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抛尸庙下(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大金牙拱手咧嘴说:“老英雄,辛苦辛苦!”

  见面道辛苦,开口是江湖,大金牙实在是没处躲了,没话找话他跟马老娃子穷对付。

  马老娃子一愣,一张阴沉的脸上布满了杀机,手中刀子往下一按,恶狠狠地说:“你个胆大的泼贼,吓了我一跳,你出来!”

  他毕竟是老江湖,见了大金牙,绝不会留下活口。可他也明白,大金牙不可能一个人躲在这儿,刀子对着大金牙,却眼观六路,耳听八面来风。此时躺在地上装死尸的胖子,悄悄抬起手中的步枪,要将马老娃子一枪崩了。枪口上有些许沙土落下,只不过这么一点儿响动,便让马老娃子发觉了。马老娃子作势要劈大金牙,可是身形一转,反手就是一刀,他刀法快得出奇。没等胖子开枪,手中的步枪已经被那快刀削掉了三分之一。

  胖子大怒,倒转了手中余下的半截步枪,使劲砸向马老娃子。

  马老娃子手中这柄关山刀子:长不到三尺,宽不到两寸,形制独特,也并没有什么套路,只占了八个字“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又狠又快。他一刀拨开胖子砸下来的步枪,双手握刀斜劈,胖子忙向后闪,但他身后已是夯土墙,根本无路可退,整个人已被刀锋照顾,来不及再向两旁闪避。

  马老娃子手中那柄刀子虽短,但在这个距离一刀劈下,至少会将胖子的肚子劈开,好在胖子这两天吃不上喝不上,肚子里没货,他猛地一缩气,居然将肚子缩回一寸有余,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避过了这开膛破肚的一刀。

  避过了刀子却避不过刀锋,刀锋将胖子的衣服划开了一道口子。胖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骂声:“老驴,让你吃胡椒面儿!”说话将手一抬,扔出一把沙子。马老娃子发一声喊,抽身往后一跳,躲过了这把沙土。

  我瞅准了机会,捡起装了千年美酒的金壶,扔到马老娃子落脚之处,马老娃子往后一跳,正踩到金壶上,摔了他一个老头钻被窝。

  胖子一跃而起,一屁股坐在马老娃子肚子上,坐了马老娃子一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马老娃子发出一声惨叫,真和驴叫没什么两样,他的刀法再快,让胖子坐在屁股下也施展不得了。

  我说了声:“叫得好,来年的今天正是你的周年!”伸手拽出工兵铲,抡起来要往马老娃子头上拍,满以为这一下要不了马老娃子的命,至少也拍他一个半死,刚要下手,又见门前沙洞里钻进来一个人,那人身手敏捷无比,手中一条黑蛇似的长鞭,那长鞭也似活的一般,单手一抖,只听“啪”的一声响,我的手上已经挨了一下。手背上被抽出一条血淋淋的大口子,疼痛钻心,再也握不住工兵铲了。我担心对方再给我来一鞭子,立即就地顺势往前一滚,左手捡起掉落的工兵铲。

  这时我也看出来了,刚钻进来这个人,正是玉面狐狸手下的尕奴。在马灯忽明忽暗的光亮下,她那一张俏脸之上的兽纹刺青显得分外狰狞。之前我在昆仑山时,曾见过脸上有兽纹的人,据说藏边有种风俗,如果有孩子被野兽叼去,或者是被人扔在深山,命大没死,再由虎狼奶大,那就是民间常说的狼子。此类野人,再入人世,喇嘛会在其脸上遍刺兽纹,那是一种密宗法咒,用以降住此人身上的兽性。

  不知这个尕奴是否也是狼孩,但其身手之敏捷迅速,绝非常人可及,似乎并不会说话,只听从玉面狐狸一个人的命令。

  尕奴出手如风,一鞭抽中我的手背,手腕一抖,鞭梢一转,又转向胖子。胖子反应绝对够快,手中工兵铲挥出,迎向横扫过来的鞭梢。他以为可以用铲子挡开长鞭,即使挡不开,那长鞭缠住铲子,双方一较力,以他的力量,也总不至于吃亏。

  可那长鞭在尕奴手中如鬼如魅,竟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绕过胖子手中的工兵铲,鞭梢扫在胖子肩膀上,也是“啪”的一声脆响,抽出血淋淋的一条口子,原来这鞭梢上全是倒刺,打在人身上,就带下一块肉来。

  胖子可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一看这情形不对,赶紧往前一滚。他和我想的一样,对方长鞭又快又准,一出手身上就得被扫掉一片皮肉,挡又挡不开,躲又躲不及,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以进为退,迅速接近对方,尕奴手中的长鞭就施展不开了。

