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西夏妖女(5)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三个死人旁边另有一尊白玉酒缸,揭开玉盖,里面的琼浆玉液在手电筒的光束之下呈现出耀眼的琥珀色,缸底沉着一只舀酒的木勺。

  胖子说:“咱们进了皇宫了,你看这是国王和俩妃子!”

  我说:“鬼知道这是什么国,即使不是国王,最损也是一城之主,反正是位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主儿。”

  众人又渴又饿,见了城主面前的瓜果、鱼肉、美酒,不觉直咽口水。大金牙和胖子忍不住伸手去拿,可手指所到之处,不是化为灰土,就是变成黑乎乎的一片,急得大金牙直跺脚。

  我说:“你们别乱碰,这座圆沙古城中的死人很奇怪,同样是被黄沙活埋在了城中,怎么有的人死状端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而有的人又想扒开沙子竭力求生,死状惨不忍睹。”

  胖子说:“别说城中居民扒不开沙子,连盗墓的遇到也没脾气,你扒开多少,就流下来多少,要不怎么叫流沙呢。所以被风沙埋住之后,扒不扒沙子都逃不出去,想得开的大概就坐在这儿等死,想不开的就想找条活路。”

  雪梨杨难得同意胖子的观点:“挣扎而死的大多是奴隶和仆役,端坐等死的那些人,则属于有较高地位的贵族,或许圆沙古城的贵族们相信,吞没天地的风沙之灾,乃是天神降下的惩罚,他们在最后关头,选择坦然接受这个命运。”

  我说:“你们别光同情古人了,这些人已经死了不下几百上千年了,你们应该想想风沙过去之后黄沙大概会落下来埋住这座古城。如果在此之前逃不出去……”我用手一指端坐在那里的城主,说道:“这就是咱们的下场!”

  胖子说:“风沙持续时间可不好说,那得看老天爷的意思了,刮一会儿是它,刮上三五天也是它,不过我要是被活埋在这儿,我可得把这些瓜果、美酒、烤鱼全填肚子里,要死也不能当饿死鬼啊。”

  大金牙也连说:“可惜,可惜!”

  胖子说:“吃是吃不成了,这儿不还有酒吗?”他揭开酒缸的玉盖,立时传出一股奇异醇美的酒香,我在一旁都闻得到。胖子又伸胳膊进去捞那只酒勺,谁知手抬起来,就跟猴子捞月似的,什么也没捞到。再用手电筒往下一照,哪里还有什么长柄酒勺。

  胖子揉了揉眼睛又看,还是没有,以为是见了鬼了,怒道:“是不是这城中的死鬼,不想让胖爷爷喝他的酒?”他东找西找,放出狠话,要捏爆城主老鬼的卵蛋!

  雪梨杨说:“你不用找了,木勺在酒中浸泡了千百年,估计和这盘中的鱼一样,在一瞬之间化成灰了。”

  我从那女尸怀中捧起黄金酒壶,想象这两个绝色女子在城主身旁,一个倒酒,一个切肉,过上几天这样的日子,再让风沙活埋在城中那也够本了。再用手一晃,金壶中的琼浆玉液还在,我口鼻中全是沙子,嗓子干得像在冒烟,但我没有立刻打开来喝,而是把金壶交给胖子。胖子拧开盖子,使劲用鼻子一闻,美酒异香犹如醍醐灌顶。他一看大金牙在旁边瞧得傻了眼,口水直往下流。

  胖子眼珠子一转,招手招呼大金牙过来:“看你是真不成了,这酒先让你喝。美酒越陈越香,喝一口你就成神仙了。”

  大金牙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胖爷太够意思了!”接过来就往嘴里倒。

  我知道胖子这是冒坏水儿,埋在死城中上千年的美酒,喝下去还不要了人命?当然也有可能,变成了千年陈酿,喝下去究竟是死是活,也得喝过之后才见分晓。

  胖子自己不敢先喝,才让大金牙喝上两口试试,我和雪梨杨本想拦住大金牙,怎知大金牙渴急了眼,一扬脖儿喝下去两口,就看他这个人呆在原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居然从口中吐出一道黑气,咕咚一下,倒地不起。我上去掐了半天他的人中,才缓过劲儿来。再问他那金壶中的琼浆玉液味道如何?

  大金牙只说了四个字:“欲仙欲死!”宁可在沙漠中晒成干尸,他也不想再喝这玩意儿了,真不是味儿!

  胖子见这城主面前的东西吃也吃不得,喝也喝不得,便想捡几件金银玉器,塞进背包,他打开那城主抱的玉匣,还以为里面有什么奇珍异宝,可那里面只有几张羊皮残卷,他骂了一声,随手扔在一旁。我见雪梨杨捡起羊皮残卷看了一看,她的脸色就不一样了,问她羊皮残卷上有什么?雪梨杨神情凝重:“西夏妖女!”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沙發坐的穩穩的
    王胖子2017-08-20 22:45: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