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恐怖的梦境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这问题问得我一头雾水,我当即摇头道:“这些都是几十年前的面孔,我和他们八竿子也打不上,所谓认识从何谈起?”说话间我还特地仔细看了看他指给我看的那个面孔,除了看出他是个老外,长得有点像贝克汉姆外,没有任何的熟悉感,毋庸置疑,我肯定和这个人没有任何的交集。

  龙少有点纳闷地盯了我一会儿,似乎还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接着他又道:“你确定?确定不认识这个人?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苦笑道:“你是不是还得让我对天发誓啊?说实话,除了你,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没和老外打过交道,你说这几十年前的一个军人,我从哪儿对他产生印象?”

  龙少笑了笑道:“好,我相信你,看来你真的还是一无所知啊!其实我也一样,很多东西追求了很多年,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也不知道有没有个结果!”

  我一听这话中有话,心道这算什么个意思,突然间怎么又玩起深沉了。我看了看龙少,又望了望照片上那个被我刮掉脸孔的人,心里的异样感也陡然升起了,当下对龙少问道:“反正我一眼望去,这就是张普通的照片,难道这照片里还有什么玄机?”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是明白的,普通的照片不会出现在这里,不会出现这样的异样情形,也不会让龙少用照片上的某个人物来试探我。

  龙少道:“照片是普通的,但照片上的人物不普通,他们可不是单纯的驻缅英军,你知道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吗?”

  难道是……龙少这种带提示的提问,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阿东所说的天机营,难道这是一支现代天机营,也来这里执行某种任务?天机营、日本人、英国人,以及现在的我们,究竟是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么多的人来这里?

  我指着之前龙少指给我辨认的那个人问道:“这个人是谁?怎么你会怀疑我认识一个几十年前的人?”

  龙少淡淡地一笑,略带神秘地道:“这个人,可以说是一切的起点,是非曲直其实都是从这个人而起的,包括我这些年的追寻在内!”

  “哦?”我颇感惊愕,仿佛一下子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泥潭里,即便努力挣扎也找不到脱离困境的方法,只能深陷其中,而且会越陷越深。

  龙少道:“此人名叫伊涅塔·贝莱德,英籍犹太人,是着名的超自然学家!”龙少一边说一边将那张照片收起,坐到了我的身边,显然打算和我详细聊聊这个神秘人物。

  其实,超自然学实在是一门难登大雅之堂的学科,甚至根本就不能算是堂而皇之的一门学科。毕竟它所研究的东西,和主流无神论是相背离的。

  所以,这个人在科学史上非常的冷僻,有关他的资料很少,如果不是和他研究的东西挂上钩的话,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个人,但这个人在超自然学上的贡献却是极其巨大的,他的很多理论都是超前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研究被认为是伪科学,他本人也被人骂做“狂热的精神障碍者”。直到冷战后期,他的理论才被一些人接受,一度还掀起了一股超自然学狂潮,当时甚至有人将其抬到了爱因斯坦那样的高度。

  我素知科学史上有不少奇人怪人和天才,听龙少的介绍,伊涅塔·贝莱德应该也属于其中之一,而我的确对这个人一无所知,实在想不通龙少怎么会因为这个人来到南陵,而我和这一切到底又有何瓜葛。

  我只知道龙少好这一口,在这方面不遗余力,曾千方百计花高价搜索收集一些冷僻偏门的东西来研究,而除了他自己,相信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研究什么,我甚至把他当成一个受伪科学毒害的青年。

  如果仅仅是这样,我倒可以从容许多,关键是七号公馆里的那一切对我的冲击太大了,诡异人脸、消失的录像带……而每每想到这我都会从心底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惧。活生生的我,其实多年来一直是别人的研究对象。而一件东西如果有巨大的研究价值,往往也意味着它有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之处。

  龙少见我有些走神,有意咳嗽了两声,我这才缓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问道:“那你又是怎样和这个人产生联系的呢,为什么你说你这些年的一切追寻都是因为这个人?”

  龙少淡淡地笑了笑,看起来颇有深意,他道:“说起来没有人会相信的,包括你在内,我说是因为一个梦,你肯定也会觉得荒谬吧?”

