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灭尽一切无明之暗(4)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对胖子说:“什么也没有……”随即若无其事地坐下。

  胖子说:“什么都没有,你怎么一头的汗珠子,你也肾虚?”

  我抬手在额前一抹,才发觉出了一头的冷汗,我说:“你前前后后跑这么一趟,能不出汗?”一边说话一边偷眼打量玉面狐狸,只见她的情况有所好转,已不再是刚才战战兢兢的样子了。

  玉面狐狸发觉我在看她,说道:“你怎么又色眯眯地往我身上乱看?”

  不知为什么,我感觉面前的玉面狐狸是另一个人,这话说得让我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感觉?我旁边这个玉面狐狸,说话的语气腔调以及她的神态、气质,均与我认识的玉面狐狸相同,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会觉得她是另一个人?

  人的身上有一种气息,接触的时间久了,你会认得这种气息,即使闭上眼,当这个人来到你身边,你也能通过气息认出这个人。玉面狐狸身上的气息与之前的她没有任何变化,我之所以会觉得这是另一个人,也是因为她没有任何变化。或者进入通道之后发生的一连串变故,并没有对我身边的这个玉面狐狸有所影响,她的情绪和进入通道之前的她一致。可是我们走进这条通道之后,胖子先用工兵铲威胁她,大金牙又出馊主意,要将她扒个溜光,她可能并不怕死,但是大金牙这番话,却将她吓住了。真怕这几个亡命之徒说得出做得到,以至于失去了平常的从容自如,找个机会一路往前逃去,没想到撞见了一个和她相同的人,她一刀削掉对方半个头,迫不得已又退了回来。当时的她已经近乎崩溃,说什么如果不将摩尼宝石交给她,所有的人都会死在通道里!可我到前边走了一趟,等我返回此地,她又像没事儿人一样了,变得是不是太快了?

  难道我在通道前方看见的死尸,才是真正的玉面狐狸?反正这里边儿有一个是,有一个不是,其中一个是真正的玉面狐狸,而另一个和玉面狐狸长得一样的,一定是这通道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但是非鬼即怪。我该如何分辨对方是人是鬼?要是有双火眼金睛就好了。传说摩尼宝石可以照破一切无明之众,说不定可以照出玉面狐狸的原形,而我却不知道如何使用。

  我前思后想,冷不丁冒出一个念头,立即用手电筒往玉面狐狸身上照。因为我听人说过,人在灯下有影,鬼却没有。可这么一看,一旁的这个玉面狐狸有影有形!我暗暗吃惊:“道行不小!”

  玉面狐狸见我用手电照她,脸上一红,往旁边挪了一挪,骂了声:“色鬼!”

  胖子说:“你小子平时一本正经的,一口一个三大纪律,一口一个八项注意,你偷偷拿手电筒照人家屁股干吗?”

  在给大金牙止血的雪梨杨也往这边看了一眼,目光中似乎有责备之意。我心中暗骂:“他娘的,狐狸没套到,却惹了一身骚!我一向行得正,坐得端,平时最爱听雷锋同志的故事,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们一致认为我好色?等我揭掉玉面狐狸鬼脸上的这张人皮,那时才让你们认得我!”我心里边急得火烧火燎,可又不能对雪梨杨等人说,通道前边有一个死尸,让人削掉了半个头,那个死人和玉面狐狸长得一模一样。如果我这么说的话,雪梨杨等人会不会相信我?我连我不是色鬼都辩解不清,再说别的谁会相信?我万般无奈,摸出摩尼宝石挡在眼前,去看一旁的玉面狐狸。

  胖子说:“老胡你的脑袋是不是在石壁上撞坏了,你以为透过摩尼宝石往前看,对面的人就是光屁股的吗?”

  我心中暗骂:“你他娘的又给老子穿小鞋,你倒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不想理会他,将摩尼宝石贴在眼前,使劲往前看。可摩尼宝石并不透光,我只好将摩尼宝石放下,在手中使劲地擦了几下。

  胖子说:“对,使劲擦,越擦看得越清楚。”

  玉面狐狸沉不住气了,她说:“你在搞什么鬼?之前我真心真意地待你,你又不领情,这会儿怎么忽然起了色心?”

  我对玉面狐狸说:“摩尼宝石怎么用?你说过可以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已经问了你两个,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玉面狐狸说:“什么三个问题,我看你的脑袋也是撞坏了。”

  我一听此言,立即发觉在我面前的玉面狐狸,果然是另一个人,怪不得我总觉得她不对!进入通道之后,玉面狐狸说过愿意回答我三个问题,从此之后两不相欠。我先问她为什么要带摩尼宝石来到这里?她回答是为了找到一个“宝藏”。

  我又问她,通道的尽头是个什么去处?她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没等我再问第三个问题,胖子和大金牙就将她吓得逃走了。

  这一切都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而在我面前的这个玉面狐狸,居然完全不知道。这么看来,通道前方的死尸才是真正的玉面狐狸。想到玉面狐狸已经死于非命,我心中有一丝莫名其妙的伤感,可更多的还是一种惧怕。如今这个“玉面狐狸”,十有八九是画皮而成的鬼怪。让它留在身边,我们四个人早晚被它一个一个害死!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再不下手,更待何时!

  想到这儿,我一把揪住玉面狐狸的衣领,想要将它这层人皮揭下来。可我这个动作一出来,其余的人都以为我要扒玉面狐狸的衣服。

  雪梨杨问道:“老胡,你在干什么?”

  玉面狐狸又羞又急,双手来掰我的左手。我也是让胖子和雪梨杨的误会惹火了,只说了一句:“你们都好好看看!”随即一铲子挥下去,将玉面狐狸的头劈成两个半个,血喷得老高,点点滴滴的热血,溅得我脸上身上都是。玉面狐狸的死尸倒在地上,一旁的雪梨杨和胖子都呆住了。我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在老粽子身上掏宝那是一回事儿,杀人可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我正想说:“你们不必吃惊,这个人不是玉面狐狸,真正的玉面狐狸已经死在通道前方了。”

  可还不等我开口,一脸是血的大金牙坐了起来,他也让我的举动吓得够呛,问道:“胡爷,你真把她给杀了?可惜了儿的,好歹也是个美人儿!”大金牙他不说话还好,开口说了这么一句,露出了口中那颗闪闪发光的大金牙。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