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黄河水妖(7)

  赵东主对照地图看了许久,对其余三人说据他多年收集考证的线索,北宋年间的大护国寺正在此地,殿堂佛塔都被横河泛滥带动的泥沙埋住了,军阀屠黑虎却以为这座古寺在开封城附近,所以军阀部队只在城墙周围挖掘,离此甚远,此处有个十分偏僻古渡客栈,先在客栈中落脚住下,再仔细寻找,定有所获,尽量低调行事,别让外人发觉。

  杨方说:“东主有所不知,传闻黄河古渡边的客栈是处黑店,专卖人肉包子,你们推着口大棺材冒充送亡故之人还乡,瞒瞒军阀和草贼也就罢了,却瞒不过那些开店老江湖,进去准被人家用药麻翻,五花好肉切做包子馅儿,脑袋手脚和骨头下水扔进黄河。”

  那三个人听了此言,立时感到一阵反胃,更觉得不寒而栗,世道这么乱,卖人肉包子的事只怕未必是传闻。

  二保庆幸地说:“多亏六哥提醒,要不然咱们住在这里,非吃了人肉馅儿的包子不可。”

  杨方说:“兄弟,咱吃几个人肉包子也不算什么,像二保你这样一身五花肉,却是上好的包子馅儿,那店主肯定趁你不备,诳你喝下蒙汗药,麻翻了扒个溜光,绑到剥人櫈上……”

  二保惊道:“六哥,听说开黑店的也是绿林好汉,他们横不能不分好歹,见人就宰吧?”

  澹台明月说:“二保你别信他危言耸听,他又不曾住过这个客栈,凭什么说人家是卖人肉包子的黑店。”

  赵东主说:“不得不防,杨兄弟说得没错,咱们用骡车拉着一口棺材,走在路上还好说,在客栈里连住几天,必定会招人耳目,杨兄弟依你之见,咱们该怎如何应对?”

  杨方说:“按道儿上的规矩,只好多给店家些钱,把事情说明白了,让人家别理会咱们的闲事。”

  四个人商量定了,赶着骡车走过去,到了古渡客栈才发现里外空无一人,屋里积满了灰尘,看样子前不久黄河泛滥,这客栈里的人早逃走了,只有这几间低矮漏风的土屋在此,如此一来也省去了不少麻烦,赵二保不再担心被做成人肉包子,兴高采烈将骡子拴到门口,忙前忙后收拾屋子,这时天色将晚,风沙渐烈,风声犹如鬼哭狼嚎,刮得天际间一片暗黄。

  众人有了这古渡客栈的房屋为依托,心里安稳了不少,若是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处,遇上这阵狂风,可没有办法过夜。

  几个人将那口沉重的大棺材搬进客栈,胡乱吃了些干粮充饥,二保到灶下烧水,赵东主对杨方和澹台明月说:“咱们必须赶在军阀屠黑虎找到此地之前得手,时间不等人,今天夜里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天一亮就开始寻找埋在沙土之下的大护国寺。”

  杨方打开棺材,看里面有四支双管猎枪和炸药,如今这地方荒无人烟,夜里除了有野狗饿狼出没,还可能遇到土匪,需要带枪防身,另外照明的电灯,挖土的铲子,就连猎装和干粮等物也是一应俱全,看来准备的十分充分。

  赵东主取出随身的本子,其中有一页描绘着护国大佛寺的布局,找到其中任何一座殿堂或佛堂,再以此图作为参照,就可以确定正殿的位置了,卧佛巨像和千手千眼菩萨,都在古寺的正殿里,他说看古渡客栈几间破屋后面,有一处土丘,比别的地方都要高出一块,要是所料不错,应该是护国寺的佛塔,那么客栈土屋底下即是正殿。

  杨方说:“此事岂不易如反掌,只要地方找准了,明天打个洞下去,到大殿里挖出那尊千眼千手佛,多说一两日,那便大功告成了。”

  赵东主说:“没那么简单,我有件事,要到了这里才能跟你们说,关于北宋年间造于黄河边上的大护国寺,还有个很可怕的传说,你相信不相信……那尊千手千眼佛像底下镇着黄河里的妖怪。”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