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镇墓石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龙少一听,当即面色凝重,抬眼望着鹰戈,鹰戈接着道:“有一个光球,又圆又大,但光线很弱,模糊不清的样子,看起来很像只眼睛。少爷,会不会是……”

  我颇感诧异,按着鹰戈的描述,就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个模糊的眼球状物体正在发着光。这的确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要知道这里是一望无际的荒山,按理说不可能出现任何规则的发光体的,这东西的出现有些诡异,我怀疑风师爷的失踪和那东西有关。

  三炮道:“圆球状发光体,难不成是颗罕见的夜明珠?九指金这人不讲究啊,这么好的东西自己想独吞!”

  我又气又无奈地对他道:“你别瞎扯,这么大的好事哪就轮到你了,现在都少两个人了,还有心思琢磨这些!”

  虽说我嘴上这样说他,但心里也有点这样的想法,即便不是夜明珠,但这种莫名出现的光球,极大的可能性就是某种能够自发光的物体。缅甸是产玉的国家,这里群山起伏,庞大深邃的地脉岩层中,都蕴含着大量的玉矿,我疑心会不会是一块发光玉石因为地质作用长出了地表,裸露在外。这是很有可能的,据说山西很多煤矿丰富的地方,露水天的时候煤都能像野草一样钻出地表。我把我的看法一说,龙少表示了赞同,但他也不敢肯定,几人索性收拾了装备,顺着方位去找。

  按着鹰戈的估算,那光球距离我们大概只有一千米左右,但夜晚在林中前行实在太困难了,我们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感到原本的密林稀疏了许多,眼前变得空旷起来。虽说眼下的光线依旧不怎么好,但相比密林中的伸手不见五指要好多了,我们举起火把,隐约能照见四周的情形。

  这是个小型的像盆地一样的凹陷坑,四周还充斥着很多人工修筑的痕迹,很多大小不一的石像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大多被掩埋得只剩小半截身子露在地表。整块地方有明显坍塌的迹象,很可能这里原来是某种人工建筑,因为某次地质运动导致塌陷被毁。而火把的光束照过,很明显地能感觉到有一道红色的微光反射过来。

  我们循着反射光的方向,来到了反射体面前。那是一块巨大的圆球状物体,那圆球直径足有三米,一半以上镶嵌在一块巨石中,因为地面坍塌的缘故,还有一部分已经被掩埋在地下。即便如此,这东西依旧显得十分的巨大,它的表面很光滑,触之冰凉,的确是上等的玉石材料打磨而成,如果这是夜明珠的话,那绝对是世间罕有。这东西聚光性很强,黑夜中任何一点光线被它聚集反射出去,都会有比较明显的亮度,之前应该正是我们的火光给它制造了光源。我瞅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总觉得这东西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然而我只是有这种感觉,具体哪儿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应该就是这个!”鹰戈很肯定地道,龙少摸了摸那东西后点了点头,又举起了火把仔细观察了起来。

  三炮看了看那东西的块头,惊道:“奶奶的这块头,这不是故意让炮爷我眼馋没辙吗?”说完还一个劲道可惜可惜。

  就在这时,龙少忽然“咦”了一声,将身子往废墟里继续凑了凑,我们刚围上去,突见他面露喜色,惊道:“这东西好像是镇墓石,用来堵封住墓道的,难道这竟然是个陵墓的入口?”龙少表现出了少有的兴奋,不敢相信地又起身望了望四周。

  我看了看那东西的块头,心道有这种可能,因为这里距离鬼龙吐珠的穴眼已经很近,如果这是座王陵级别的,完全能达到这样的规模,入口设置在这里,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这里的地面塌陷就很可疑,很可能它的地下是真空的,天长日久导致了塌陷。但如果是这样,那底下是什么呢?地宫的可能性是不大的,因为这里肯定不会是主墓室所在地,难道是巨大的殉葬坑?想到这我心里毛毛的,结合起风师爷无故失踪,更让我不寒而栗,娘的这鬼东西真的这么邪门吗?风师爷不会被什么东西诱拐到这儿当殉葬品了吧?

