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瓦罐寺 第八章 喜钱儿

  那说书先生晓得前因后果,就在营中为张小辫儿讲出一件事来,说起金棺坟古冢的来历。原来坟中埋葬的贵妃娘娘,生前能歌善舞,容颜绝美,有倾国倾城之姿,皇宫内苑的三千粉黛,都及不上她,故此深受皇帝宠爱。

  这贵妃专喜欢畜养珍异之猫,凡是世间的名贵佳猫,她都要想方设法得到,单是常跟在身边的狮猫就不下十余只。群猫中有只两色妖瞳的波斯狮子猫最为名贵,更是与贵妃形影不离。

  谁知有一天贵妃娘娘正在御花园赏花,妖眼狮子猫瞧见有白蝶在花间飞舞徘徊,便扑跃追逐,一路离了大内,从此不知去向,遍寻无果。贵妃娘娘终日垂泪,茶饭不思,害了好一场大病,把皇上急得团团乱转。

  有些朝中大臣为了讨好贵妃,特意从民间收罗来千百只波斯狮子猫,可这些狮猫都不对娘娘的心思。又有大臣不惜重金,教那能工巧匠,费尽心思,造了与真猫大小无异的一只纯金狮猫,神态憨然慵懒,两只猫儿眼各嵌异色宝石,像极了当初那猫,在精美玉匣里盛了献入宫中,才哄得贵妃转悲为喜,由此可见她当年确是荣宠无边。

  但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猫是通灵之物,群猫聚集的地方,难免有些怪事出来,终于惊着了当朝的太后。又有许多失宠的嫔妃趁机进言,所谓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谎说那贵妃整天与群猫私语,她肯定是古墓中的狸猫成了精,进宫来用妖法迷住了皇上,致使朝政荒疏,如此下去必然断送了江山社稷。

  太后久在深宫,养了满腹的阴狠性子,随便找个由头,就吊取了贵妃性命。皇帝事后得知,虽然懊恼,却也发作不得。他伤心爱妃惨死,就下旨送其还乡安葬,先在金棺寺里停棺三年,等到造好了金棺坟才正式下葬掩埋。

  贵妃以前养在宫中的群猫,连同饲猫的猫奴,也都被逐了出来。猫奴们感念旧主恩德,就带着大群猫子,远迁到灵州城里居住,为贵妃的金棺坟守墓,繁衍生息至今。所以灵州城里的野猫格外多,而且皆是品相俱佳之猫,使灵州得了个猫儿城的别称,倘若究其根底,那金棺坟才是源头。

  当年的猫奴都是越人,懂得相猫之道,在灵州驭使群猫守墓的时候,曾择了些门人弟子,授以古术,即为猫主。后来名动天下的猫仙谭道人,正是此脉传人。只不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谭道人熟知世间方物,广有奇异能为,但他因为控猫入宫盗取夜明珠一案事发,隐埋了姓名,改头换面,云游四海去了,终于不知其下落所终。

  谭道人的一身本事,都录入了一部《云物通载》当中,传到后世,灵州城的猫主就是林中老鬼了。此人无名无姓,只得一个道号在身,不仅承接了猫奴、猫盗所留衣钵,自身更有离奇际遇。他擅能以猫打卦,看乾象遍知天文,观地理明识风水,深晓五星,觉吉凶祸福如神,秘谈三命,断成败兴衰似见。

  但这林中老鬼早年间心术不正,意图要猫儿药练就金丹,用之点石成金、服之长生不老,故此入了塔教,吃了不少童男童女,做下了许多伤天害理的勾当。一日他入山寻药,遇了暴雨,竟被天雷击中,周身半毁,烧没了面目。他侥幸逃出命来,口里接了猫舌,身上补了猫骨猫皮,从此后再也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躲在金棺坟里一藏就是十几年。

  他是道门中人,明白自己虽然避过了雷劫,但也丢了半条性命,又知他那造畜的所作所为,还要再受天谴。这一场大劫要是躲不过去,只能落得个化作荒烟衰草的结果,终归难成正道,便深藏形迹,一直不敢在世上露面。

  如今想得大道,只有用当年猫奴传下的法子,找个造化大的人来同自己换命,于是他在古墓中苦等了多年,总算是等来了能数清《百猫迷魂图》的张小辫儿。这张小辫儿天生是个造化奇大的猫子命,格局随着时运起落,可贵可贱。

  林中老鬼便自称鬼仙,以要结善缘为名,传了张小辫儿几件相猫的本事,又唬他有荣华富贵、高官厚禄可求,在暗中点拨指引,借了张小辫儿的手将塔教连根剿除。

  林中老鬼是灵州群猫之主,他见那长面罗汉猫屡有异状,自知劫数将至,只等此猫开口出声,就是他命丧之时了。这时候张小辫儿也把这段因果宿债差不多都填满了,林中老鬼就想借张小辫儿这三品武官,来替自己挡过天劫。

