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摩尼宝石(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胖子说:“净他妈胡扯,鬼还会念咒?那怎么没把自己超度了?”

  正当此时,有几只倒粘在墓道顶上的飞鼯,嗅到那几个廓尔喀人死尸上发出的血腥之气,飞进来争抢死人肚肠。

  余下的五个廓尔喀人见飞鼯在吃自己同伴的尸首,喝骂声中挥动鱼尾刀驱赶飞鼯。飞鼯受惊,展开膜翼,在密咒伏魔殿中到处盘旋。有两只飞到壁画前,却似一头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石壁上,直直掉落下去,在石台上摔得血肉模糊,却仍张开满口利齿,在法台上乱啃,过了许久,方才死透了。

  我们三个人正位于法台坡道的二分之一处,玉面狐狸等人站在法台底部,见到飞鼯死状恐怖,尽皆胆寒。

  胖子说:“飞鼯也让密咒吓死了?”

  我心想:“如果说人有心魔,而密咒伏魔殿中的密咒可以将这个‘魔’放出来,使人变成恶鬼,飞鼯如何也听得懂密咒?原来密咒并不是密咒!”

  这个恐怖的密咒,绝不是持咒修行人暗诵的法咒,法咒对人有用,对飞鼯可没用。将人置于死地的,只是密咒伏魔殿中来源不明的回响!

  如同巨大经轮转动发出的回响,又如同无数持咒修行人暗诵法咒,发出海潮一般的巨大轰鸣,为什么会出现在本不该有任何响动的地宫之中?

  正在走投无路之际,我忽然记起雪梨杨曾对我说过,即使在一片死寂的古墓之中也不是没有“声响”。从久远的过去,到无尽的未来,有一个任何人都听不到的声响,一直存在于世。

  我们听不到,并不表示没有声响,那是大地自转发出的回响,只不过经历了亿万年的衍变,人类和所有的生物乃至于植物,都已经适应了大地发出的回响及震颤,所以才会“充耳不闻”。

  密咒伏魔殿中的海潮一般的巨大轰鸣,是因为形势构造将这个声响扩大。任何人都无法承受这个声响的频率,从而变成恶鬼,那几只飞鼯也是因此死亡!

  古代阴阳风水中也有此类记载,称之为“龙鸣”,乃龙气聚合所致,西夏地宫的形势称为“九龙照月”,寻龙诀有云:“寻龙先要认龙穴,龙来千里只一穴,若是九龙同穴聚,必有九龙归一处”。

  我在法台上居高临下,以分金定穴之术向周围一看,密咒伏魔殿在我看来即是龙穴,穴依龙以城内气,龙依水以城外气,若干持咒修行人口部大张的头骨,破掉了这九龙归一的形势,扩大了大地的回响,使密咒伏魔殿中密密麻麻的头骨产生共鸣,只有破坏那些位置上的头骨,才能打破这个恐怖的“密咒”。

  我用狼眼手电筒将那些位置上的修行人头骨一一指出,又让玉面狐狸在下面用步枪将头骨逐个击破。持咒修行人的头骨,分布在地宫各处,有的在殿门上,有的在法台上,两侧巨幅壁画上也有,位置十分隐蔽。但是摸金校尉寻龙定穴,百不失一,随着将这些位置上的修行人头骨击碎,我们再从台阶往上爬,发觉那如同巨大经轮转动发出的回响,开始迅速减弱。而伏魔天尊壁画前的回响仍然存在,我又用分金定穴之法一看,还有一个头骨应该在这法台上的棺椁之中。如果不将这个头骨击碎,还是无法抠下伏魔天尊口中的明月珠。

  玉面狐狸见我们三个人上了法台,她带领手下上到法台二分之一处便不再前进,示意我们将那个棺椁打开,以防再有变故发生。

  我和胖子、大金牙无不暗骂,这是将我们当成在前面趟地雷的了,可是人在矮檐下又不得不低头。三人抬头往前看去,分持七件法宝的伏魔天尊更具威慑,而法台上有棺座,摆了一个树椁,整个一根合抱粗的楠木,上边树皮还没剥去,仅用中间一截,从当中掏出人形,装进死尸之后,再将树椁合拢,两边扣上两个大金箍,金箍上以独角犀牛为纹饰,共有九牛,两头各有一个大铁环,以人臂粗细的铁链钉在棺座上。

  我虽然没见过西夏古墓中的棺椁,想来却不该是这样,我问大金牙:“见没见过?”

  大金牙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奇了怪了,树椁中的女子是从海中而来?”

  我问大金牙:“从海中而来?何出此言?”

  大金牙说:“树椁金箍上的独角犀牛纹,叫海犀,乃是治水之兽。”

  胖子说:“西夏周围没有海,大概是从河中浮上来的女尸!”

  大金牙说:“河中的女尸,那就不该用海犀了,那得用河犀啊……”

  我问大金牙:“海犀怎么说?河犀又怎么讲?”

  大金牙说:“河犀两只角,海犀一只角,都是治水的。”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