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阎王灯笼(5)

  我和胖子也看得呆了,不是马老娃子将我们活埋在山上,我们可到不了这儿,想不到我们哥儿仨还有这个命,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掏出这么一尊珍珠翡翠佛,往后说话可有底气了。

  胖子说:“大金牙你成不成?我看你这一辈子拉上一次好屎,你也得拉到人家白菜心儿上!你可别掉地上摔了,赶紧给我!”

  大金牙舍不得放手,双手捧起珍珠佛,他对胖子说道:“胖爷你要这么不信任我,那我可是狗熊钻烟囱——太难过了!你不看这是什么,我把祖宗盒儿摔了我也摔不了这个!不是我夸口说大话,我大金牙吃这碗饭不下二十年了,打我手上过的明器,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们二位看没看见我这双手,我这是抓宝的手,明器只要到了我手上,等于是拿502粘上了……”他话没说完,脸色忽然一变,手上的翡翠珍珠佛掉了下去。

  我不明白大金牙为何突然失手,不过倒斗摸金,吃的是阳间饭,干的是阴间活儿,鬼知道会出什么岔子,只见他两手一放,珍珠佛直接往下掉,我站在他对面,要去接也来不及了。

  胖子大叫一声:“阿弥我的陀佛!”话音未落他人已经到了,见过身手快的,可没见过他这么快的,真可以说千钧一发之际,他抢上前去这么一扑,刚好接住了大金牙掉落的翡翠珍珠佛。

  我心说一声“好险”,抬手抹了抹额角的冷汗,再看大金牙一动不动,脸上僵住了,目光中又是惊恐,又是难以置信。

  胖子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手上捧了翡翠珍珠佛,非得揍大金牙一顿不可。

  换成平时,大金牙早找借口开脱了,可他一声不吭,目光惊恐,两眼直勾勾地盯住棺椁。

  我心想怕什么来什么,他要说这里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我可不会觉得意外,当即掏黑驴蹄子,跟着大金牙的目光往下看——平躺在棺椁中的秦王,不知何时张开了大口!

  我也吓了一跳,出门带黑驴蹄子,完全是为了壮胆,真正用得上的时候不多,当时来不及多想,抬手扔出一个黑驴蹄子,打得又正又准,自己先给自己叫了一个“好”!

  怎知黑驴蹄子打在秦王头上,一下崩开了,胖子在对面刚爬起来,他一抬头,黑驴蹄子正撞到他脸上。胖子骂道:“你大爷的老胡,黑驴蹄子是用来打活人的吗?你知不知道,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被黑驴蹄子砸死的,你是不是想让我打破这个世界纪录?我可是三九天喝凉水,一点一滴都给你记在心里了!”

  我来不及跟他多说,又掏出一枚黑驴蹄子,要塞进粽子口中。

  胖子说:“咋咋呼呼搞什么鬼?”

  我说:“你见过死人开口吗?”

  胖子说:“那有什么,死人放屁我都见过!”

  话没落地,秦王口中吐出一团鬼火,忽呈暗绿,忽呈淡黄。

  老时年间,常有鬼火扑人之说,相传那是阎王爷打的灯笼,活人让鬼火扑到,等于是撞了阎王,说也奇怪,鬼火竟似活了,在棺椁上方飘忽不定。以往的迷信传说中,阎王灯笼是死人的怨气,有时走在坟地中遇到,往往会追着人走,你慢它也慢,你快它也快。鬼火常见的地方,比如坟洞、河边、荒郊野地,半夜大多会有磷光,有的很小,忽明忽灭,民间说这个是鬼火。阎王灯笼又不一样,那是厉鬼怨气扑人。不同于常世之火,阴火有什么烧什么,粘到皮肤上,可以直烧至骨。一旦让这阴火撞上,扑也扑不灭,挡也挡不住。阎王灯笼虽然也叫鬼火,实乃墓中伏火。鬼火轻,而墓中无风,有人进来会带动气流,鬼火便会追人。墓主下葬于玄宫之前,必定在尸首中填了磷。如有倒斗之人打开棺椁,见了鬼火不可能不逃,但是你逃得越快,鬼火追得越紧!

  我和胖子知道厉害,急忙低下头。大金牙却似惊弓之鸟,转过身要跑,可是脚底下拌蒜,王八啃西瓜似的——连滚带爬。我一把拽住他,按在宝台上。尸首吐出的鬼火,倏然不见了,龙缸长明灯还没有灭,仍发出阴惨的光亮,但比刚才暗了许多,周围一片漆黑。

  大金牙抱头趴在莲台上:“胡爷……粽子出来了!”

  我见四周并无异状,以为大金牙吓蒙了,没理会他。

  胖子抱了翡翠珍珠佛,绕过来对我说:“大金牙这孙子,他还真舍得扔,得亏我眼疾手快,这要掉在地上,想哭可都找不着坟头了!”

  大金牙抱住我的腿,说他见到蟒袍玉带的粽子出来了,看得真儿真儿的!

分享到:
赞(6)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弄死胖子 看着就烦
    闷油瓶2017-03-22 13:25:28回复
  2. #1
    哈哈哈,出来了
    ,,,2017-01-02 16:35: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