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摩尼宝石(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心想:“西夏地宫如此规模,以密咒困住这树椁之中的女尸,该不会连金箍上的纹饰都搞错了?”

  可是连胖子都知道,西夏国位于河西走廊,这一带没有海,我又问大金牙:“树椁上以治水之兽作为纹饰,这里边儿有没有什么讲儿?”

  大金牙说:“治水之兽也无非是用来镇水的,过去水旱之灾频繁,水灾也好,旱灾也好,老百姓赶上哪个都够呛。古代传说中,犀角可以通天,入水可以降服蛟龙,不过棺材上拿这做纹饰可当真罕见。除非棺材里这位……是个兴风作浪的主儿。”

  胖子说:“兴风的没见过,下面那主儿倒是够浪的。你瞧她把咱胡司令迷得神魂颠倒的,俩眼都直了!我说老胡,你把招子放亮了,可别一脑袋撞棺材上!”

  我正在想之前在地宫中做了一个噩梦,棺椁中的女尸一张脸分成两半,一半是雪梨杨,一半是玉面狐狸,那是一个预兆吗?念及此处,我也不免胆怯,生怕这个噩梦成真。可是转念一想,那又怎么可能?我们的处境已经凶险至极,实在没必要自己吓唬自己。这么一分心,就没在意胖子在说什么。

  胖子说:“你就别犯嘀咕了,赶紧打开树椁,看看这里边儿的粽子究竟是人是怪,顺手掏它几件明器,再从壁画中抠下明月珠,明月珠一拿到手,密咒伏魔殿里就得变得黑灯瞎火。咱们趁乱抢他几条枪,给玉面狐狸那个狐狸精塞进棺材,让她当个粽子,方才出得这口恶气。你们看我这计划怎么样?”

  我一拍大腿,说:“好,这就叫作置之死地而后生!”

  玉面狐狸在台阶上盯住我们的一举一动,叫道:“你们三个不赶快开馆,又在那里嘀咕什么?你小子胆敢搞鬼,老娘就将你乱刃分尸!”

  大金牙说:“胡爷,她冲你这么吆五喝六的,连我都听不下去了,你居然还忍得住!”

  我说:“忍不住也得忍啊,否则脑袋可就搬家了。先忍她一时,有跟她算总账的时候!”

  胖子说:“我就怕你到时候下不了手!”

  我说:“她就是天王老子的心头肉,我也该割就割,该剁就剁!”

  胖子说:“别吹牛逼了,先开棺材吧!”

  我看见胖子的背包还没扔,问他:“你还有没有蜡烛?”

  胖子从中掏出一支蜡烛,往东南角点上。

  我让大金牙下去,问玉面狐狸要回我们的工兵铲,三个人在树椁上一通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那金箍终于松动了。三个人又合力推动,将上边的椁盖缓缓移到一旁。树椁之中并没有腐尸的恶臭,明月珠的寒光照下来,树椁中金光晃动,金丝装裹的尸身仰面躺在内棺中,从头到脚都是黄金美玉,看不到女尸的样子。

  哥儿仨凑近一看,女尸头下是金花银枕,脸上有个覆面,头顶垂珠金冠,身穿金丝殓袍,坠五彩玉佩,脚踩银花金靴,双手套在金丝手套之中,怀抱金册,佩戴玉柄金刀,镂雕金荷包,双鱼金镯,尸身两旁塞满了诸如“金链水晶杯,黄金琥珀杯,翡翠鸳鸯壶……”之类的明器。

  大金牙趴在树椁边上,口水都流下来了,这孙子真是见了明器,连命都不要了。我将他拽回来说:“你之前不是已经吓尿了吗?怎么一往这法台上走,你又死人放屁——见缓?”

  大金牙说:“胡爷,之前我真以为我要玩儿完了,说吓尿了那都是轻的,眼前已经转上走马灯了。都说人死之前眼前要过走马灯,往事历历在目,悔不该省吃俭用,真得说连肠子都悔青了。可我一看见你们二位,寻思咱们哥儿仨死在一起我就不怕了,下到阴间之后多少有个照应。跟在您二位后头,到了阎王殿上也吃不了亏。”

  胖子说:“你可真够孙子的,合着你是没安好心,想拉上我们俩给你当垫背的?”

  大金牙说:“不是。您容我把话说完,到了这会儿我可不那么想了。咱胡爷那是多大本领,破了密咒伏魔殿,又有您胖爷反败为胜的奇谋妙计。你让我看,咱哥儿仨,不但不会把命扔在这儿,还能掏了明器,逃出升天。这可都是西夏的奇珍异宝啊,从今往后,咱们是荣华富贵,吃香的喝辣的。我媳妇儿跟了我那么多年,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死到临头我才想起来对不住她,这回我大金牙要是发了,我让她一年四季都穿貂毛!”

  胖子说:“你不怕把她捂死?”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