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蜈蚣

  我大惊,当即认为自己视觉疲劳,出现幻觉了。但我再仔细看清楚时,汗毛都站起来了,只见廊柱上的蜈蚣龙扭了扭身子,伴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硕大的脑袋已经探了出来,离我们只不过一米之遥了。

  “小心!这东西是活的!”我吓得声音都变了,赶忙招呼众人戒备。几人反应都挺快,连滚带翻地迅速远离它,倚着墙角和它对峙着。

  这时我看清了那东西的全貌,这条蜈蚣足有碗口粗细,全身都盘在粗糙的廊柱上,不知道到底有多长,但看这粗大的程度,就能知道这玩意儿吃个把人是没啥问题的。

  很快地,那蜈蚣已经很轻缓地从廊柱上滑到了地面,贴着地向我们这边游过来,无数只脚在石质地面上敲击着,像滚珠落玉盘发出的声音一般,而且那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显然它在向我们这边靠近。

  阿东迅速地将手中的火把远远扔了出去,那蜈蚣忽然停下了脚步,竖起了脑袋四处张望着,黑暗中看轮廓感觉更像是一条眼镜蛇。

  “我说大个子,现在就看你了,用你的家伙朝它脑袋上来一下,不然咱就成蜈蚣的饲料了!”黑暗中,三炮催促着鹰戈道。

  鹰戈道:“根本看不清,不敢保证一枪能中脑袋,打不死我们就遭殃了。”说完他顿了顿,惊道:“我现在只想知道,这家伙到底想干吗?”

  说话间,蜈蚣那边发出了“吱吱”的声响,随后不久,四周便嘈杂一片,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交织在一起,就像是大雨淋在瓦房顶上一般,这声响听起来直让人毛骨悚然。

  “王八蛋!这东西在叫同伙!”三炮惊道,我也知道了是这种情况,但眼下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条件反射地将身子往后挪了挪,紧贴在冰冷的石壁上。

  风师爷道:“这东西太多了,来硬的肯定是我们吃亏,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

  此刻我们虽然着急,但除了冷静应对外,也别无他法了,我强作镇定地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风师爷道:“谈不上什么好办法,也只是权宜之计,眼下也只能这么办了!”说着指了指我们的头顶,道:“到上面去!”

  我苦笑了一声,这的确不是什么好办法,这些东西多的就是腿,论攀爬我们占不到任何优势。

  鹰戈响应道:“也只能这么办了,你们是愿意爬还是愿意在底下活活被撕碎?!他娘的快点上,我来殿后!”

  鹰戈话音刚落,便一个箭步蹿了出去,倚着廊柱站住。最先的那条蜈蚣一听动静,脑袋一转便张着钳口扑了过去,鹰戈瞄准一个点射,正中脑袋,那蜈蚣整个脑袋都被炸掉了一大半,脑袋爆裂开来,一股股绿色的恶心黏稠液体不住地往外流淌着。

  鹰戈又催促了我们一声,风师爷打头,踩着鹰戈的肩膀直接蹿了上去,我们紧随其后,一个劲只顾往上爬,爬到石柱的尽头后,再顺着拐到大殿的横梁上。很快地,几条巨型蜈蚣已经围了上来,把鹰戈给围住了。鹰戈奋力把枪向上甩给我们,像猴子爬椰树一样迅速蹿上来好几米,很快就追上了爬在最后面的我。

  三炮在上面催促道:“快点,就几步就到了,那玩意儿追上来了!”一边叫一边举着鹰戈的枪瞄准着,但这种霰弹枪很容易误伤我们,他不敢随便开枪。

  突然,鹰戈的身子猛地往下一沉,一下子往下滑了一大截。他大惊,骂道:“妈的!这狗日的咬到我的脚了!”一边骂一边不住地用脚去蹬,将那条蜈蚣蹬脱。上面的人赶紧将光源都聚集到我们这边,手电的光这么一刺激,底下的蜈蚣也一惊,脑袋一缩,慢慢往下退了一点点。趁着这间隙,我一股劲爬了上去,转身对鹰戈伸出手。

  我的手刚伸出,突见鹰戈身后一个足球大的蜈蚣脑袋探了上来,对着鹰戈的后背就张开了嘴。而鹰戈此时正在攀爬中,是没有任何办法应对背后的攻击的,如果不见转机,鹰戈这下光荣捐躯是肯定的了。

  我急得大叫,伸手从腰间拔出匕首,无奈这东西异常灵活,而且因为距离太大,我的匕首根本够不着它,纵然我挥舞着匕首恫吓,却也无济于事。

  “快开枪!”鹰戈扯着嗓子对上面喊道,三炮一看情形,发了发狠道:“那兄弟我得罪了!”说着枪栓一拉,瞄准了鹰戈的身后。

  阿东见状上前一把按住三炮,阻止道:“不能开枪,这样很容易伤到他!”

