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袭击

  鹰戈二人往前爬了一段,很快就有了回复,说已经能够看到绳索的另一端了,的确是原有的山壁。风师爷听了略感得意地朝我们笑了笑,几人这才都跟了上去。绳索的路径大概有二十多米长,好在我们一路也没出啥状况,都顺利地攀到了另一端。

  这是一处陡峭的山壁,山壁不是平直的,上面被开凿出了一块区域,可供人停留。这里比我们之前所在的位置还要高,而且地方很隐蔽,以这样的高度和位置,在大殿地面上任何一个位置都不可能发现我们。

  我查看了下四周,发现都是光秃秃的岩壁,根本没有任何通道能够上到这里,我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愿这能阻止住那些可恶的虫子。

  我的左右两端分别是两尊人头蜈蚣身的武士雕像,雕像是直接在山壁上雕刻出的,看起来就像是正在从山岩中探出来一样。绳索的一端系着一只登山钩,牢牢地卡在武士雕像手中的剑柄和身子之间的间隙,钩子卡得并不十分紧,用力一扯便晃晃悠悠的,随时都有脱落的可能,这时候看到这,不由得让人感到一丝后怕。

  两尊武士雕像分立两边,足有两米多高,笔直地矗立着,像是在守护着什么,我们坐在这里,很明显地能感觉到阵阵凉风吹在脸上。

  “咦,这儿好像有个出口!”三炮拿手电一照,很快发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我们一看就发现,虽说这个洞口能够供人出入,但极不规则,明显是用暴力方式开凿出来的,地上胡乱地堆砌着碎石,令人吃惊的是居然还有断砖之类的。

  我们感到奇怪,灵宫的这一面应该全是山岩啊,哪来这么多的砖石。我好奇之下小心地往洞内探头一看,一条漆黑悠长的通道呈现在眼前,墙面是砖石结构,和我们之前经过的那些砖石通道无异。

  我大奇,怎么回事,这山体内部居然也有密道,那帮人怎么找到这儿的?这里被遮掩得这么隐蔽,他们怎么知道密道在这里?

  我望了望那密道,转念一想又感觉不对了,从这些破坏的痕迹看,时间已经很长了,根本就不是近期才制造出来的。

  就在这时,龙少突然作恍然大悟状,接着面露喜色道:“我明白了,这肯定是灵宫的出口!”

  我们都一头雾水,压根不明白怎么回事,这里怎么又成灵宫的出口了?三炮不太相信地道:“那个龙少爷,你别那么肯定,有这种好事能让咱遇上吗?还是小心点,搞不好是蜈蚣窝!”

  风师爷也有些踌躇,对龙少问道:“少爷,你怎么肯定的?”

  龙少指了指武士雕像身旁的一个位置,又从口袋中翻出一张白纸,正是风师爷之前描下来的那张崖壁上崖洞的方位图。

  龙少所指的岩壁上被开凿出了一块平整的长条形区域,上面刻着一条龙形,呈现仰首飞升的姿态,从那龙的形状来看,应该正是南陵图腾中的那种蜈蚣龙。

  图案和武士雕像一样,是一边一个对称的,那两条龙形图案合起来看,的确很像是印在开启的门扇上。不过我还是看得不太明白,印两条龙就能证明这里是出口吗?兴许还是警戒的意思呢,搞不好是:蜈蚣龙出没,注意!

  风师爷上前拿着崖洞的方位图看了看,略一思索当即也恍然大悟,看我们还不开窍,便拿着那方位图在我们面前和那龙形纹比较起来,我这才吃惊地发现,方位图上那些洞口串起来形成的图形,分明是一条腾空而起的巨龙,和那龙形纹一模一样!

  风师爷道:“真没想到这里头竟然还大有文章。南陵人建造这里的时候,把出口设置得非常隐蔽,但路径却被人摸到了,我们得感谢先人前辈们,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被他们找了出来!”

  我不得不称奇,原来之前崖壁上的那些洞口并非无规律排列的,而且不可能仅仅是为了工程需要。这些洞口用线串起来,居然是一个龙形图案,从龙形图案中龙的姿态来看,表现的是舞龙升天,又像是潜龙出水。妙极!妙极!

