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抛尸庙下(1)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胖子和大金牙一听,耳朵也都竖了起来,问道:“什么妖女?”

  三个人凑上前去,观看雪梨杨手中的羊皮残卷,见那残卷上尽是蝌蚪古文,字的形状和蝌蚪一样,它认得我我不认得他,似乎是年代久远的古代经文。

  而在经文之间,也有一些图画,画中一片绿色的波涛之中,浮出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半为人形,半为鬼怪。

  我怀中的西夏金书上,也有个人形棺椁的图案,不过图案十分简洁,远不如羊皮残卷上描绘得清晰。

  传说西夏王朝中的密咒伏魔殿,本是一座古墓,墓主身份众说纷纭,长久以来并无定论。相传埋葬了一个西夏妖女,可没人说得出她是什么来头,羊皮残卷的年代似乎比西夏王朝还要久远,那时候已经有了妖女的传说?

  再看羊皮残卷的画,波涛中有许多死尸,我问雪梨杨:“能否解读这残卷上的文字?”

  雪梨杨说羊皮残卷上的文字,她也无法辨识,但是根据几幅画中的信息推测,这似乎是一个古老而又恐怖的传说,不入轮回的恶鬼将会坠入永恒的死亡之河,半人半鬼的妖女也在其中。

  我说:“西夏王朝造的密咒伏魔殿,是否正是埋葬妖女的古墓?殿中供奉的巨幅伏魔天尊壁画也是为了镇住这个女子?”

  雪梨杨不置可否,这一切必须等到进入密咒伏魔殿才会揭晓。

  胖子说:“你们一口一个妖女,到底是人是怪?”

  我一指画中的女子:“一半是人,一半是怪,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那也得打开棺椁才能见到。”

  大金牙说:“反正要是从字面上来看,那还是人的部分多一些,要是怪的部分多一些,那就是女妖了。当然这都是调侃的话,说不定是哪个王妃犯了什么罪过,遭人污蔑,说成是什么妖女。西夏王朝以明珠金阙来供奉她,可见来头不小。”

  众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正自胡猜乱想,忽听得前屋大门外有人在扒沙子。我一听追兵到了,忙做了个“嘘”的手势,让其余三个人关掉狼眼手电筒,分头找地方躲一下。

  大金牙躲在帷幕后,胖子趴在木箱后边,木箱虽然不小,无奈胖子体格太大,屁股还撅在外面,我从后边踢了他一脚,告诉他没躲好。情急之下,胖子只得往脸上抹了沙土,倒在角落中装成了干尸。随后我和雪梨杨分别躲进两厢,屏气息声,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接下来可能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

  城主的大屋已被黄沙埋住,周围没有出口,如果那些全副武装的廓尔喀人冲进来,那也只有拼个鱼死网破了!此时一点灯光晃动,马老娃子和闷头愣娃提了一盏气死风灯,一前一后钻了进来,二人都背了刀子,提灯四下张望。马老娃子见周围富丽堂皇,这儿也好,那儿也好,顿时一张老脸乐开了花。闷头愣娃虽然傻乎乎的,眼中可也闪满了贪婪的光。

  二人将灯放在一旁,马老娃子带了一个麻袋,掏出装在里边的两捆炸药,又将空麻袋交给闷头愣娃,让愣娃在前边将金银玉器一一捡起,一件一件扔进麻袋,他跟在后边盯着,显然是怕愣娃捡了好东西自个儿揣起来。

  我心想,原来这俩人是背着玉面狐狸来捡宝了,但盼他们捡完了东西赶紧走。

  愣娃抹去桌上金盘玉杯的灰土,一股脑全塞进了麻袋,又把两个女尸脖子上手上的项链、珍珠耳环、戒指、玉镯子逐一取下,连女尸束腰的玉带也扯了下来,手脚十分麻利,显然不是头一次干了。马老娃子在愣娃身后,看见一件件宝贝落进麻袋,一双老贼眼滴溜儿乱转。

  愣娃很快捡了一麻袋珍宝,马老娃子又往城主身上指了指,愣娃闷着头走过去,将城主干尸身上的金饰逐个摘下。干尸左手握了一只玉杯,杯口有金边,玉杯价值不小,但不罕见,带金边的玉杯却十分少见,至尊至贵之人才可以使用。马灯的光亮之下,我躲在边厢看得分明,但见愣娃从干尸手中抠出金边玉杯,又挪了一步,将马老娃子挡在身后,他装作往麻袋中扔东西,趁机将玉杯揣在怀中。可愣娃伸进怀中的手还没出来,马老娃子已经拔出刀子,从愣娃身后捅了他一个透心凉。

  马栓这个愣娃,为人木讷,说话嘴笨,不会和人辩理,别人说上十句,他一句也说不上来,你别看他平时迷信,呆头呆脑,寡言少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三棍子抡不出一个屁来,可是报复心极强,关中人常说“愣娃不吃眼前亏”,他要是觉得斗不过你,任凭你随意欺辱,他绝不会还手,但他沉得住气,仇恨在心中越埋越深,闷不吭声地等上十几二十年,趁你不备,他才在背后给你一刀子,不仅宰了你,你的妻儿老小乃至家中鸡犬他都不会放过。马老娃子说金器全是他的,愣娃在旁边一言不发,阴骘的目光,一直盯住装了金器的麻袋。这会儿又想趁马老娃子没看见,偷偷将城主的宝石戒指揣入怀中。马老娃子是惯匪,闷头愣娃是他带大的,他一见这愣娃眼神儿不对,明白这个闷头愣娃一肚子阴狠,只在暗中使坏,又看这愣娃往旁挪了一步,故意将他挡在背后,就知道是愣娃在那儿搞鬼,二话不说,抬手一刀,将这闷头愣娃捅了一个对穿。

  我们四个人躲在一旁,一是没想到马老娃子说杀人就杀人,何况杀的是他干儿子,二没想到马老娃子的刀这么快,我险些惊呼出声,忙用手将嘴捂住。

  闷头愣娃被一刀捅穿,脸上又是惊骇又是愤恨,口中淌出血来,想回头又回不了,想喊叫也出不了声儿,手上一松,装了金器的麻袋和玉杯都掉落在地。

  关中刀匪有这样的习惯,也是道儿上的规矩,下手之前不开口,杀人劫财之后,往往得说一说缘由,有什么冤有什么仇。马老娃子口中念念叨叨,抬起一脚向马栓踢去,同时抽回刀子。

  闷头愣娃让马老娃子这一脚踹的向前扑倒,临死之际两手乱抓,竟一下扯掉了城主身后的帷幔,而大金牙正躲在后面。马老娃子没想到帷幔后躲着个人,而且又是大金牙,急忙退了两步。

  大金牙原本蹲在角落,帷幕被闷头愣娃扯落,他同马老娃子一照面儿,跑也不是,躲也不是,不免十分尴尬,咧开嘴,露出那明晃晃的大金牙,使劲在脸上挤出笑来,对马老娃子一抱拳:“哎哟,这不马爷吗?”

分享到:
赞(6)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终于看到看装备 狼眼手电了
    鬼粉2017-08-24 10:43: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