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天堑鬼城

  记号在距离我们十多米远的崖壁上,因为字体比较大,才被我们发现,我不明白什么人在崖壁上做的记号,更关键的是为什么又是这几个字母的组合。要知道这几个字母组合在那张照片背面和那架龙魂侦察机上都出现过。

  龙少他们也感觉到了异常,鹰戈道:“难道是标示飞机飞行路径的?照这记号的大小,目的就是要很容易被人发现。”

  “那和暗道有什么关系?”风师爷转过脸又对胜男问道,“记号和暗道有什么关系?是不是顺着记号找就能找到暗道?”

  胜男没有直接回答,语气中略带着讥讽道:“我不清楚啊,你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鹰戈见状又要发怒,被龙少伸手示意制止住,龙少道:“我们遇到很多这种情况了,没有更多的选择留给我们,顺着记号找吧!”

  话是这么说,可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里的路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方,全凭臂力攀爬。考虑到这是个高难度动作,胜男还是选择了下来自己走,不知道是不是在我身上没有安全感。

  好在这样难走的路并不长,等走到那记号的位置时,铁链便由一条变成了多条,我们可以用脚踩着铁链前进,虽说也困难,但比之前连个下脚之地都没有的境况好了不少。

  没走多久,铁链更加密集了,十几根铁链并排排列着,在崖壁之间形成了一道长长的铁索桥。只不过这铁索桥不是横向的,而是纵向的,一直延伸到前方看不见的地方。而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横向的几根铁链将这些长索固定在两边的崖壁上。这铁索桥踩上去颤巍巍的,走在上面风一吹便两边倒,一个劲地晃,我不由得想起了大渡河的泸定桥。不同的是泸定桥下面是汹涌的大渡河激流,而我们现在脚下是无底的深渊,甚至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地狱。

  这样的桥走起来实在费劲,我们每走一段就得攀住铁链休息。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古怪的声响从我们脚下的深渊漫了上来,声音不算大,却相当的浑厚,轰轰隆隆感觉就像是地震来临了一般,直让人感觉浑身发麻。

  我靠!咱这不是在火山口吧?要碰上了火山喷发,那可就光荣了。不过我也知道这不大可能,于是还是好奇地望了望脚下的方向。

  这一望直接将我吓得心都跳出了嗓子眼,握着铁链的手险些滑脱,险些就从这崖上坠了下去。

  底下原本是漆黑一片的,此时变得灯火通明,无数星火四处游移着,笼罩在一层雾气之中,虚无飘渺,那感觉就像是在飞机上俯瞰一座夜色中的城市。更离奇的是,借着深渊里朦胧的灯火,隐约可见一道道长线沿着这裂谷一直向前延伸,而每隔一段都会有一个高耸的柱状物,连结着这些长线,这玩意儿,怎么看都感觉像是一根根架设的高压电线,我不由得想起了胜男他们那帮人诡异的触电经历。

  这底下有人居住!我突然蹦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虽然这似乎很荒谬,但在见识了南陵的种种诡异后,对任何诡异的事情我都已经不会抵制了。我相信我绝对不是个例,任何人在这里折腾一回,什么事都会相信了。

  “这怎么回事?怎么这底下……”鹰戈一时也诧异得说不出话来,眉头紧皱,即使他见惯了枪林弹雨,但这样的情形还是让他的心理防线遭受着巨大的冲击。

  “看起来像是座城市啊,神迹!神迹!”风师爷不住地赞道。

  城市?怎么可能!这底下怎么会有城市,那会是什么城市?地狱的枉死城吗?我想起了南陵的种种传说,眼下这幅灯火通明的景象非但不能使我感到万家灯火的温暖,反倒有种后脊梁冒冷汗的感觉。所有人此时都呆在了原地不敢再动弹,生怕惊动了底下的什么东西似的。

  “会不会是什么废弃的秘密基地?”我试探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毕竟这种地方人迹罕至,是搞些秘密研究之类的首选场所,搞不好就是当年日本人遗留下来的东西,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里面还有些残存的电力,电压大到电死人不成问题。

  三炮这回倒来反驳我了,“就算是,那底下现在都是些什么人啊?就算是日本人,放到现在早成了魂儿了,怎么这基地的保质期还这么长?”

  他这一反驳我也没辙了,毕竟我也仅仅是猜测,没法和他去理论,只是因为这里出现了日本战机,才信口胡猜而已,以我的性格,看到这样的场景,有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完全正常。

  风师爷眉头紧皱道:“好像有些不妙啊,按常理这底下空气稀薄,不可能有人生存的,可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

  “难道底下生活着一群鬼?或者说是不同于我们人类生存状态的东西,并且也拥有高度的文明?”我接过风师爷的话,一口气说了几种可能,虽然还是猜测,但这已经是最大的可能性了。

  胜男听到我们的讨论,突然道:“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们听她这话问得奇怪,立即把目光都转向了她,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知道什么?”