  龙少道:“如此看来,那些崖壁的洞口所表现出的就是一种标记,可以说如果出现了这些标记,就表明我们的方向没有错,而且正在接近南陵最核心的秘密!”龙少表情依旧淡定,但言语中已经表现出了些许惊喜。

  不过这样的惊喜仅仅是暂时的,发现是一回事,探寻又是另一回事,即便这里是出口,也不敢确保没有任何危险。

  我提议等阿东来了一起走,没有人在言语上表示不同意见,龙少走到我们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们尽快离开这儿。

  我大感不解,当即反驳道你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你有义务确保每个成员的安全,更何况阿东救过我们的命,怎么可以丢下他不管。

  龙少没有和我理论,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时候没有谁能确保谁的安全,我也一样!”言外之意很明显了:阿东脱离了我们,他能侥幸逃生当然更好,不能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一切听天由命。

  我万万没想到龙少会是这样的态度,按着之前的认识,我认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的。而现在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原地等待,连这居然都成了奢望,我不是抱怨龙少的冷漠自私,只是我现在已经深刻认识到,龙少想要追求的东西,使他狂热到了一种极端的地步。

  风师爷拍了拍我的肩膀,有点劝慰的意思。接下来几人也不再作停留,猫着腰钻进了那通道。

  通道为砖石结构,平淡无奇,也不算特别深,没走多远便结束了。随着我们的深入,四周也变得开阔起来,一面巨大的岩壁堵在我们面前。

  岩壁上布满了斑驳的岩画,描述的是一些狩猎的场景,并无特别,岩壁非常巨大,往两边都延伸得很远。这种岩壁延伸后会形成两条通道,再往后可能会更多,如果进入了火山岩洞群,那通道简直就和交错的电线似的,根本没法选择。

  鹰戈点起火把扬了扬,火光抖动着摇摆不定。这情有可原,因为这里是个近乎密闭的空间,风会产生回流,方向是不好判断的。

  “怎么办?好像没路了!”鹰戈试探地道,“我们找一条趟着试试?”

  龙少不同意,他表示这个洞先前已经有人走过了,肯定会留下痕迹,我们仔细找寻这些痕迹,对我们会很有用处的。

  我听了,望了望四周,心道这可是个细致活,恐怕不容易,在这种荒芜的山洞里寻找人留下的痕迹,其细致程度恐怕不亚于公安机关在犯罪现场搜寻取证。好在我们都曾在考古前线奋战过,仔细搜寻后,果然发现了一组淡淡的脚印。

  那脚印往前延伸,看方向是往岩壁左侧通道的,我们顺着那足迹往里走了没多远,前方一下子变得窄了很多,仅有一条很小的夹道。

  我打着手电往里望了望,丫的,这夹道的长度还不短,手电的光一下还照不到头,再往脚下找了找,那脚印都还在,很显然那些人从这夹道中穿过去了。我们一见这也就不再犹豫了,顺着夹道将身子探了进去。

  眼看着这夹道很窄小,但我没想到会这么窄,进去后才知道,这里面一个人通行都很费劲,身材臃肿一点的还必须得勒紧肚皮才行,要想在里面顺利转身几乎是不可能的。

  三炮是我们几人中身形最富态的,当下叫苦不迭,我们都巴不得赶紧穿过这地方。而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鹰戈却停了下来,我们当下都被堵在后面动弹不得。

  三炮立即就急了,嚷道:“我说大个子,这时候搞什么暂停啊,兄弟我屎都要被挤出来了,你他娘的快点!”

  我以为鹰戈身材粗壮被卡住了,于是伸出脑袋去看他的情况,岂料鹰戈道:“你他娘的别跟催命鬼似的催,这前面有情况!”

  我一听有情况,顿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一边伸出脑袋去看一边问他什么情况,鹰戈也不住地晃着脑袋不停地在找寻着什么。

  随后,鹰戈骂了声道:“妈的!那些脚印竟然不见了!”

  不见了?我一怔,这可是半道,没理由的啊,总不能是这些人嫌这里的路走得憋屈,爬墙跑路了吧?我想着便抬头望了望两边高耸光滑的岩壁,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风师爷道:“这里转身都费劲,他们总不能长翅膀飞了吧?你再仔细找找,会不会是漏了?”

  “绝对没有,我都找遍了,脚印到这儿突然就断了。”鹰戈说着便顿了一下,对风师爷问道,“师爷,你说我们跟踪的那支队伍只有一个人吗?怎么我到现在看到的痕迹都像是一个人的?”

  我一听脑门一热,顿时大感惊愕。龙少道:“不可能的,对方的队伍肯定不会比我们小,这里的情况一个人肯定应付不了!”

