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猎龙图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三炮接过话道:“看得出来,到处都是蜈蚣,看得我毛都乍起来了,这南陵王还能是搞特种养殖的吗?!”

  我对他道别瞎扯,这是少数民族的图腾崇拜,蜈蚣被称做“天龙”,而且并不是被少数民族异化的龙,而是早期真实的龙形象。即便是到了现代,在一些少数民族中仍然有蜈蚣龙图腾崇拜。

  我们从先前龙少掌握到的资料中便已经知道南陵奉行的是蜈蚣龙崇拜,而眼前的一切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大殿四周的墙壁上布满了各种浮雕,八根擎天蜈蚣龙石柱环绕的中心位置,是一座玉制的龛台,也就是摆放神灵雕像的地方,在古代的王朝中,尤其是这种特异的国度中,国王往往被渲染成人神共体,所以如果这里摆放雕像,很可能就是南陵王本人的雕像。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玉台上空空如也,并没有放置任何东西。不知道是墓主人有意这样安排,还是这里曾遭遇过盗掘破坏的厄运。不过有一点就连龙少也感觉到很奇怪,尽管他浸淫南陵文明多年,但对南陵王的资料却掌握得极少,而我们一路上也没发现任何和南陵王有关的信息,当下再看到本该放置神像的玉石龛台空空如也,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又涌了上来。

  围着玉台转了两圈,依旧没有任何发现,那玉台造得很精心,四周布有四根铜柱,柱头是精美的镂金异兽,栩栩如生。

  风师爷道:“这些东西做工很细,应该都价值不菲,和玉台上空空如也形成鲜明对比,在龛台上放上神像应该更匹配的!”

  龙少点了点头,道:“也许这是南陵人搞的某种特殊寓意,他们崇拜的东西可能不是实体,抽象崇拜也是很常见的。”

  “那到底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的国王仅仅是精神上的,南陵压根就不存在国王?”鹰戈纳闷地道。听了这话我也极度纳闷,心道要真是这样,我们到底是来倒谁的斗啊?

  风师爷回道这种可能性不大,古代人治社会系统,即使散漫的野蛮小部落也有部落首领,如果没有统治阶级,是不可能成立一个拥有历法、祭祀和图腾文明的国度的。

  龙少点了点头,虽然我们之中龙少掌握的资料最多,但此时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几人在那儿转了一圈,最终放弃这里,接着往大殿里又深入了一些,便见眼前出现了两扇巨大的玉门。

  玉门大概有三米多高,两米多宽,密封得死死的,非常的严实,我们推了两下,发现以我们几人的力量,连掀条门缝都困难,根本不可能打开的。

  阿东摸了摸那玉门道:“门是封死的,除非用炸药,否则根本打不开的,就算打开也不一定是出口!”

  风师爷听了眉头一皱,问道:“你怎么知道不一定是出口?”

  阿东呵呵一笑回道:“我们是根据风向找出口的,这玉门都堵死了,哪来的风啊,所以我觉得出口不在这里的啦。”

  众人相视,觉得有道理,阿东举起火把,看了看风向挥手道:“顺着墙根走,这地方太大了,风向很乱,墙根那儿容易判断一些。”

  因为大殿修建的地方是一处岩洞,平整的地方并不是太多,所以为了保证中间龛台位置的平整,只好牺牲了其他地方,墙根处陡峭崎岖,怪石嶙峋交错,一脚踩空就可能掉到岩石缝下卡在里面。

  虽说是墙体,却根本就不是砖垒的结构,压根就是原本就有的岩壁,岩壁上有很多岩画,大多已经脱落得模糊不清了。

  我们往前摸了一大截,总算又到了平整的石质地面,这里是一个临界点,随着地面转成石质的,墙也变成了砖石垒砌的结构,数十根石质的廊柱矗立在一侧,一直向前延伸到黑暗中,形成一条长廊般的走道。

  这长廊相当的宽敞,足有五米多宽,长度更是骇人,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与之前不同的是,这里的石柱上只有简单的纹饰,并没有复杂的蜈蚣盘龙和异兽雕刻。与石柱一侧对应的便是砖墙,砖墙上下方向的中心位置是两米多高的突出浮雕,整个砖墙的结构就像是故宫的九龙壁一般。

  “我的天!你们看!”阿东望着那些浮雕,惊愕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很快知道他为什么惊愕了。浮雕上有很多人物和场景,但最醒目的东西,是一条条体形庞大得吓人的巨型蜈蚣。那些蜈蚣巨大的程度我根本没法形容,因为目前还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庞大到和它比较大小的程度。

  更骇人的是,从浮雕描述的情形看,这种恐怖的巨型蜈蚣还是群居的,数量十分的庞大,画面上的它们蛰伏在一处裂谷中,盘曲萦绕着吞云吐雾,一阵阵浓烈的雾气从它们的口中吐出,四处飘散。

  我看得后脊梁都冒冷汗了,惊道:“我靠!这不是我们走过的那裂谷吗?难道这些雾气是这些东西吐出来的?”

