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摩尼宝石(4)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对大金牙说:“你那都是后话了,这会儿脑袋可还都别在裤腰带上,稍不小心,脑袋就没了。树椁中的女子大有来头,你先给我看看给她陪葬的这些都是什么明器?”

  大金牙抹了抹口水,伸手一指说:“这都了不得啊!单说粽子金冠旁的这些簪子,这叫龙凤簪、麒麟簪、云雀簪、游鱼簪、梅花簪、莲花簪、云形簪、龙纹簪、凤凰簪,再说这钗头,还有这些珠子……”

  我说:“打住!你不用一个一个地给我报,你就说这是不是西夏的东西?”

  大金牙说:“不是西夏的也差不多,前前后后吧,也有宋、辽、吐蕃的。”

  我心想:“那可真是怪了,西夏人从什么地方找来这样一具女尸?给她造了一座密咒伏魔殿,还放置了这么多当朝的珍宝作为陪葬?也就是树椁中的这个粽子不会说话,否则我真想问个究竟!”我又对大金牙说:“你不是鼻子好使么,你给我闻闻,这粽子死了多少年了?”

  大金牙说:“胡爷,我这鼻子闻明器那是不成问题,粽子我可闻不出来,这不是我大金牙的强项啊。”

  我说:“那就只好揭开她的覆面,看看这粽子到底长什么样子,当真一半是人,一半是鬼?”

  大金牙说:“胡爷,你瞧这粽子怀中抱着的金册,说不定金册中会记载这女尸从何而来!”

  我正要伸手,忽听胖子“哎哟”一声,我转头一看,见胖子一指东南角的蜡烛说:“你看,居然没灭!”

  我说:“蜡烛又没灭,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胖子说:“咱倒了这么多斗,还头一次赶上蜡烛没灭。这要不多掏几件明器,那可太对不起祖师爷了!”

  我让胖子先将女尸怀中的金册掏出来,打开一看,竟如我们在圆沙古城中看到的经卷相似,也是一个半人半怪的女子,从死亡之河中出来,致使天下大暗、死人无数。记得雪梨杨说过,这是一个古老的预言。

  如此看来,西夏妖女是深水沉尸,树椁上也有治水兽的纹饰,而西夏人十分相信这个预言,这才造密咒伏魔殿,以密咒困住树椁中的西夏妖女。

  这个所谓的密咒,不仅是为了镇尸,还将盗墓贼挡在外面,以防有盗墓贼进来倒斗,偷出棺材中的女尸,到现在为止,我还无从知晓关于西夏妖女的预言是否属实。但是西夏妖女摆放于九龙归一的形势要冲,不将西夏妖女的头骨击破,可没人拿得到伏魔天尊壁画中的明月珠。

  不知我们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不抠出壁画中的明月珠,我们也无法脱身。

  我往法台下面一看,玉面狐狸已经沉不住气了,带领手下正一步一步往法台上走。我心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倒要看看西夏妖女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当即伸手过去,揭开了女尸脸上的覆面。

  胖子和大金牙也都瞪大了眼,好奇地在我身后张望。但见覆面之下,仅是一个枯骨,皮肉俱消,长发犹存,张着大口,根本看不出之前的样子。尸骨形态虽然可怕,我倒松了一口气,对我来说,密咒伏魔殿中的西夏妖女是人是鬼,并没有多大分别,只要与雪梨杨无关即可。

  不过树椁闭合了八百余年,西夏妖女的枯骨一见活气,登时变成一片黑灰。我们三人急忙往后退了两步,再看树椁中的西夏妖女,已经形骸无存,壁画前巨大经轮转动的回响声,终于随之消失。

  我没想到,西夏妖女尸骸说没就没了,而玉面狐狸等人正快步抢上法台,我心知肚明——不抢在她们之前抠下明月珠,我们三个人一个也活不了!

  我立即招呼胖子和大金牙行动,三个人抬起上边的椁盖,往石阶下奋力一扔,楠木椁盖从上而下,撞上人就得是一溜血胡同儿。玉面狐狸等人急忙躲闪,跃上台阶两边的斜坡。我看下面那伙儿人一乱,让胖子赶快上去把明月珠抠下来。胖子这会儿却变成缩脖儿坛子了,他说:“太高了,不敢上!”

  我一想大金牙更指望不上了,还得是我去。伏魔天尊壁画相距大殿正中的树椁尚远,但是伏魔天尊分持六件法宝的手臂,均从壁上探出,而殿顶倒悬九盏长明灯,则是兽头口中所衔的琉璃盏,距离法台顶部仅有一丈左右。我踩在胖子背上,使劲往上一跃,双手抓住其中一个琉璃盏,只听得下面乱枪齐发,好在那琉璃盏荡来晃去,打过来的枪弹难有准头,又听玉面狐狸喝道:“当心!不要打坏了明月珠!”我见他们投鼠忌器,心想:“那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当即拽住琉璃盏,使出腰腹之力往前一荡,倒悬在大殿穹顶上的琉璃盏“呼”的一声,向前摆了过去。

  这时候我完全不敢想,我要掉下去是不是会摔成烂冬瓜,只听耳畔“呼呼”生风,迅速接近了密咒伏魔殿北侧的壁画。我借势放开手,刚好扑住伏魔天尊手持的金翅鸟,但听胖子在下边对大金牙说:“我早跟你说了,这孙子是神风敢死队的!”

  我攀到金翅鸟背上,这才觉得手脚都在发抖,身上全是冷汗,可是一秒钟也不敢耽搁,脚踏伏魔天尊的大手,爬向壁画中的明月珠。法台下边的玉面狐狸也急了,命尕奴上来抢夺。而其余几个廓尔喀人眼中只有棺椁上的金箍,拥上法台,争抢金箍和棺中的明器。胖子和大金牙只得从法台另一边逃了下去。

  五个廓尔喀人,各自掏出金光灿灿的明器塞进各自的背包。想不到马老娃子悄无声息地上了法台,从背后一人一刀,将这哥儿几个都给捅了,他一个人拖了装在五个背包中的明器,拼了老命也拽不动。

  此时玉面狐狸也上了法台,她见马老娃子接连捅死了几个廓尔喀人,抬手给了马老娃子一枪。马老娃子见她开枪,急忙闪身躲避,却一步踏空,滚下石台。

  再一说那个一脸兽纹的尕奴,来得好快,几个起落登上了伏魔天尊的巨手,手中长鞭向我挥来,还好我躲在金翅鸟旁边,这一鞭抽在金翅鸟上。可我只慢了这么

  一步,尕奴已纵身跃上壁画,伸手去抠伏魔天尊口中的明月珠。怎知那明月珠死死嵌在壁上,她接连用了几次力,都没有将明月珠抠得松动。

  我叫了一声:“我来给你帮帮忙!”手中工兵铲掷出,带起一股疾风,直奔尕奴头上飞来,工兵铲来得快,尕奴躲得更快,她向后一闪,工兵铲正击在明月珠上。史书上记载:“明月珠,径二尺。”本来我还不相信有如此之大的明珠,可到近前一看,二尺是至多不少,寒光射目,我并没想用工兵铲去打明月珠,结果歪打正着。我当即一闭眼,心说:“完了!”

  这一来,密咒伏魔殿中的几个人可都看呆了,而那明月珠被工兵铲击中,立时裂开,原来外面是一层珠壳,当中有一颗一握大小的宝石,原来这才是搬山道人世代供奉的圣物——“摩尼宝石之祖”!

分享到:
赞(8)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