  其实要是鹰戈看错的话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里的痕迹都极不明显,能找到已经算不错了。我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感到脸上一凉,一滴液体滴到了我的脸上,我随手一抹,接着便又是一滴。

  下雨了?难道这里是露天的,直接通向外面的?我略感惊喜,随即抬起头往上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险些被眼前的景象活活吓死,顶上不远处的岩壁上,一个白色的人形物体头朝下倒趴在岩壁上,正在啃咬着什么东西。它似乎看到我在看它,当下一龇牙,脑袋一甩,它嘴下的东西便被甩了下来,不偏不倚刚好掉在了我的上方。

  那居然是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人,已经只剩下了上半身,面部已经被撕裂,眼珠子都爆了出来,耷拉在脸上摇摇欲坠。

  我恶心得一阵作呕,惨叫一声将那东西甩开,顶上那东西看到了我的动静,头朝下沿着岩壁就爬了下来,一张惨白得几近透明的脸已经探到了我的鼻尖。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实在无法形容这究竟是种什么东西,它如玉一般光滑,呈现出半透明状,就连血管和内脏都隐约可见,面部更是极其狰狞,居然和之前在殉葬洞看到的那只百足蜈蚣尸有几分相似。

  我头皮一阵发麻,费力地将脑袋一仰,可此刻我的整个身子都卡在夹道里,活动空间实在太过有限,根本没法摆脱那东西的纠缠。一转眼,只见那东西将身子扭了扭,又将那狰狞的面孔探了过来。

  三炮见状大喝一声,举起手中的火把就往它脸上捅,那东西似乎很怕火,这下被烫到,凄厉地叫了两声,迅速地把脑袋缩了回去。我只感到耳边一阵灼热,头发和眉毛都被烧掉了一块。

  那东西惨叫之后,一咧嘴露出满嘴的碎牙,纵身一跃就跳到了三炮的肩膀上,两只利爪紧紧地揪住了他的肉。三炮疼得直叫,火把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他的体形太胖了,卡在夹道里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伸着手向上不停地乱抓。

  那东西的力道极大,它攀在夹道之间,硬生生地就将三炮往上拖。三炮此刻已经被卡在夹道里了,这样一拖非得将他的骨头挤碎不可。他想对我们喊话,却已经发不出来声了,只一个劲地朝我们挥手。

  就在这时候,鹰戈大喝了一声,艰难地扭了扭身子,那东西一听动静,略一迟疑,接着将注意力从三炮身上移开,朝着鹰戈就爬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鹰戈举起枪就对准了它的面门,“嘭”一声毫不客气地开了枪,那东西发出一阵像婴儿哭叫一般的声音,捂着脸顺着岩壁迅速地跑开了,消失在黑暗中。

  这一枪的后坐力颇大,鹰戈扭曲着的身子受到这下冲击,居然稳不住向后倾倒,一下子跌了出去。起身后他即发现自己已经活动自如了,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对我们道:“好了,我们已经到尽头了!”

  我们一听这,艰难地将身子拼命往外挪,从那夹道里移开。脱离那窄小夹道后,我大大松了口气,呼吸都畅快了许多。

  三炮呼呼直喘气,好在他还经得住吓,很快就恢复过来。我们给他检查了下伤势,这厮皮糙肉厚,倒没什么大伤,风师爷简单给他处理了下。

  我望了望四周,确定没有异常后才放下心来,心有余悸地问道:“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风师爷道:“搞不清楚,这里头诡秘得很,遇到什么都不奇怪,小心点就是了!”

  鹰戈道:“是得小心,刚才那东西没打死,可能还会回来,而且不敢保证那东西只有一个!”

  一听这话,我又不放心地扫了一眼四周,虽说毫发无损,但那东西给我的心理压力其实蛮大的,这样的环境中最忌讳碰到些不明不白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是人形,但肯定不是人,最起码不是正常的人,人要长成那样,那看他的人还活不活了?

  这里是一个圆形的石室,四周依旧是山壁,放置了不少人俑和异兽俑,石室的正中心位置,是一个巨大的鼎状物。石室的顶并不高,穹形顶上雕着很多复杂的纹路,石室四面的山壁上每隔一段都有一个凹槽,里面放置着一尊武士俑,环绕整个石室一圈,一共十六尊。

  那些武士俑浑身披金甲,火光照射下,悠悠地泛着金光,十分绚丽夺目,就像新铸的金人一般。

  三炮看得眼睛都跟着放光了,几乎就要扑上前,被龙少呵斥住,只听得龙少道:“事情不对劲,别大手大脚的!”

  三炮点头称是,却掩饰不住此刻的悸动,我心里明白得很,这厮把到手的生意都扔了到这里来,自然是不愿折本,这一路上吃了这么多亏,总算看到特别上眼的东西了,没法不激动。

  的确,那些武士俑个个栩栩如生,材质优良得似为纯金打造,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件极佳的艺术品,放在这里的确显得有些憋屈了。

  但我看着这些东西总感觉有些不对,这些东西都太新了,就像是有人刚刚才精心打理过一般,和这里其他物件的脏旧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种感觉让我不安起来,此刻看着那些武士俑,总觉得它们不是死物,似乎随时都可能活过来。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