  我环顾了下众人的表情,发现所有人皆眉头紧锁,显然画面的内容不难理解,根据画面上的描述,我所说的应该就是事实。

  “不会吧?”风师爷道,“这也太夸张了,这种东西能长到这么大的个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更别说这么多条在一起制造毒气了!”

  阿东道:“有可能的啊,或许这些东西都是妖怪啊,我们当地传说蜈蚣精就会吐毒烟杀人,这么大的东西肯定已经成精了!”

  蜈蚣精一直是志怪小说中的常见题材,传闻它们都能吞云吐雾,着名的韶山八景之七“塔岭晴霞”中的宝塔就是一座镇妖塔。那座塔六角六层,合六六三十六天罡之数,传说就是因为山中蜈蚣精吐毒雾作怪,为了镇住蜈蚣精而特意修建的。

  当然这仅仅是志怪小说和传奇故事,只为娱乐。但当我看到浮雕的内容时,还是感到浑身不舒服,看来志怪小说中的很多事情也不是信口胡诌的。不过这浮雕的内容也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比如如此数量的体形庞大的蜈蚣靠捕食什么为生呢,这裂谷底下有什么能够供这么大数量的巨型蜈蚣食用?

  阿东的话一出,都没有人去反驳,诚然,很多时候我们听到有关妖孽的传说时都会认为是无稽之谈,但此刻我们真实领教了那些毒雾的厉害后再看这些浮雕内容,却不敢认为这是种戏谑。

  龙少道:“这些内容应该是真实的,试想,任何人看到这么巨大的蜈蚣,他的世界观都会被颠覆的,于是南陵的蜈蚣龙图腾也就出现了。只是……”龙少顿了顿,目光已经移到了下一幅,困惑地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随着龙少的疑问,我们的目光也转向了那里,顿时也感到了匪夷所思。这一幅描绘的是狩猎的场景,一群拿着长枪、弓箭、石头的人,对着裂谷的底端的雾气进行着攻击。而雾气中,一条巨大的蜈蚣探出了大半个身子,正沿着那些修筑的栈道往上爬。

  这蜈蚣的体形真的十分庞大,和四周的人物、场景一对比,那简直就是一群蚂蚁在攻击一条筷子长的蜈蚣。更奇特的是,那蜈蚣居然还长了两对像蜻蜓一样的翅膀,可是它的体形实在太庞大了,这翅膀仅仅只是个样子,根本无法支撑它的体形进行飞行,它只有顺着那些栈道才能爬上裂谷顶端。而画面的一个角上,又出现了那种血祭的玉石光球。

  “怎么回事?不是蜈蚣龙图腾崇拜吗?”鹰戈道,“怎么现在看起来他们在对他们的神动家伙啊,这帮人疯了,连自己的神都杀吗?”

  风师爷也道:“是啊,原来这种血祭光球要吸引出来的东西,就是这种巨型蜈蚣,那些修筑的栈道也是为了方便这东西从裂谷底下爬上来,看样子他们是在猎杀这种蜈蚣!”

  “那总得有个理由吧,花这么大代价逮这东西干什么?南陵人没事干打野味改善改善集体伙食吗?”三炮打趣地道,“或者是南陵闹饥荒了,没办法只能吃自己的神了?要真是这个问题,那花点代价倒是值得的,怎么也比活活饿死好多了!”

  风师爷道:“别扯了后生仔!从前面描述的来看,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可不像你那一套胡诌!”

  三炮不大服气地道:“好好好!我胡扯,你的尽是理儿,我倒要听听你想出的是什么理儿!”

  风师爷还没说话,阿东忽然插嘴道:“当然是因为那些毒雾了,用脚底板想都能知道,这么大一群蜈蚣成天在谷底吐毒气,这里到处是丛林,毒气根本挥散不去,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如果再不治理,这南陵国保不准就亡在这帮浑身是腿的家伙手里啦。”

  这解释倒也说得过去,但总觉得很是憋屈,虽然很多棘手的问题都是因为很简单的原因,但我还是不太能接受得了这样的解释。历史传闻南陵拥有灿烂的文化和祭祀文明,搞了半天所谓的祭祀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捕猎活动,这未免让人感到太失望,我相信这肯定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风师爷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只跑到龙少身旁,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龙少听了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点了点头,目光又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那些浮雕的内容很杂,但讲到祭祀的只有这几幅,余下的都是些似是而非的东西,看不出什么具体端倪。不过我偶然发现眼前有一根廊柱有些不一样,这里的廊柱都是光秃秃的,而这一根上面居然盘有和先前一样的蜈蚣龙,好像有意在彰显它的与众不同似的。

  我正在纳闷,接着就感到眼前一闪,那廊柱上的蜈蚣龙好像动了一下。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