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灭尽一切无明之暗(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此时的大金牙,鼻子血流不止,似乎还撞断了鼻梁子,雪梨杨动手替他止血,摇了摇头说:“你们刚才是不是太过火了?”

  我说:“大金牙真不是个东西,一说要扒衣裳,连路都顾不上看了!这可不在我的计划之内,我只是让胖子拿铲子吓唬吓唬玉面狐狸,没想到大金牙来这出儿,这不遭了报应吗?”

  胖子问我:“追不追?再不追可跑远了!”

  我往前一看,通道深处一片漆黑,已经看不到玉面狐狸身上的灯光了。不知她是逃得远了,还是关掉了携行灯筒。

  我说:“通道是一条直路,她跑得再远,也能追上,先给大金牙止血要紧。”

  胖子说:“大金牙这孙子,我以前以为他光贪财,想不到他还好色,这要传出去,咱们的名声可完了。我可是经常强调‘不怕当坏人,但是坏也要坏得一身正气!’”

  我见大金牙人事不省,脸上全都是血,看来一时半会儿无法行动,就想让胖子背上他。

  胖子说:“压根儿不该带他来,这么个半死不活的料,背回去还有什么用,不如让我把他的金牙揣兜儿里带回去,打板儿上香供起来,往后你们谁想他了,可以把这金牙搁嘴里嗍啰嗍啰,味道一定好极了……”

  话没说完,通道前面有一点光亮晃动,刚才逃走的玉面狐狸,居然又跑了回来。她的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手中拎着一柄鱼尾弯刀,刀上有血迹,顺着刀尖往下滴落鲜血。

  我们以为她在前边遭遇了危险,所以逃了回来。没等我问她,她竟一头扑到我怀中,全身都在颤抖,不知是什么东西把她吓坏了。

  我只好让她到石壁旁坐下,问她:“你不是逃了吗?在前边撞到了什么?刀上又是什么东西的血?”

  玉面狐狸对我的话充耳不闻,怔怔地盯着刀上的血迹,忽然开口说:“快把摩尼宝石给我,不然我们都得死!”

  我对她说:“你是不是没招了,这话也说得出口?”

  玉面狐狸急了,伸手往我怀中来夺。我将她推回石壁下,让胖子先按住她,又低头看了看那柄鱼尾刀,心想:“玉面狐狸身上没有刀口,那鱼尾刀上的血迹从何而来?”我往通道前方看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发现,转过头来一想:“通道中连只老鼠都没有,玉面狐狸这一刀,究竟砍中了什么?何以将她吓成这样?”

  雪梨杨也感觉情况不对,走到我面前,低声说:“前边一定有情况,你们留下看好玉面狐狸和大金牙,我先过去看一看。”

  我对雪梨杨说:“还是我过去侦查一圈,玉面狐狸的花招太多,不知是不是又在装神弄鬼,你们也要当心她。”

  雪梨杨说:“如果遇到危险,你别逞能,赶快往回跑。”

  我应了一声,抽出工兵铲,打开狼眼手电筒,在通道左侧的石壁下一直往前走,心中暗数,大约走了三百步,转头已经看不见雪梨杨等人的手电筒光亮了。没有尽头的隧道中仿佛仅有我一个人,既没有光亮,也没有声音,我心中有些发慌:“往前走出这么远,也没见到什么,是不是该回去了?”刚想到这儿,脚下碰到一物,似乎是一个人的身子。我忙按下狼眼手电筒的光束照过去,只见通道左侧石壁下,倒了一个女子,穿一身猎装,头被利刃削去了半边,遍地是血,从装束和身形上,我一眼就认了出来,脑袋少了一半的女子是——玉面狐狸!

  我用手一摸尸身,余温尚存,刚死了没多一会儿,可如果说死在这里的是玉面狐狸,那么刚才跑回去的人又是谁?

  我仔细回想刚才的情形,为了让玉面狐狸说出摩尼宝石的秘密,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个人做出恫吓之势,胖子抡起工兵铲要削掉她半个脑袋,大金牙又在旁边煽风点火,声称要将玉面狐狸扒个精光,结果大金牙得意忘形,一头撞在石壁上,口中的金牙都撞掉了,玉面狐狸让我们吓得不轻,趁乱往前逃了出去。原来她逃到这里,撞见了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人”,双方发生了争斗,玉面狐狸手起刀落,削去了对方的半个头,但是她也吓坏了,只好又跑了回去。

  如果玉面狐狸逃了回去,地上没了半个头的人就不该是玉面狐狸,可是通道之中不该有另外的人,即便是有,装束和形貌又怎么会同玉面狐狸完全一样?

  别说玉面狐狸被吓成那样,换成是我,我也得吓蒙了,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我祖父还在的时候,我听他给我说过一件事情,在我祖父的老家有种十分古怪的风俗,大年三十儿晚上,穷光棍儿不在家待着,出去摸东西。为什么说是摸东西呢?因为不准点灯烛,黑天半夜,睁眼儿瞎一样的出去到处摸,摸到什么就捡回家供起来。有一次,一个穷光棍儿出门,摸到一个死人头骨,他也不忌讳,捧回家供了起来,又怕让别人看见,便放在床下,拿一件破衣裳遮住,按时到节上供,一天拜八遍。据说,这叫请宅仙,如若摸到个东西有灵,这一年当中,便会保佑这个人发财走运,如果不见起色,到年根儿底下就扔了,再去摸另一个东西。且说这个穷光棍儿,捧回一个死人头供在家中。转眼过了多半年,那一天穷光棍儿一进门,见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穿着他的衣裳,在屋中对他咯咯怪笑。可这个人只有头,衣裳里面全是空的,一下就把这个穷光棍儿吓死了。相传,那个死人头骨,年久成精,又受了香火供奉,便长出皮肉、头发,与拜他的人一模一样,等到天上的星星出齐了,死人头穿上衣服去拜北斗七星,连拜三次,如果它的头没有掉下来,那他就能长出手脚,与常人无异。

  我对我祖父说的这件事情记忆非常深刻,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可那毕竟是民间的迷信传说,何况面前这个女子不仅有头,也有手有足,连衣服都与玉面狐狸一致。真要是鬼怪变的,那他娘的得有多大道行?

  我一时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可以确认一点,通道中的情况,远比我们预想的更为凶险,我必须赶快掉头往回走,会合雪梨杨等人。打定主意,我立即转过身,这一来石壁在我的右手边了,在这黑暗无光又没有方向感的通道中,石壁在左或者在右,是我唯一区分前后的参照。我右手扶住石壁,快步往回走,走出一段便见到雪梨杨、胖子、大金牙、玉面狐狸仍在原地。大金牙躺在石壁下一动不动,雪梨杨正按住他的迎香穴给他止血,胖子和玉面狐狸也都坐在一旁。

  胖子问我:“老胡,你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才回来,你在前面看见什么了?”

  我并没有觉得我去了多久,脑中一转,决定先不将我在通道前方看到的情况对他们说,以免打草惊蛇,因为我还不能确定,坐在一旁的玉面狐狸是不是“人”!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