状况,都是自己吓自己,不过你们小心脚下,这里的地面不平坦,千万要小心滑下去。”

  我们一看鹰戈毛也没少一根,都准备凑过去。胜男此时体质很虚弱,连走路似乎都费劲,必须得有人背着她走,而眼下几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就我的情况还好点,这任务自然落到我身上,好在龙少此时也没什么架子,对我道走一阵他再替换我。

  几人小心翼翼地穿过那道天门,当下也顾不上冲撞犯煞什么的了,直接连探带摸地就进去了,而往前一看,我才明白鹰戈所说的小心是什么意思了。

  这里的崖壁更为陡峭,虽说也有那种可供攀援的铁链,但问题要严重得多,因为这崖壁上根本没有栈道,而且还光滑异常,连个下脚的地方也没有。要走过去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攀着铁链往前一直爬到终点,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妈的!怎么办?连个路都没有!”三炮叫骂道,“这帮人纯粹偷工减料嘛,怎么连下脚的地方都被卸了!要咱们飞过去吗?!”

  我看到这令人绝望的一幕当即也发了愁,鹰戈接过道:“看来还是小鬼子事做得绝,直接开侦察机来,这条道看样子还不会近!”

  鹰戈说的是显而易见的,飞机能在这里飞行,距离自然不会短,我们仅凭两只手想爬过去,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风师爷道:“不可能的啊,如果真是这样,那入葬者怎么被送入主墓室?他们的情况和我们是完全相同的,总不可能他们能飞过去吧!”

  这时,我背上的胜男开口了,她肯定地道:“这里有暗道,必须要找到暗道才能过去!”

  我转头问道你怎么这么清楚?胜男没好气地回道:“你们爱信不信,不要以为你们现在在帮我,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认为你们可能找到‘龙魂’吗?”

  龙魂,听到这个词我一怔,心道这帮人的目的果然在此。鹰戈当即道:“你最好不要耍花招,暗道在哪儿?”

  鹰戈的态度似乎很不好,我怕这样逼问效果会适得其反,便转头对胜男道:“你也别跟他一般见识了,现在咱俩都绑一起了,还能把你怎么样?现在咱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也没必要作无关的争执。”

  胜男虽然性格执拗,但似乎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也就没作争执,直接对我道:“记号,有人在这里留下过记号,顺着记号就能找到!”

  有人来过?我颇感诧异,当下顾不上多问,随即就向众人转达了这个意思。但我也是心存疑虑的,心里想着这么大的区域,要找个小小的记号还真有些难度。

  岂料没过一会儿,鹰戈便道有发现。他的效率就是高,我们都没想到他能这么快,我们顺着他指向的方向一看,在不远处的一处陡壁上,果然有一个记号,是几个英文字母:AIIH。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怎么没有人啊
    胡八一2017-07-28 9:44: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