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阎王灯笼(4)

  胖子说:“大金牙你长两个眼珠子又不是出气儿用的,你倒看看该掏什么东西。”

  大金牙生怕惊动秦王似的,小声说:“粽子还没朽坏,估计有口含,或珠或玉……”

  胖子咽了一口唾沫:“掏这个我有绝招,你等我给它掏出来!”

  大金牙说:“无非是个鳖珠,塞进口中几百年,精气尽失,那玩意儿没人愿意收,掏出来也不值钱。咱仨不是说好了吗,掏什么你得听我的!我大金牙干别的不成,明器我可见多了,不是我说大话,棺椁之中一定有一件至宝,一个顶得上一棺材!”大金牙见过不少好东西,但是在打开的秦王梓宫近前,他也看花了眼。你要说金元宝值钱,倒是没错,真金白银不欺人,八十年代初期,一两老金子值三万。过去常说足两纹银、足两元宝,足两乃官称,五两的元宝,打一个要五两五,不够的不是足两。带官印的足两金元宝,那还了得?可在诸多明器之中,最不值钱的又是金元宝。龙盖锦被上穿了上千枚金钱,镶缀的诸般宝石难以计数,况且皇陵之中才有龙盖,多少个元宝抵得上龙盖?而摆在秦王胸前的宝匣,虽然没有打开来看,但也猜得出,其中装的是谥宝、封册,相当于秦王印玺,又不同于印玺,谥宝是给死人带去阴间用的,上有封赐谥号。仅以价钱而言,裹尸的龙盖再值钱,不会有印玺值钱。不过在大金牙这个倒卖明器的行家看来,秦王身边的念珠虽然不起眼,那可是千年老山龙珠,正儿八经的绝品,要是在过去,一个珠子可以换上一座宅子,整整一串又值多少钱?印玺值钱,但是不好出手,念珠好拿,又值钱……

  我担心情况有变,蜡烛不灭还好说,鸡鸣灯灭必须尽快脱身,却见大金牙越看越懵,犹豫不决,我急于找到金井的位置,生怕踩坏了棺中珍宝,只好揣起手电筒,背上金刚伞,纵身进了梓宫,可一抬头,发觉棺材瓤子的脸变了!梓宫当中的一张大脸,已经变成了灰色,而且皮肉收缩,显得指甲格外长。倒斗的开棺取宝,僵尸立而扑人,全是吓唬人的民间传说。其实在开棺之际,见到尸变,大半因为棺椁保存得好。我盯住棺椁中的粽子看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我看错了,老粽子的脸又动了一动,似乎要开口说话。我感觉头发根子全竖起来了,背上寒意更甚,急忙跳出棺椁,叫胖子和大金牙当心,不要凑得太近。

  胖子伸长了脖子,只顾去看棺椁中那些明器:“你不要神经过敏!我吹口气儿过去,老粽子的胡须也得动几下,何况你在那儿上蹿下跳的!”

  大金牙指向黄绫包裹说:“别理会粽子了!我看了半天,掏别的不成,明器之中还得说是谥宝值钱!非是天子可安排,以下诸侯动不得!”说话伸手去摘,可是一扯这黄绫,揭开了遮尸的锦披,下边有个鎏金佛龛,佛龛中竟是一尊珍珠佛,珍珠贝壳中天生有一尊佛,外壳已近玉化,似是而非,越看越真,佛龛装嵌八宝,下边配了翡翠佛座,从上到下有一尺来高。珍珠贝中的佛祖,面容安详,圆润自在,左手掌心向上放在左腿上,发出晶莹剔透的光泽。

  大金牙见到珍珠佛,不觉全身发抖,口水直往下淌:“这才是无价之宝!谥宝是带去阴间的东西,不怕没人出得起钱,而是出得起钱的主儿,不肯担这样的干系,倒不如这翡翠珍珠佛好!”他说话往前凑合,大头朝下扑进棺材,手电筒也扔下不要了,抱住珍珠佛:“我的佛爷,我大金牙也是苦命的人儿,三代当牛又做马,汗水流尽难糊口,到今儿个可得了正果了,我给您老上点儿什么供才好?”

分享到:
赞(10)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明朝的秦王啦
    三水2017-02-01 11:18:55回复
  2. #1
    秦朝的棺材里出现佛祖?……总感觉哪里不对
    杨参谋2016-09-03 22:47:17回复
    • 是秦王不是秦朝
      尋龍絕已失傳2017-03-15 15:29: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