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天门

  “电击?”听到这我也是一头雾水,试探着问道,“这怎么可能,你肯定不是烧伤致死吗?”

  风师爷道:“当然不是了,虽然电击也算烧伤致死,但它的主要攻击范围是人体的内脏器官,并非人的体表部位,这些人烧伤致死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传说中的人体内脏自燃!”

  这样的事实着实让人郁闷了,这荒山野岭的古墓中,哪来的电击?在这种地方,出现任何死法其实都不奇怪,但这样的死法就显得太另类了,甚至让人感到有些诡异,我虽然听说南陵有着相对较高的文明,但可能高到这种程度吗?几百年前的南陵先民们就在古墓中搞电网防护?

  三炮随即道:“别扯淡了,哪来的什么电击,怕是被雷劈的吧!”

  风师爷当即道:“你才扯淡呢,这里是山体内部,都能赶上超级防空洞了,雷再劈也劈不到这里,而且哪那么巧刚好劈中他们几个。”

  “那就是有人暗中使坏了,用电棍偷袭他们!”三炮开始发挥他的想象力,胡扯八道起来,不过自然没有人把他的胡猜乱想当一回事。

  很快,鹰戈的发现打断了我们的猜测:“这个人还有气!”

  我们一听还有幸存者,当即又围了上去,果然见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还藏着一个人,也不知道是借助了岩石的掩护还是怎么的,从表面上看,这个人的伤势比其他人要轻很多,此刻仅仅是昏迷而不至死。而等我看到那人的脸时吃了一惊,这不是之前在船上害我们的那个叫胜男的女子吗?

  我仔细一看,果然没错,她换了一身装束,齐耳的短发也束到脑后扎了起来。我们这几条命险些就撂在这女人身上,所以对于她的记忆可谓刻骨铭心,是不可能认错的。

  风师爷眉头一皱道:“是那个女人!”龙少点了点头,随即转脸对风师爷问道:“还有救吗?”

  我明白龙少的意思,对方的这些人知道的比我们多,眼下不是计较个人恩怨的时候,现在这种情况下,有她比没有她好。

  风师爷探了探她的脉搏,随即回道:“她没有生命危险,可能遭受的电击力度比较小,只造成了短暂休克,不至于要了她的命!”

  三炮当即道:“那赶紧抢救啊,对了,需要做人工呼吸什么的吗?”

  “她是触电,不是溺了水,你是不是还打算给人做胸腔挤压啊?”我哭笑不得地对三炮说道,心道你小子想动什么坏脑筋。

  风师爷象征性地对胜男做了些抢救,再灌了一些水给她喝,随后说她受到电力的重击,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不过问题不大,没多久应该会自己醒过来。

  我们听到这都稍稍放下心来,风师爷提醒我们不要四处乱走动,这些人肯定就是在这附近中招的,我们要避免重蹈覆辙。我四周望了望,发现除了虚无的黑暗外,就是山壁的岩石,看样子这些岩石还比较干燥,按理说这样的环境是不太可能触电的,因为根本没有可供电流通过的导体。

  我们自到了这个地方后,手中的枪都感觉有些异样,止不住地无故晃动起来,风师爷拿出罗盘一看,当即断定这里存在很大的磁场,我们此时已经深受这些地磁的影响了。

  出现了强大的磁场,发生触电事件便稍微有了点合理解释,毕竟电磁本为一家,可以相互转换和影响。但要说产生足够打死人的电流,所需要的条件是十分苛刻的,不太可能是偶然因素。想到这我不由得又额头冒汗了,南陵人居然懂得如此复杂的原理,其诡异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不过,我始终不太相信这一切是几百年前一个蛮荒国度所能拥有的。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三面是虚无的黑暗,只有一面是高耸的岩壁,看不到边际,没法知道到底有多大,我疑心所谓的出口会不会就在这附近,毕竟这里有飞机出没,如果有出口,自然不会太小。

  龙少道:“那架龙魂侦察机的坠毁肯定是这里的地磁造成的,在如此大的磁场影响下,飞机上的一切仪器包括钢铁的机体都可能受到影响,失控几乎是必然的!”

  如果这样的说法成立的话,之前那架龙魂侦察机的确是向着我们的前方飞行的,但突如其来的某种变故使得它迅速地改变了方向,但还是未能摆脱强大地磁的影响力。

  再按着这进一步推理,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前方的虚无空间是很广阔的,飞机都可以高速自由地穿行,甚至可以说前方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下脚的地方,必须借助飞行物才能进入。

  想到这,我产生了一股窥视的冲动。但有了先前的教训,照明弹我们不敢用,鹰戈打着了两根冷烟火,用力地向前方甩了过去。转瞬间,四周被映照得一片通红,仿佛着火了一般,红光的映射中,前方依旧朦胧一片,仿佛在起雾一般。

  就在这朦胧的雾气中,隐约可见几个巨大的影子矗立其中,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很像我们之前看到的那种擎天柱,我甚至看到了类似大型建筑屋顶上角檐一般的建筑元素,而数根巨柱状物体再配合上顶端的角檐,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竖立的巨大牌楼。

  我还在纳闷,突然鹰戈叫道:“前面的地方是悬空的,都小心不要踩空,这个地方是通着外面的,飞机进来后肯定是想通过这里飞出去!”

  我大骇,心道果然被我猜中了,不过麻烦也随之而来了,且不说那诡异的电击从何而来吧,前方是大片的悬空区域,很可能是一望无际的深渊,四周都是笔直的悬崖峭壁,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地方,没有飞行器物,光靠双手双脚根本就不可能走出去的。

  这的确是个让人绝望的现实,我们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对抗强大的地心引力,或是变出一架飞机来,眼下的情形让我们一筹莫展。

  风师爷道:“这里又出现这么深的深渊,确实有些不正常,还有这种巨大的牌楼……总不会这里是通往主墓室的神道吧?”

  风师爷在猜测,我们却无法相信。按着这样的猜测,前方的这种牌楼肯定不止一个,一直向前共会出现四道。而我们看到的那个是第一道,被称做“天门”,之前对讲机里的人所说的门应该就是这里,天门是送葬的队伍最终到达的地方,也是他们生命的最终归宿。而石俑阵也是到此就结束了,恰恰也能说明这一点。

  但这又显得异常怪异,再往前便是万丈深渊,别说天门了,随便碰见个什么门,队伍都得戛然而止,毕竟总不能飞着去送葬吧。难道南陵王如此神通广大,料定了这条路是盗墓者必走的路线,有意设置这样无法逾越的障碍让盗墓者望而止步吗?

  面对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没有人能拿得出主意,风师爷建议等那女的醒来再说,但愿他们那些人的性命没白牺牲,能给我们提供点什么。

  龙少表示同意,我们不知道这批人是否已经全军覆没,如果那个叫胜男的女子是唯一的幸存者的话,事情就好办得多了。如果不是,我还真怕她以这种方式再次混入我们内部搞破坏,毕竟我们已经吃过她一次大亏,警惕性自然高,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我们就地耐心等待,龙少端坐在另一旁,拿出了之前的那张照片,又细看起来。而此时他的眼神中已经有了一丝异样,很明显照片中的某些地方使他感到异样。

  他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一转脸发现我在盯着他,随后他便凑过来,把照片递到我眼前,指着上面的一个人道:“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