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黄河水妖(8)

  杨方听出这里边有名堂,问道:“老东主,大护国的佛像下面镇着什么……山妖水怪?此话怎讲?”

  赵东主说:“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传说了,我担心移动了佛像,会有想也想不到的祸事发生。”

  澹台明月说:“叔父不必多虑,那些野史志怪中的传说记载,又岂能当真。”

  赵东主说但愿是我想得太多了,总之看见那尊千眼千手佛的宝像,也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杨方又问:“挖到佛像之后,要装在这口棺材里搬运走?”

  赵东主说道:“不错,那尊佛像大小和常人接近,装在棺材里运过黄河,寻个军阀找不到的地方埋起来,天底下不可能总这么乱,军阀头子屠黑虎自持其勇,好杀不已,将来必犯天道之忌,难免不测之忧,迟早有他的一个下场,等到乱世平定之后,咱们再把千手千眼佛像取出来还之于民。”

  杨方感觉此事颇有蹊跷,还想追问赵东主千眼千手佛像下镇着什么妖怪,可赵东主上了岁数,连日赶路十分疲惫,到赵二保收拾干净的屋子里睡觉去了,他也不好再去追问。

  黄河古渡边的荒废客栈,里面有七八间屋子是客房,都有现成的木板床,扫去灰尘便可就寝,赵东主住了最西头的一间,此刻时辰还早,其余三人就坐在前堂,点了盏煤油灯,整理棺材中的装备,以便明日一早动手,客栈破屋里四下透风,吹得油灯明一阵暗一阵,又听外边不时传来嗷嗷怪叫,也分不清那是狼嗥还是风声,气氛格外诡异。

  澹台明月想起杨方说这是卖人肉包子的黑店,白天她倒不怕,此刻天黑下来,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她责怪杨方说:“杨六,我看这客栈从里到外,根本没有剥人櫈之类的东西,你之前果然是在胡编。”

  杨方心想:“我往常在江湖上走动,谁敢不尊我一声杨六哥,偏你这大小姐不把我放在眼内,一口一个杨六,我要不吓得你做上一夜噩梦,我也妄称英雄好汉……”

  杨方动了这个念头,对澹台明月和二保说,想不到这黄河边上的古渡客栈竟已荒废,人肉包子之事以前果真是有,这是我师傅亲身所历,那一年我师傅到这一带做生意,一个人路过黄河边的古渡客栈,看周围当真是“荒村寥落人烟稀,野鸟无名只乱啼”,那时店里有个寡妇当老板娘,带了两个蠢汉做伙计,卖给我师傅热腾腾一盘包子,我师傅一看那包子肉馅儿全是油,又香又滑……

  澹台明月听得暗暗皱眉,二保则捂着嘴想吐:“六哥,你师傅吃了人肉包子?”

  杨方说那倒没有,我师傅那眼力,一看包子肉馅儿,觉得像是人的股肉,股肉在哪知道吗?就是大腿屁股附近的肉,要不哪来这么大油呢,故此起了疑心,忍着饿没吃,夜里在客栈的房间中睡觉,半夜三更前后,他老人家正睡在木板子铺上,就听有人在床底下,拿手挠他这个床板,“嘎吱嘎吱”的响啊,一听这声音,吓得人浑身寒毛孔都张了嘴。

  杨方能言善道,说得绘声绘色,屋外又是鬼哭般的风声,听得二保怕上心来,却又忍不住想往下听,连问后来怎样?莫非是黑店的人藏在床下,要把你师傅宰了当做包子肉馅儿?

  杨方说不是,要是店里的歹人躲在床下,他抓挠这铺板做什么?我师傅心里也是纳着闷儿啊,敲打两下不响了,过会儿又挠铺板,师傅他老人家点上蜡烛往床底下一照,我的个娘啊,是个没有人头的死人,可能是当天刚被害死,藏在铺下还没来得及收尸,腿上的肉都被割尽当了包子馅儿,不知道是尸变了还是怎么着,这个无头的死人在用手指挠床板!

  澹台明月知道这多半只是杨方随口说来吓唬人的,但在荒废的古渡客栈里听这些鬼怪之事,也没法子不怕,心中惴惴难安。

  杨方嘿嘿一笑,说咱都早点歇着吧,明天可有得忙活,说罢进屋关上房门,将打神鞭横放在头下,诸事不想,心头一片空明,不久就睡着了,忽然起了一阵阴风,恶寒透骨,身上顿时起了层鸡皮疙瘩,他睁开眼一看,屋门让风给吹开了,从外走进来一个全身是血的人。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