  “因为一个梦?”我不解地望着龙少,此时他的笑容已经收敛,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我相信如果真的是因为一个梦的话,那肯定也是一个噩梦!

  龙少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到了前方,眼神变得有些迷离起来,我很理解回忆噩梦的过程,那的确是令人恐惧的。

  “无数次在梦中,我都被黑暗包围着,黑暗中一群不知名的东西在追着我跑,好像在驱赶我,而我就这样被驱赶进一个巨大的山洞里。那山洞特别的大,没有出口没有入口,就好像我是通过空间扭曲进去的一样。山洞里也是一片黑暗,我只看到一个巨大的像塔一样的东西矗立在洞中,那塔十分的高大,分成很多阶,像金字塔一样一直往上累积,而且每一个阶梯上都摆满了石棺!”

  我听到龙少的描述,不由得一阵惊愕,一种熟悉感直让我感到窒息,这分明就是我跟踪阿东所看到的那种抬尸千棺塔!

  龙少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继续说道:“塔上的石棺排布得十分紧密,好像是某种集体的葬制一般。每一次在梦中看到这座千棺塔,我都不由自主地往上爬,一直爬到塔顶,那里有一口极其奇特的棺材,那棺材非常的绚丽,而且非常的新,周身金黄泛光,就像是刚刚才用黄金打造的一样。而我每一次都毫无例外地控制不住地启开了它,往里面看时却什么也看不到,那棺内仿佛就是一片虚无,像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无论我怎么看就是看不到它内部的情形。而每次我打开那口棺材时,下面所有的棺材都会启开,里面的东西都爬了出来,我想任何人都不可能想象得到,那些棺材里爬出来的是什么!”

  龙少说到这,又把目光转向了我,显然他所说的任何人肯定也包括我在内。而龙少一向都是个话很少的人,印象中这还是他头一回一次性和我说这么多的话,而且内容居然不过是一场诡异的怪梦,我虽然觉得荒诞,但龙少最后的那句话,还是让我止不住感到毛骨悚然!

  那里面能爬出来什么?大不了就是僵尸恶鬼呗!我心里这样想着,却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因为以龙少的性格,他不会用如此慎重的语气仅仅来和我研究一场荒诞的梦境。

  “爬出来什么?”我悚声问道。

  龙少苦笑了一声,这才道:“我说过了,谁都不可能想象得到的,你敢相信吗?那些棺材里爬出来的,竟然全部都是我!”龙少说到“我”字时特意抬高了声音,一边还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全都是你?”龙少说出来后,我当即头皮一热,几乎就打了个哆嗦。看到无数和自己相同的人其实是很恐怖的,更骇人的是这些“自己”居然还是从一座奇特的塔状物上堆积的棺材里爬出来的。不用再作过多的描述,此刻我所产生的恐惧感,就足可以和龙少产生共鸣了。

  “虽说那只是梦境,但逼真得能把人逼疯,普通人真的很难想象出那样的恐怖,那些‘我’就这样盯着我看,好像我本人是他们眼中的一个异类。而随后,他们都会举着自己的左手,缓缓地爬着向我靠近,好像示意我去看他们的左手,而我同样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见,每次到了这里梦就会醒,再周而复始,这样的梦境事先没有任何的征兆,就这样突然而至,无休止地折磨着我!”

  我看着龙少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痛楚,心道没想到你这样养尊处优的阔少爷也遭受着如此巨大的痛苦,换成是谁也非得被整得精神分裂不可。

  我对他道:“再可怕也不过是噩梦而已,你没必要这么在乎的。”

  说实话,我这话说得比较违心,而龙少似乎还不知道梦中的那座千棺塔其实确有其物。

  龙少又是一声苦笑道:“噩梦是会被时间洗刷掉的,但可怕的是每次我准备忘记它的时候,它又会不期而至,似乎我永远都别想摆脱得了它,再这样子下去我迟早会被逼疯的。于是,我开始怀疑一定是我某些地方出了问题,我花了极大的代价四处找寻,浪费了很多人力财力,最后,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