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一

  《金棺陵兽》这个故事,我是从2007年夏天就开始写了,直到2008年“五一”劳动节才结束。虽然全文篇幅不长,但当时除了工作之外,主要的精力都用来写《鬼吹灯》,所以通常都是十天半个月才有时间写一小段《金棺陵兽》,写到最后大约是二十万字,历时将近一年。

  在写《金棺陵兽》的过程中,我时常都会问自己——“究竟如何选择正确的道路?”以及“究竟怎样才算是正确的道路?已经走过的道路,是偶然还是必然?”所以可能在《金棺陵兽》这个故事里,也会或多或少,流露出我的这些疑惑。

  我觉得人生可以说是一个没有地图的迷宫,起点是出生,终点是死亡。因为在人的一生之中,每时每刻,随时随地,都会面临着无数选择,似乎充满了无穷的可能性。而当你停下脚步回首来路的时候,也许就会发现,人生迷宫中错综复杂的岔路虽然多得数不清,但绝没有回头路可走,从起点走到终点,只会有唯一的一条道路。或是成功或是失败,不论是自己选择的道路,还是别人指点的道路,都未必就是正确的道路,不走到最后,谁都无法预料,我想这条道路就是所谓的“命运之路”。

  记得以前看过一部电影,片名记不住了,讲的是在科学高度发达的未来时代,人类已经掌握了穿越时空的尖端科技,但是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绝不允许人以任何借口回到过去篡改历史。可是有一位女科学家冒死触犯了禁忌,她希望凭借时空穿梭机回到过去,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犹太人惨遭屠杀的悲剧。

  这位科学家选择的办法是前往阿道夫·希特勒刚刚出生的时代,她以厨娘的身份加以伪装,混入了希特勒家中,克服了重重困难和阻碍,把当时还是婴儿的阿道夫·希特勒投入河中淹死,随后她也投河自尽了,可能直到她死,她都以为自己已经改写了历史。

  可是她并没有想到,负责看护希特勒的保姆,在发现这件事情之后,为了免于受到主人的责罚,就从街边饿死的乞丐身旁抱回了另外一个婴儿,而这个婴儿才是历史上真正的纳粹首领——阿道夫·希特勒。也就是说这位科学家的牺牲,根本就是毫无意义,不仅没有改变历史上大屠杀的惨剧,反而阴错阳差地促成了该事件的发生,如果她没有自作聪明地回到过去,第二次世界大战也许就不会发生。

  当然这只是一部完全虚构出来的科幻电影,但它所表达的应该就是历史无法被科技改变。因为在宇宙深处,必定存在着人类永远无法掌握的某种重力,即便能够控制时间与空间,也难以对抗重力的奥秘。

  而人生的道路,也似乎始终在被命运的重力控制着,这种无影无形的重力,也许是性格,也许是机遇,但更多的应该是选择。我想人们大概都会有“事先规划自己人生道路”的潜意识,比如择业、交友、投资,甚至有的父母很早很早就为子女作出了选择。可不管是主动的选择,还是被动的选择,我们都不能提前预知它是不是正确的道路。

  《金棺陵兽》里的张小辫儿也是如此,他在金棺坟古墓中遇到奇人异士,被指点了一条荣华富贵之路,事实上他是被人当作了度劫挡灾的替死鬼。但是就连料事如神的“林中老鬼”,最终也没办法摆脱“命运的重力”。

  还有雁营中的兵勇,他们是绿林草寇出身,心目中并不存在任何“忠君报国”的概念,之所以舍生忘死地为了张小辫儿卖命,只不过一是为了有钱有粮;二是张小辫儿是巡抚大人的亲信。在乱世之中,个人的命运是渺小并且微不足道的,只有依附在更大的命运中,才有机会保存下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金棺陵兽》里的每一个人物,都在赌上性命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可以说这是一条前途未卜的血腥之路。

  以上是我在创作《金棺陵兽》期间的一些个人想法,接下来要说的是故事本身,首先是故事中的语言。《金棺陵兽》的故事背景,是发生在清朝咸丰年间,所以选择了近似评书的白话叙述。因为我始终都认为,时代背景不同的故事,就要有不同的语言风格,如果在古代的故事中,出现许多近现代才有的语言,就会使人感到很别扭,至少我个人是没办法接受的。例如张小辫儿说:“你这个美眉虽然可爱,但是很黄很暴力。”这就明显太不合适了,倒不如写成张小辫儿说:“此女胆色非凡,杀人不眨眼睛,胜过须眉男子。”