  我好奇那玉石巨珠的用途,龙少浸淫其中多年,对这种异族文明知道的比我多得多,他对我解释这东西应该属于一种有特殊寓意的祭祀物,用于祭祀的,说着他还特地让我观察了下支撑这巨珠的基石。

  那巨珠已经很大了,镶嵌的基石必然更加大,而且基石的很大一部分都埋在了土里,几人拨去了些土,那东西的前端才勉强显现出来,居然是某种异兽的头部。

  这异兽张着大嘴,巨珠正是被它含在口中,欲吞欲吐,我看着这异兽似乎还有些面熟,再往下一看,顿时又吃了一惊。

  异兽身子奇长,扭曲盘绕在一根巨大的石柱上,因为地面的塌陷断裂成了好几段,它身子的两端布满了船桨般的触手,虽然很多触手被土掩埋,但微弱的火光下,更容易把它想象成一只巨大的节肢动物正从泥土中钻出来。

  “我靠!是蜈蚣!”我忍不住叫出了声,脑子中立即浮现起了在船上看到的那只怪虫,心道这东西也许就是当年南陵人的图腾了。

  龙少表示了相同的看法,但此刻他不再多作解释了,风师爷的无故失踪,很可能和这里有关,没时间耽误了。再者说,如果这儿就是镇墓石,那顺着它找到穴眼和主墓室的可能性更大,没必要从别处入手,而且风师爷现在不在,凭我们几人的造诣,寻龙点穴还真是个问题。

  镇墓石异常坚固厚重,凭几人的力量想挪开根本不可能,还好地壳运动的伟大力量帮助了我们,这里的塌陷使得墓道被破坏,形成了许多破口,运气好的话我们能乘虚而入。但肯定也有运气不好的可能,那就是整个墓道塌陷得厉害,直接被堵住了,真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定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找漏洞那太容易了,很快,我们便挖出了一个可供一人进出的口子,火光一照,深不可测,但却并不是平直的墓道。我一看便明白了,这墓道很大一段是虚的,往下没多远,就是纵横交错的狭长地下岩缝,可以蔓延到几百公里远。我看着不由得很为难,真要走下去是极容易迷路的,很可能在地缝里钻一百年都不一定能绕到主墓室。

  好在龙少似乎有些把握,于是我们的底气足了不少,他有针对性地研究南陵的时间比较长,知道利用这种地下岩缝作墓道是有规律可循的,纯天然的岩缝不可能满足墓道的条件,肯定会有人工修筑的痕迹,沿着这些痕迹走,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迷失。

  我们互相鼓了鼓劲,一个个小心地猫腰钻了下去,仅仅走了十来米,果然如龙少所说的那样,四周人工修筑的壁雕和栈道便出现了,和那些光秃秃的岩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些栈道仅仅是象征性的,大概是为当年修筑陵墓服务的,这么多年木质早腐朽不堪了,吼一嗓子都担心会塌下来,更别说在上面攀爬行走了。

  栈道没法走,只能顺着狭窄的岩缝往里探,这里的岩石交错密集,崎岖不平,很多地方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即便有落脚点,那些岩缝底端的狭小程度也是惊人的,有时候得把身子倾斜成一个极大的角度,以一种很怪异的姿态才能勉强挤过去。地下岩石很多都棱角分明,我们身上的衣物都遭了殃,身子也未能幸免,后背、胳膊、大腿上很多都是擦伤划伤,没走多远,我们的体力也渐渐不支了,累得呼呼直喘,苦不堪言。

  我看这样走下去不是办法,当时就想打退堂鼓,考虑着就算不返回,怎么也得休息下养精蓄锐。这想法刚冒出来,手脚就慵懒了,而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三炮也停了下来,举着火把向前张望着,一副有所发现的模样。

  我刚准备开口问,他已经先来了劲,稳住身子扭头招手对我们道:“嗨!咱的罪没白受,前面丫的好像有情况!”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