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阎王灯笼(6)

  我往棺椁中一望,长明灯阴森的光亮下,老粽子脸上一片死灰,蟒袍上绣的团龙也失去了色彩,蒙上一层尘土似的。

  胖子说:“你见鬼了?这不还在这儿吗?老胡,接下来是不是得让老粽子挪挪窝儿了?”

  我说:“金井在棺椁下边,不把秦王抬出来可下不去……”说话正要抬尸,可是看见胖子手中的珍珠佛,我一下子怔住了!打开棺椁之时,让手电筒的光束一照,陪葬的翡翠珍珠佛流光溢彩,抱出来没一会儿,怎么没了光泽,变得跟个泥胎一样?

  从前传下一句话——“活人不吃死人饭”,是说盗墓贼进了古墓,有可能见到陪葬的点心果品,过了千百年,仍未朽坏,看是可以看,但是不能吃,吃下去如同吃土,说迷信的话那是让鬼吃过了。实则放置太久,虽然墓室封闭,使得外形不失,却与尘土无异。

  不仅古墓中的果品点心如同让鬼吃过,绸缎和彩绘也一样,打开棺椁之后,往往会迅速变得灰暗,而这珍珠佛,不知为何也没了光泽,捧在手上还是那么沉,珍珠上的光泽却已不见。我还当是长明灯太暗了,再用手电筒照过去,仍如泥胎一般。

  胖子急了,问我:“老胡,刚才还是个珍珠佛,怎么变成泥捏土造的了?”

  我说:“椁室之中黑灯瞎火的,许不是你抱错了?”这话一出口,我已经觉得不对了,这么值钱的明器,到了胖子手上,那还有得了闪失?何况他根本也没放过手,说不上抱错了。

  大金牙说:“胖爷,我明白了!”

  胖子说:“你有屁快放!”

  大金牙说:“一定让鬼带到阴间去了!”

  胖子说:“你明白个屁!他妈吃人饭不说人话!”

  大金牙说:“不信你看看,老粽子、装裹、明器,好似蒙了一层土,抹也抹不掉,其实不是让灰土遮住了,说白了,有形而无质!”

  我说:“不对,如果说有形无质,明器摆在面前,你摸也摸不到。不仅珍珠佛,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少了一部分,可我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形容。”

  胖子一拍脑袋:“要说少了什么东西,那是光亮没了!”

  周围这一切,如同遮上了一层灰尘,包括龙缸上的长明灯,以及手电筒的光束,光亮越来越暗。我伸手一摸,龙缸长明灯虽然没灭,但是灯火冰冷,可见胖子说的也不对。

  大金牙惊道:“死了!”

  胖子问他:“死了?死了你还说话?”

  大金牙说:“我这抛砖引玉,你们哥儿俩没觉得若有所悟?”

  我怔了一怔,大金牙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死人和活人有什么不同?活人比死人多这么一口气儿,有了这口气儿,万般可为。如果没了这口气儿,说好听了叫死人,说不好听只是一堆肉。人分死活,东西也分死活,宝台、棺椁、明器、灯烛、尸首,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光亮和色彩,皆如泥土捏造,不是少了什么,而是一切都死了!

  胖子说:“抛砖引玉?你别烧香引出鬼来!”他脸上挨了一下黑驴蹄子,这下打得很重,鼻子还在滴血,却恍如不觉,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放下珍珠佛,血滴到了我的手上。

  我抬起手背,看不出颜色,用舌头舔了一舔,血和血又不一样,鸡血甜、狗血腥、人血咸,胖子的血没有任何味道。我心中大骇,忙用手电筒暗淡的光束一照,但见胖子一张脸,如同死灰一般,低下头看大金牙也是这样,都变得跟个粽子似的!

  大金牙说:“胡爷!咱哥儿仨吹灯拔蜡了!”

  我说:“你又没死过,你怎么知道死了是这样?”

  大金牙说:“活人的脸可不是这样,这不成了棺材里的粽子了?”

  胖子说:“老胡你这脸是快赶上粽子了!”

  我说:“不用看我,你也一样!”

  胖子说:“我怎么也这样?”

  大金牙说:“我说了你们还不信,厉鬼将这玄宫中的活气儿吸尽了!”

  胖子说:“你一口一个鬼,你看见鬼了?”

  大金牙说:“你没见吗?老粽子吐出一口怨气,那不是困在玄宫中的厉鬼吗?”

  我说:“老粽子吐出的是磷火,亮了一下也就灭了,说迷信的话那叫阎王灯笼,实乃墓中伏火。”之前我不该说什么五鬼缠尸,倒让大金牙多心了,但有一点让他说中了,从我们被马老娃子活埋,误入九重玄宫,打开棺椁,掏出珍珠佛,都没出什么岔子,直至老粽子张开口,吐出一团磷火,一下子蹿上了殿顶,接下来就有鬼了!

  想到这儿,我下意识抬头往上看,九重玄宫尽头的椁室,上方是个穹顶,五爪金龙悬在高处,正对下方的棺椁。我们刚进来那会儿,手电筒的光束可以直接照到五爪金龙,但在打开棺椁之后,冥殿中黑雾弥漫,光亮越来越暗,即使将长明灯点上,也看不见殿顶的金龙衔珠了。我直起身形,站在宝台上,打开手电筒这么一照,头上五爪金龙张开了怪口,如同一个阴森可怖的大洞,活气儿都被它吸了进去!

分享到:
赞(8)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打趣废话太多+而且都是无关紧要那种
    匿名2017-04-15 8:25:35回复
  2. #1
    很好啊
    ,,,2017-01-03 0:02: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