  胜男以极其诧异的目光在我们的脸上扫了一圈,确定我们真的一无所知,当下略带轻蔑地道:“我真搞不懂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瞎碰?你们嫌自己的命长吗?”

  我心道正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才来这里追寻答案的嘛。龙少见胜男似乎知道些什么,急问道:“你指的是什么,你知道些什么?”

  胜男道:“这底下就是南陵传说中的‘鬼影城’,南陵人的灵魂都寄存在那里,而史料上记载,南陵最神圣的‘龙魂’,就是在鬼影城里发现的!”

  “底下是鬼影城,那一直往前到尽头是什么?”龙少继续问。

  胜男道:“看来你们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能让你们找到这儿,只能说明你们的运气太好了。南陵城的遗址就在我们的顶上,下面就是鬼影城,中间的地方当然是南陵王的陵寝了!传说中南陵王为了便于统治,将国民的肉身和灵魂分开,肉身在上,灵魂在下!”

  风师爷笑道:“别开玩笑了姑娘,你还真当我们好糊弄了?你说前面是南陵王的陵寝我同意,别的我可是完全当耳边过的风了,只怕你自己也不相信吧,现在却来误导我们!”

  胜男听罢“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龙少紧接着道:“我想可能是这样的,这里的裂谷,其实和我们之前走的有栈道的裂谷是相连的!”

  三炮道:“这不可能吧,那我们怎么走到这儿的?我们可是一路上绕了不少弯,顺着那石俑阵才摸到这儿的,难道我们搞了半天还在原地打转?”

  我当即有些明白了,试探着道:“难道,这个裂谷是环形的?我们现在其实还处在那裂谷的范围?”

  龙少点头道:“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除了这种特殊地形外,飞机很难在这样的裂谷中顺利执行飞行任务。裂谷可能就是环形的,只不过我们走到了另一边而已,如果沿着这里一直走,很可能就回到我们出发的原点了。”

  如果这样的推断是真的,那我们之前那罪可就纯属白受了,直接爬到顶端围着裂谷绕一圈多好,既省时又省力,还有安全保障。

  可这底下又算怎么回事?我们知道这裂谷底下可是蜈蚣窝啊,那鬼影城里到底是些什么东西?难道是一群和蜈蚣生活在一起的……

  正百思不得其解,我感到铁链震荡了几下,不经意间一抬眼,突然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正从崖壁上往上爬,此时已经爬到了我们所在的铁链上。

  “什么人?”我止不住惊叫出了声,我们的人的注意力立即被我吸引了过来,把手中的家伙都亮了出来,像看见怪物一样警惕。说实话在这里看到什么都不可怕,反倒是看到人更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难道他们就是这底下城池里的居民?没事爬这上面来干什么,遛弯儿吗?

  对方这才发现我们,同时也表现出了警觉,立即就与我们对峙起来,我再一看才发现不对,因为这些人的手里居然也拿着和我们相同的家伙,而且身上所着的衣物看起来还有些面熟。

  眼看着就有点要火拼的架势了,这时候胜男忽然站起身,面露喜色对着对方打了个手势,接着一挥手对我们道:“别一惊一乍的,是我们的人!”

  三炮惊道:“你们的人?不是全捐躯了吗,怎么这儿还有残余部队?”

  胜男道:“我们分批进来的,而我们那批在天门那里出了事,我没想到先进来的一批人竟然还活着!”

  三炮一听开玩笑道:“好家伙!敢情你在半道设了伏兵啊,幸亏咱这回准备得周全!”

  胜男不理他,对着对方又打了几个手势,对方这才放松下来,我们跟着也将举起的枪放下,气氛总算没有那么紧张了。

  对方有人用英语开始喊话,似乎是他们的头儿,这边的龙少也用英语回应,两帮人在铁链上晃晃悠悠地连比划带喊话,终于会合到了一块儿。

  对方只有三个人,两个老外一个矮个儿黄种人,看样子他们的境况比较惨,头发蓬乱衣冠不整,神情也显得格外沮丧。那个文弱的矮个儿黄种人似乎被吓破了胆,神情呆滞,浑身还不住地打哆嗦,要不是另外两人护着他,只怕直接就抖到这深渊底下了。

  一看到他们,胜男的神色也变得黯淡了下来,很明显他们这队人出发的时候绝对不止这几个,眼前的这几个只不过是幸存者而已。

  胜男正准备问他们发生了些什么事,突然风师爷脸色铁青地望着下面,紧张地道:“都先别说话,下面好像又有情况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