  以前曾经有过做导演的愿望,但估计我这辈子是没戏了,只好通过创作不同题材的故事,来满足自己当初那个小小的愿望。电影大师库布里克所执导的电影,有科幻题材的《2001太空漫游》,也有战争题材的《全金属外壳》,几乎每一部的类型和风格都不相同,但无一例外地成为了后世的经典之作。我想导演是通过镜头来为观众讲述故事的,而作者则是通过语言文字来讲故事,一个作者也应该有能力驾驭不同类型的故事,虽然我不是专业作家,但我个人也很希望能够为读者朋友带来有着不同感受的作品。目前为止我的全部作品中,《金棺陵兽》的语感是最令我感到满意的。

  再说《金棺陵兽》的故事风格,草莽传奇的色彩非常浓重,虽然里面的许多人物看起来市侩泼皮,又有许多很有趣的野猫,但就整体来说,《金棺陵兽》并不能算是一个轻松诙谐的故事。正值兵荒马乱人心败坏的时节,清兵和太平军打起仗来,常常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官府使用的酷刑也非常残忍,而满城的野猫虽然看似与张小辫儿亲近,实际上却都是暗中监视他一举一动的眼线,恐怕张小辫儿事后想起来,他自己也会觉得心里发凉。

  《金棺陵兽》中涉及了许多与猫相关的内容,可能会被读者朋友问到,这些内容是否有其原型?相猫之事,在广东地区确实存在,世上至今仍有《猫经》流传,但《金棺陵兽》里面提到的各种灵州野猫,诸如进入皇宫大内偷窃夜明珠的四耳神仙猫、月影乌瞳金丝猫、长面罗汉猫、渡水葫芦猫,以及还没机会出场的千文钱和得胜猫等,就都是小说家言了,我姑妄言之,您姑且听之,大可以把它们当作波斯猫的一个分支来加以想象。

  在《金棺陵兽》这个故事当中,除了真实的历史背景以外,还是有许多事物,都是有出处可寻的,并非全盘虚构,这些可以留给读者朋友们自己发掘,我在后记中就不多说了,只讲几个与《金棺陵兽》背景接近的野史传说。

  一是鞑子犬和狗碰头,这些凶恶的野狗,都是确有其物的。鞑子犬大概灭绝得比较早,在清代之后就见不到有关记载了,而撞棺材板吃死人的野狗,直到几十年前,都还有人亲眼见过,额前有个血红的肉瘤,经常在荒凉的城郊和偏僻的乡村出没,到了近些年也不多见了。

  二是造畜之事,俗传造畜为妖术,可以把人变为牛、马、猪、羊进行贩卖,有许多相关的文字记载,其中最著名的一篇,要属蒲松龄先生的《聊斋志异》,这应该只是一种民间传说而已,古时候未必真有此术;我在《金棺陵兽》中描写的人贩子,活生生剥下狗皮或猴皮,将拐骗来的幼童裹住,逼训其翻跟头、钻火圈,以充做耍猴戏狗在街头卖艺来骗取钱财,这种事情可能确是事实,虽然并不属于造畜一类的传说,但我认为这些事更符合“造畜”二字的原型,只不过从未做过考证,不知道两者是否属于同一回事。

  第三说一说关于猫的民间传说。众所周知,猫在埃及被视为神明,在中国却从来没有拜猫仙的习俗,古时曾有动物八仙和五大家的传说,老鼠是其中一家,却始终没有猫的一席之地,但在东方,不仅是中国,包括日本、泰国等地,都将猫视为神秘的灵物,比如“老猫会讲人话,但因为犯忌而不敢说”之类,都可以当作很有趣的故事来看。《金棺陵兽》的篇幅有限,无法再多写关于野猫的传说逸事了,以后有机会,还会再多讲一些。另外古时关于陨石坠落、塔市山影之类的记载,在此就不多作赘述了。

  目前《金棺陵兽》在灵州城发生的这部分故事,从张小辫儿偷鸡不成,夜走金棺坟古墓开始,直到说书人前来入伙投效,雁营南下征战为止,就已经完全结束了。今后如果有机会,当然还可以再写雁营进京追捕塔教余孽,在陕西血战捻军的猴子阵,以及开赴回疆大漠作战的种种事迹。至于是张小辫儿究竟是不是《鬼吹灯》中的摸金校尉张三链子,这个猜测的空间先给大伙留下。

  说到这里,有必要感谢喜欢《金棺陵兽》这个故事的读者朋友们,这其中虽然有见过的,但大多数我都没见过,可是我时常都会感受到你们所带给我的认同感,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与关心,祝你们平安健康,万事如意。

  最后还要感谢负责校阅审读的各位编辑老师,在下错别字比较多,标点符号基本处于乱用的水平,辛苦你们了。

  张牧野

分享到:
赞(9)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看完了,评一下,用量小时看完,满分100平90,这个故事类似大纲我,其中替劫不少。有狐狸的,有蛇的,等
    匿名2017-08-24 13:18: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