  林中老鬼这件事情要是做成了,此身出有入无,非止一城一地之祸,却不想人算不及天算,也合该着张小辫儿命不该绝,竟在瓦罐寺古刹当中,被三眼老狐引出来躲过一死。那林中老鬼虽然推测如神,但他欺心瞒天,最终也是棋差一着,事到临头回天乏术,被天坠陨石,击得粉身碎骨,又遭业火烧化了残骸。

  看来那长面罗汉猫开口出声,其主果然必遭横死,只不过猫主不是张小辫儿,而是林中老鬼,此事阴错阳差,却也正应了天意难违之语。

  张小辫儿先前也曾隐隐猜到了一些端倪,这时听了此事前因后果,知道多半都是真的,必定不是眼前这说书人胡乱捏造来的。事后想想也觉脊背发凉,要不是得那老狐狸相救,张三爷早就给别人充作替死鬼了,恐怕到死还都被蒙在鼓里。但不知为何,他对林中老鬼,也并无太多怨恨之意,听说此人已经在天坠时死在瓦罐寺了,心下反倒有些难过。而且张小辫儿总算知道了自己根本没有富贵不可限量之命,虽是如此,却也落得一个轻快,正是“一朝识破因果事,月自明兮鹤自翔”。他问那说书先生道:“想来此事埋根极深,不知你这位只会说书讲古的先生,却是从何得知得如此周全?”

  那说书先生诚惶诚恐地答道:“说来惭愧,在下与林中老鬼皆属金棺坟猫奴一脉,虽然彼此之间有许多年不相往来,但看到张三爷在灵州城里的种种作为,就知道必定是此人在背后指点。只是那林中老鬼是在下的前辈,又是个料事如神的人物,手段厉害得紧,满城的野猫都是他的耳目,所以当初不敢明言道破,唯恐得罪了他,引火烧身。”

  张小辫儿心里恼火,暗骂这说书先生真是臭脚婆娘养的,便说:“现在连黄花菜也都凉了,说来又有何益?”

  那说书人忽然给张小辫儿下拜道:“林中老鬼已经死在了瓦罐寺,如今三爷你就是灵州城群猫之主了。相猫憋宝之术亦正亦邪,唯看何人用之,善用则善,恶用则恶。在下不才,今后愿意追随张三爷左右,做个雁营中的师爷。”

  张小辫儿闻言大喜过望:“军旅之中,向来枯燥寂寞,咱们雁营里倘若有了先生这等人物,在一起谈谈讲讲,今后还有什么难过的日子?”可转念一想,又觉此人虽是胸藏锦绣,博古通今,但三爷这雁营也不是他想来就来的所在,出谋划策的本事究竟如何,还得试试才行。于是又对他说,上水泊梁山入伙还得先纳个投名状,你这先生想做师爷,得先替三爷去提督府当回说客,要是能说得老图海把他的女儿下嫁给张三爷,才算是你的能耐。

  那说书先生见张小辫儿命数离奇,才有心要跟随左右照看于他,当下笑道:“何难之有。”随即讲出一个计策来。原来在灵州城猫儿巷的野猫里,有只小巧的花猫,周身都是铜钱般的花纹,唤作“千文钱”,古称“喜钱儿”。按照相猫之说,这只猫最能向人讨好,它跟在谁的身边,谁就会格外招人喜欢,带上此猫上门提亲,还不等开口说话,这门亲事就已经先成了三分。另外那老图海迷信命禄,只要这先生给张小辫儿伪造一张极贵的命格,再加上他以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不愁此事不成。

  张小辫儿本来只是想难为难为这个说书先生,没想到娶亲之事竟然被他说得易如探囊,不觉喜动颜色,急忙就要起身到猫儿巷里去捉“千文钱”,先教老图海那狗官晓得他些手段。

  谁知那说书先生又道:“如今这世上大乱未定,正值朝廷用兵之际,眼看各路官军都要南下征剿粤寇,值此天地失常的时节,还暂且不宜谈婚论嫁,此事应当徐图后计。”

  张小辫儿心想这可倒好,三爷我是急惊风遇上了慢郎中,也罢,反正是好饭不怕晚,既然有此良策,又何必急在一时,于是召来营中弟兄,暗中开了香堂,让这说书先生插香入伙,立下盟誓大咒,其中经过自不必说。

  那说书人入营不出三日,果然如其所言,雁营要奉命南下剿寇。看来官军与粤寇之间,即将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张小辫儿经那先生指点,在离开灵州城开拔之际,带了几只得胜猫在身边,率领着雁营兵勇,会合了大队官军,浩浩荡荡而行。

  此后数年,雁营跟着大军转战南北,扫平了粤寇,征尘未洗,便又北上围剿捻匪,直到随着左帅的楚军挥师西进,一举收复新疆全境,才得以功成身退。其间辗转万里,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更有许多奇踪异迹,却不在本回话内,这正是:“海深能容蛟龙隐,天高可使凤凰游。”

分享到:
赞(6)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好、好好、
    匿名2017-07-24 13:18:4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