  尕奴见我和胖子冲上前来,也没看见她如何出手,只听“啪”的一声响,我和胖子又一人挨了一鞭。由于长鞭抽得太快,打在二人身上的声音竟重叠成了一响。不过同时我也意识到了,尕奴手中的长鞭虽快,却还不至于一鞭毙命,我们俩豁出去挨上个两三下,猛冲到她身边,那她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万没想到尕奴不仅手中的长鞭奇快,身法也快得难以想象。她不仅没有退后,反而往前纵跃,如同一只飞鸟一般,从我们头上跃了过去,人一落地,长鞭又即出手,直取我和胖子。

  正在这紧要关头,雪梨杨从边厢闪身而出,手中神臂弓一抬,“嗖”的一下射出一支利箭。尕奴长鞭已经挥出,她手法再快也来不及回鞭格挡,但听得利箭破风时,刚一扭脸,这一箭正钉在她面门上,将她射倒在地。

  马老娃子刀法虽狠,我们还可以对付得了,但这尕奴身手之迅捷凶猛,几乎不让豺狼虎豹,可以说是玉面狐狸手下中最不好对付的角色。好在雪梨杨一箭将她射倒,等于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可我一看倒在地上的尕奴,她竟将利箭用牙咬住,我吃了一惊,急忙叫雪梨杨当心!

  这个尕奴,比豹子还要敏捷,我让雪梨杨“当心”的话还没有出口,她已甩头吐出口中利箭,手中长鞭画了一个圈,鞭梢抽向雪梨杨,同时腰腹一挺,从地上跃起。雪梨杨用金刚伞往前拦挡,长鞭同金刚伞卷在一起,瞬间扯得笔直,雪梨杨身不由己,被尕奴长鞭拽了一个踉跄。我和胖子大声喝骂,各抡工兵铲冲向尕奴。雪梨杨临危不乱,手中金刚伞撑开,甩脱了缠在上边的长鞭,抬手又是一箭。尕奴被三个人困在当中,一面有雪梨杨神臂弓射出的快箭,另外两个方向是我和胖子拍向她的工兵铲,她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同时躲过这三人合击。正当这间不容发之际,却见她手中长鞭甩向屋顶,卷住了上边的红柳木梁,身形向上一提,借力跃上了高处的屋梁。

  胖子气急败坏地骂道:“老子看你还能飞到天上去不成!”手中工兵铲向上一甩,奋力扔向屋顶的尕奴,那工兵铲破风声“呜呜”直响,这要飞到人身上,足能把脑袋削掉半个。

  尕奴伏在屋梁上,见胖子工兵铲飞了上来,闪身往旁边一躲,工兵铲将屋顶击出一个洞,沙土纷纷落下,都落在尕奴头上,她忙抬手遮住双目。我招呼胖子和雪梨杨,喊道:“趁她迷了眼,先拿下她再说!”

  屋梁距地面有三丈多高,我可没有尕奴那两下子,我直接窜过去,踩住大金牙的肩膀往上一跃,拽住从屋顶垂下的帷幔,又在抱柱上借力上纵,伸手够到屋梁,这才攀了上去。

  雪梨杨担心我有闪失,掏出飞虎爪勾住大梁,正要上来策应,那边胖子也急了,不等雪梨杨上去,他先抢过飞虎爪的索子,手脚并用往上爬,爬了半天没动地方,吊在半空晃来晃去,坠得那木梁“咯吱咯吱”作响,雪梨杨惊呼一声:“你们快下来,屋梁要断!”

  城主大屋的主梁系整根红柳木打造,极为坚固,但大屋埋在黄沙下千年之久,屋顶的椽子均已朽坏,上去两个人还可承受,加上二百多斤的胖子在下边打千斤坠,那屋梁如何承受得住。

  椽子断裂声响彻于耳,我一看这屋梁要塌,赶紧跳了下来。雪梨杨也收了飞虎爪,连同大金牙一起退到夯土墙下,以免被落下的巨梁砸中。

  没想到屋顶已经破了两个大洞,狂风灌进来,竟将椽子断裂的屋顶掀到了天上,一转眼就被狂风扯成无数碎片,打着转儿四处飞散。漫天的黄沙连同刀子一般的旋风瞬间吞没了大屋中的一切,但听圆沙古城中呼啸来去,沙墙上面一截呈现黄色,越靠下颜色越深,临近地面近乎黑色,漫天风沙卷起,石子沙土一股脑飞了起来,浓密的沙尘遮天盖地,那情形简直像是天塌了下来。尕奴连同那红柳木梁均被风沙卷了出去,如同一条巨龙飞上半空。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