  “最起码痛快点,比被蜈蚣活活撕碎好!”

  阿东警告道:“这些东西都是嗜血的,如果他受了伤跟我们在一起,会把更多的这东西引来的!”说完把三炮往身后一推道:“让我来!”

  随后,只见他一个箭步跃上相邻的一根横梁,手弯在口边,嘴中发出“咯咯咯”的声响,好像在学鸡叫一样。

  我心道这算怎么回事,学大公鸡叫吓唬蜈蚣吗?不过这些东西一辈子可能都没见过公鸡,只怕不会上当吧。岂料,阿东的这招颇为管用,那蜈蚣一听那声音,立即就被吸引住了,当下也不管即将到口的猎物了,绕过鹰戈朝阿东所在的方向盘了过去。

  鹰戈趁着这间隙爬上了横梁,后脚刚踏上,又一条大蜈蚣盘了上来,钳口已经伸到鹰戈脚下了。三炮见状即将枪筒塞了过去,那蜈蚣“当”一口咬住了枪口,与此同时,三炮扣动了扳机,那蜈蚣的脑袋像被敲碎的西瓜一般爆裂开来,绿水四溅。

  可刚打死一条,更多的蜈蚣前赴后继地爬了上来,这些东西的攀爬能力很强,在这些廊柱上行走如履平地,很快我们又将再次陷入被围攻的境地。

  “还不快走!”阿东大声对我们喊道,随后他俯下身子,继续发出那“咯咯咯”的声响,那些爬上来的蜈蚣一听到这声音便转了弯,都朝他的方向聚集。

  龙少见状也不迟疑了,道了声“走”,我们遂沿着那些横梁小心地往前探。这些横梁都很长,很明显不是一根整木,而是多根横木拼接而成的。这些东西都几百年历史了,加之这里气候潮湿,再耐腐的木头也不可避免地腐朽了。

  我们走在横梁上如在空中走钢丝一般,几人的体重压在上面,每走一步都能听到木头发出的呻吟声,似乎随时都可能断裂。为防万一,我们只能尽量拉大人之间的间距,适应木头的承载强度。

  三炮戏道我们几人在横梁上站成一排,简直就是一串人肉烤串,那些蜈蚣大概都是很多年没尝鲜了,难怪都欲罢不能。

  我对他道蜈蚣也挑体形的,肥大油腻的东西比较招它们喜欢,阁下的这副体形是它们最喜欢的。

  三炮一听急道你哥们儿我也不是吓大的,咱养这一身肥肉绝不是便宜这帮百足虫的,实在扛不住咱跳下去摔死也不能便宜它们。

  我听着三炮的话和四周窸窸窣窣的嘈杂声响,再看到那些蜈蚣顺着四周的廊柱往上攀爬,不由得苦笑一声,看来咱费劲爬这么高也只是权宜之计,不过就是在被蜈蚣咬成两截之前有跳楼自杀的机会而已。

  想到这,我赶忙转过脸朝阿东的方向望去,已经看不到他的人了,不过奇怪的是我却并不是特别担心,也许旁人并不知晓,我对他比较有信心,这种情况他应该能够应对。

  我们向前摸了二十多米,横梁终于到头了,这里的木梁纵横交错,最中心的位置排成了八卦形,中间就是两块方形的半透明玻璃状物体,泛出黄紫色,往下一看,它的正下方正是之前的那座玉石龛台。我这才明白,原来我们不经意间,已经在上面摸到了整个灵宫的最中心位置。

  “再怎么走?没路了啊!”鹰戈探了探四周,指着那黄紫色的玻璃体道,“要不我再过去探探,在那边找找有没有地方能观察到出口,这里能通风,肯定不是密封的,要不然那些蜈蚣从哪儿冒出来的!”

  风师爷道:“万万不可!你想和那些东西同归于尽?那里面装的是火龙油,你一个不小心触动了机关或者打碎了那玻璃体,整个灵宫都会遭殃!”

