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灭尽一切无明之暗(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听了玉面狐狸说的话之后,我反复去想,照破一切无明之众,灭尽一切无明之暗,想得我头都大了两圈儿,仍旧想不出个所以然,又寻思:“摩尼宝石的外壳已经碎裂,光华收敛,没有了光亮,那还照得出什么?”如此一头想一头走,又不知走了多久,我找前面的雪梨杨要来摩尼宝石。其一,我是想看看能否使摩尼宝石中的光芒复原;其二,摩尼宝石揣在我怀中才不担心会有闪失;其三,我将摩尼宝石拿在手中,装作看来看去,会引起玉面狐狸的注意,我才有机会从她口中套出更多的话来。果不其然,玉面狐狸见我用狼眼手电筒在照摩尼宝石,她问道:“你想不想知道摩尼宝石中的秘密?”

  我说:“我固然是想,可从你口中说出来,那我得先掂量掂量可不可信。”

  玉面狐狸说:“我从未起心害你,也不会诓你,此言可指天地。”

  我说:“我真是领了你这份情了。你说这摩尼宝石能治你爷爷被门夹坏的脑袋,这话你还没忘?我可记得一清二楚,你说明月珠又叫上清珠,人若有所忘,以手抚摸此珠,前尘旧事,则历历在目,我这儿都捏出汗了,也没想起我昨天晚上吃了什么。当着老中医,你就别开偏方了!”

  玉面狐狸说:“你不要揪着前面的恩怨念念不忘,我指的是你第二次将我救上暗河之后,不信你尽管问我,你想知道什么?不过在你们放了我之前,你只可以问三个问题,回答你之后,你我从此两不相欠。”

  我说:“你从西夏地宫中带出明月珠是为了做什么?”

  玉面狐狸说:“我要找一个‘宝藏’。”

  我心想:“这已经是一个问题了,这说了简直等于没说,如果我再问宝藏是什么,那显然没有任何意义。下一个问题,我该问什么?宝藏的位置?那不在通道之中,就在通道尽头,这也不必多问。我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想尽快走出这条没有尽头的通道。”于是我问玉面狐狸:“通道的尽头是个什么地方?”

  玉面狐狸说:“不知道,不知道也是一种答案,我和你们一样都不知道。”

  我心想:“这个狐狸精太狡猾了,她用只言片语或毫无价值的回答来获取我的信任,我这第三个问题还不如不问,那又把这个机会白白浪费了。不如我让胖子吓唬她一下,不信她不怕!”

  我略一沉吟,用胳膊肘撞了撞胖子和大金牙,装作要继续问玉面狐狸第三个问题,一旁的胖子和大金牙心领神会,突然焦躁起来,耍开浑不吝的架势,说道:“老胡,她是在拿你当猴儿耍啊!不知道也叫一种答案?我放个屁都比这话有分量,你小子在爱情的港湾中脚踏两只船,也不怕来阵大风给你刮水里淹死,你对这个狐狸精一再姑息,还让我替你背黑锅,我看你小子是让她给迷住了,看我今儿个断了你的念想!”

  说着话,他拽出工兵铲,要一铲子将玉面狐狸的头削掉。我急忙拦住他,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即使她真有心自绝于人民,你要干掉她,那也得先给她交代一下政策。”

  玉面狐狸说:“姓胡的,你薄情寡义!既然要杀我,就在我面前动手,别在背后下刀子。”

  我说:“王胖子一旦发起狠来,我可拦不住他,你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

  胖子说:“你跟她废什么话,你今个儿要是拦我,我就连你一起给剁了!”

  前边的大金牙扭过头来说:“胖爷,这玉面狐狸长得比壁画上的飞天仙女还好,一铲子剁了未免可惜,要不然……”他一脸的坏笑,其意不言自明。

  我对大金牙说:“你们这是要先奸后杀啊?”

  胖子将我推到一边,说道:“老子这柄铲子既然出了手,那就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随即抡起铲子,要让玉面狐狸人头落地。

  大金牙说:“别动手,别动手!你们二位不就是想问几句实话嘛,那也犯不上人头落地啊!听我大金牙的,问一次不说,扒一件衣裳,问两次不说,扒两件衣裳,你看她说是不说!”

  玉面狐狸并不怕我,但她对胖子还有几分忌惮。胖子那股混劲儿一上来,那可真是说得出做得到,何况大金牙的那招儿更损,玉面狐狸当时吓得脸都白了。

  正在这时,却听一旁的大金牙“哎哟”了一声。我用狼眼手电筒往前一照,只见他满脸都是血,我和胖子以为他在这漆黑一团的通道之中受到了袭击。

  前面的雪梨杨也停住了脚步,胖子手中高举的工兵铲,便没有落下去。趁众人这么一怔,玉面狐狸扭头就跑。掠过大金牙身边,顺手拽出了插在他背包后边的鱼尾刀。

  胖子骂了一声:“还她娘地想跑!”举起了手中的连珠步枪。

  玉面狐狸吓坏了,她肩上还有携行灯的光亮,以胖子的枪法,这一枪打出去,准让玉面狐狸脑袋开花,我忙按下胖子手中的步枪。刚才我们的戏太过了,没承想把玉面狐狸吓跑了。她手上没有摩尼宝石,不怕她飞上天去。况且她是唯一知道摩尼宝石秘密的人,一枪干掉她容易,想从这逃出去可就难了。

  我和胖子、雪梨杨扶起倒在地上的大金牙,问他怎么回事儿?

  原来大金牙只顾嘴上忙活了,得意忘形,一头撞在了通道石壁上,撞了一个满脸花。这一张嘴不要紧,那颗金光闪闪的大门牙都给撞掉了。大金牙手捧他的金牙,哭爹叫娘,连声惨呼。胖子抬手给了他一个嘴巴:“哭什么哭?不就是金牙掉了吗?旧社会的妇女丢了贞操都没你哭得这么惨!”

  大金牙挨了胖子这一巴掌,失魂落魄一般倒在地上,看来对他而言,金牙比他的命都重要。在他这颗金牙被撞掉之后,以往那个梳着油光锃亮大背头、成天咧着嘴、口若悬河一肚子生意经的大金牙,全身的光彩都没了,脸色也是灰的。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沙發都蒙上灰了
    王胖子2017-08-26 14:52: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