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黄河水妖(9)

  杨方吃了一惊,一下子惊醒过来,发觉身上全是冷汗,再看已是夜半更深,屋门仍然关着,屋中哪有什么浑身是血的人,他心说:“我随口编了些人肉包子的事,只想吓吓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怎么倒把自己吓着了,深更半夜做这等怪梦,好没来由。”

  杨方的师傅金算盘下落不明,没把摸金符传给他,所以他行事不按摸金校尉的规矩,又在江湖上学了绝艺在身,胆色不同一般,但梦到什么他自己也做不了主,看看房前屋子后没什么反常之处,倒头又睡,刚闭上眼,阴风忽起,屋门又开了,从屋外走进一个全身血肉模糊的人,一步一步走到近前,杨方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看屋里什么也没有,冷汗湿透了衣衫,心头狂跳不止,怎么会连做两个相同的梦?

  他心想:“这可邪了,这古渡客栈里闹鬼不成?不过这时要出去把其余几人惊动起来,大小姐和二保非取笑我不可,我往后还有何面目同人说长道短?”

  杨方从铺板上下来,又在屋里前前后后看了一遍,真没有什么古怪之处,寻付道:“疑心生暗鬼,我且不理会,看它怎样。”于是躺下又睡,闭上眼顿觉阴风飒然,看那屋门第三次让阴风给吹开,那满身是血的人从屋外走进来,杨方头发根子全竖起来了,他也真是胆大包天,忍着没动,随着那人越走越近,他发觉那浑身是血的人好像要对自己说些什么,隐隐约约只分辨出两个字:“快逃!”

  杨方心里一惊,再看屋里寂然如初,他一身的冷汗,江湖人没有不信征兆的,心说:“此梦真切无比,只怕不是什么好兆头,何况连做三个一模一样的梦,这屋里必然是有鬼啊,那个鬼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快逃?莫不是要出什么大事?”

  心里边正七上八下的功夫,已是破晓时分,澹台明月等人此时都起来换好了衣服。

  澹台明月看杨方脸色苍白神情恍惚,好像一夜没有睡好,笑着问道:“杨兄,你脸色怎么如此难看?莫不是昨天夜里讲鬼吓我们,却把自己吓着了?”

  杨方本来想告诉那三人梦兆不祥,只怕会有要命的事情发生,赶紧离开此地为好,但一听澹台明月这么说,那是死也不肯丢这个脸,说道:“想到灾民们苦难深重,愁得彻夜难眠。”

  赵东主说道:“难得,杨兄弟身在江湖,却有庙堂之志,睡觉也不忘黎民百姓的苦处,时值乱世,虽是贩夫走卒,也该为国家倾尽一己之力,咱这次寻找千手千眼佛的宝像,不让它落在军阀屠黑虎手中,正是为了保护国宝。”

  杨方顺口应声:“老东主所言极是,我等做成此事,便是塔尖儿上的功德。”

  赵东主说:“好,那么一会儿我等先去客栈后头挖开沙土,看看下面有没有佛塔。”

  这么一打岔,就没提夜里闹鬼的事,杨方见赵东主等人已换了猎装,从头到脚全是英国货,心说这叫狗长犄角……洋式啊,可人家穿这套行头干活确实方便,再看外边大风呼啸,刮起漫天的尘土,一行四人冒着风沙,来到客栈外面动手挖掘,沙土之下是干枯坚硬的淤泥层,再往下挖了几尺,看底下显出古砖,果然是半截佛塔,赵东主兴奋得眼中放光,北宋年间的千手千眼大佛寺,正殿就在黄河古渡客栈之下,他花了数年心血找寻线索,一朝功成,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杨方不知那尊佛像何以让赵东主如此痴迷,也想尽快看个究竟,他带着二保,又到屋里后墙下去挖,挖到晌午时分,挖开一个很深的大坑,沙土下面露出整齐的瓦片,看来佛殿虽让泥沙埋住了,但淤泥干枯之后形成了一层封闭的土壳,时隔七八百年之久,殿堂依然在地下保存得十分完好,揭开瓦片看里面惛惛洞洞,阴森莫测,佛殿中梁柱腐朽,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发生垮塌,四个人便到屋外准备绳索电灯,又绑了几根火把,要等待佛殿内积郁了几百年的晦气散掉才敢下去。

  此时风势加剧,狂风呜呜作响,古渡客栈年久失修,屋顶是个木板棚子,下头压着干草,忽然让一阵狂风掀翻了,四人只好躲到土墙下面,一边避风一边吃些东西,可满嘴都是沙土,吃了食物也难以下咽。

  杨方找机会问赵东主:“千眼千手佛下面到底镇着什么东西?这黄河里真有妖怪不成?”

  赵东主说:“不单是传说,这黄河年年发大水,很早以前……”

  杨方突然抬手做个嘘声,说道:“等等,我听到有东西往咱们这来了,可不像是风声!”

  黄河古渡客栈处在河套里,唯有西南方是旷野一片,目力所及,尽是黄土枯草,此刻狂风肆虐,沙尘飞扬,他探出头向外张望,只看得一眼,登时倒吸一口冷气,夜里梦见鬼的事成真了。

  赵东主等人发现事情有变,也起身往外看,就看黄土坡出现了一排小黑点,随着距离快速拉近,看出是军阀的部队,前边全是马队,蹄声越来越响,轰隆隆势如潮水,卷起了漫天的黄尘。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