  “这个地方有这么重要吗,干吗还要装这些东西?”我听了风师爷的话,奇怪地问道。火龙油是古墓中常见的防盗手段之一,在众多古墓防盗手段中可谓是最阴狠残忍的一招。

  神秘的马王堆汉墓就是因为“伏火”而被发现的。当年是长沙附近的解放军驻军挖掘战备工事时,无意中发现一股莫名的蓝色火焰正从土壤里向外喷射,且火力极大,能够“飞焰赫然”,足以烧死盗墓者。

  这种墓被称做“火坑墓”,是南方地区特有的一种墓葬。而火坑墓出火的原因,正是由于古墓中火龙油隔绝层被破坏泄漏,或者墓室里埋藏的有机物分解,而形成了可燃气体。

  火龙油原产西域,见空气即着,且燃烧温度高,杀伤力极大。但也正因为它的危险性和特殊性,这种古墓机关并不十分常见。而眼前出现这么大量的火龙油,更是罕见到了极点。

  龙少道:“这种东西是为了对付盗墓者不得已而采取的同归于尽的措施,从这机关设置的位置来看,很可能是……”龙少一边说一边把目光投向底下的玉石龛台。

  “触动火龙油的机关可能就安在那龛台上,只要有人动上面的东西,那些玻璃层即破开,大量的火龙油倾泻而下,很快将人烧得尸骨无存!”

  一想到这些歹毒的机关是为了盗墓贼而设置的,不由得让人不寒而栗,感觉当下的我们每时每刻都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我随即道:“可是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啊,龛台上不是什么也没有吗?”一边说心里一边道南陵人难不成如此乖张,连龛台都不让人接近吗?

  风师爷想了想,作猜测状道:“也许这里很早就来过盗墓者,而且他们的手法相当高明,既取走了龛台上的东西,又能够不触动机关!”虽说仅仅是猜测,但风师爷说着话的时候,脸上分明有了种神往的表情,显然这种高超的手段也是他望尘莫及的。

  三炮一见我们探讨了起来,当下就急了,大声道:“我说几位,这些问题等咱的命留住了再慢慢探讨好不好,你们看看现在的情形,那些腿多的在欺负咱们腿少的啊,快给想个辙让咱赶紧脱身吧。要不,咱把那火龙油启了,把这帮虫子红烧了!”

  我听了当即一个劲摇头道:“你吓傻了还是怎么的,这火能烧死虫子难道烧不死我们吗?火龙油一启开肯定就人虫红烧一锅端了!”

  “那你们能看出那些蜈蚣中哪个是头儿吗?咱来个擒贼先擒王,或许还能有条生路!”

  我听了哭笑不得,众所周知,蜈蚣并不是和蚂蚁、蜜蜂一样具备社会等级系统的群居生物,去哪儿找什么王,就算有咱又拿什么法子去擒?

  眼下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虽然嘴上不愿意冒险用火攻,但心里却已经想这样尝试了,毕竟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伸手搭在一旁的横梁侧柱上,突然感到手上有一阵异样感觉。我条件反射地缩回了手,转脸一看,忽见一个黑色的人形影子在我面前一闪,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它闪电般地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道他娘的这上面也不安全了。而当我看到我之前手触的东西时,又是一阵惊愕,那竟然是一截登山绳。

  绳索肯定不是我们的,而且看起来非常的新,就连绳索系在木梁上打的结也是新的,好像刚刚有人使用过一样。

  “这里有人!”我立即开口将几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这边,同时打开光源,这才发现这截绳索很长,悬空一直通向一个地方,因为四周太暗了,区域太大而光源的亮度又很有限,所以一眼看不到究竟是通向哪里。

  鹰戈伸手用力扯了扯那绳索,道:“绑得非常紧,看来对面固定得也非常牢靠,肯定是作为高空通道使用的。”

  看到其他人还有疑问,鹰戈又道:“先别管什么人留下的了,关键是能不能派得上用场,少爷,这东西是为了逃命而设置的,对我们来说也许能管点用!”说完把目光转向龙少,再次请示他的意见。

  龙少思索片刻,又征求我们的意见。风师爷看了看道这个灵宫三面是人工修筑的砖墙,只有一面是在原有的山壁上改造修建的,而系着的悬空绳索正是通向那一面的方向。我们在这里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尸体,所以很可能是那帮人找到了出口,照此看出口很可能就在那面山壁上。这灵宫三面都是严实的砖墙,利用天然的山体通道作出口,也是比较合理的。

  不知道是职业病还是什么原因,风师爷每次分析都是一番长篇大论,头头是道,让你找不到一点反驳的理由。况且他一贯强势,比较自负,每次提出看法都有那么点强迫别人接受的意思。

  风师爷在龙少集团中地位很高,故常有这种盛气凌人的感觉,我们都习惯了他这一点,当然更重要的是眼下我们的确别无他路,只能放手一搏了。

  三炮抱怨道:“九指金,咱这回的性命可由你拿捏着呢,要是爬到头发现是一窝蜈蚣粽子流着哈喇子等着咱,哥们儿临死之前都得拉你垫背!”

  风师爷也不搭理他,一挥手,鹰戈又承担了打头阵趟雷的任务。这种绳子很结实,手指粗的就能承受得起一辆卡车的重量,所以即便我们几人一起爬上去也不会有问题,但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情况不好应对,还是决定先让鹰戈和三炮打头阵。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