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鬼龙吐珠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龙少是个比较一本正经的人,很显然不是在开玩笑,三炮听了即道:“去那边?我们不返回去装备下自己吗,船上的装备也不找了?”

  龙少道:“没有时间了!我们出了这变故,已经慢了一拍,根本没有时间往返再作准备了!”同时他又道:“我们的路线没有问题,或许能遇上我们的人,到时候补给什么的都没有问题。”

  我试探着对龙少问道:“我们要去的地方,会不会就是传说中南陵城所在的地方?”

  龙少望了望我,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淡淡道:“或许有古代的城市存在的迹象,就这里的山势来看,存在大型的古墓也是有可能的,包括王陵。”

  风师爷指着远方的群山道:“这里的山脉连成一片,由西向东直入南海,远看仿佛自天而下,如万马奔腾、游龙蜿蜒,这是典型的高山龙,而太祖山很可能就在喜马拉雅,甚至是昆仑!所以这是条极佳的龙脉!”

  我听得将信将疑,风师爷继续道:“前方山体的走势和地图上出现了偏差,现在可以肯定是人力所为了,很可能就是这条龙脉的穴场和宝眼,所以出现大的城池和王陵,都是很有可能的!”

  三炮嚷道:“干他娘的,我出门可没想到会出这茬,命都差点丢了,炮爷我从不做亏本生意,能发财的活哪有不干的道理!”

  虽然风师爷的话不见得就是真理,但至少给了我们很大的激励,毕竟无论是古城或是王陵,其内容的丰富程度都不是一般的考古项目所能比拟的,有这样一次成功的经历,它所带来的物质价值和商业价值都是无法想象的。

  很奇怪,有了这一切的刺激,之前的一切顾虑都烟消云散了,甚至我此行来的真正目的都被我淡忘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某些巨大而无形的诱惑。

  俗话说看山容易走山难,经过昨夜的暴雨洗礼,天空显得格外的纯净,能见度极好,四周的山看起来都像是近在咫尺。但走起来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目标山峰好像是会刻意移动躲避我们似的,我们一口气足足走了大半天,直到傍晚时分,才抵达与目标山峰相邻的一座山的顶峰。

  此时夕阳西下,日暮苍山远,落日映衬下,整个莽林披上了一层霞光,浩瀚的林海仿佛千万条巨龙蜿蜒盘升。

  “你们快看!”风师爷紧盯着目标山峰的方向,一脸惊愕地对我们招呼着,我们只当他又有了重大发现,一齐都拥了上去。待我们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也情不自禁地惊呆了!

  因为此刻我们的位置已经有了很大的移动,和先前的观察角度已经完全不同了,这才看到眼前的真实场景,着实不寻常。前方是一片巨大的盆地状不规则陷坑,布着许多小山峰,怪石嶙峋,如刀劈斧凿而成。目标山峰被众多大小山峰包围在中间,山峰的底端,是一处巨大的裂谷,深不见底。落日的余晖下,整个山峰瘦削傲挺,像极了一条破土而出的巨龙,盘绕飞升,它的龙头高高昂起,巨口大张,从我们的角度看,红日刚好在巨龙嘴巴的前方位置,仿佛巨龙腾空而起,准备吞噬太阳一般。

  霞光浸染下,整条巨龙俨然变成了金龙,那种霸气,我一时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刻看着它,我甚至担心它真的会活过来。

  “鬼龙吐珠!好一个鬼龙吐珠!”一贯淡定的龙少,此刻竟然也表现出了极度的兴奋,大声赞道。

  三炮道:“怎么你们都觉得是龙吗?我咋怎么看怎么觉得像天狗吞月亮?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天狗吞太阳。”

  风师爷道:“瞎扯,这的确是龙,既然在龙脉的穴眼上,这么好的风水形成这样的东西是必然的,可能当时这条龙还没完全成形,有人怕是等不及了,特地发动大量人力开山,修成了这条龙形!”

  三炮不服,反驳道:“别扯得太玄乎啊,爷我可不信这个邪,那照你这意思,再等个若干年,这山是不是得飞去凌霄宝殿了?!”

  龙少接过道:“风师爷说的是对的,南陵国自古就有鬼龙吐珠的传说,这样的东西出现在这里绝对不会是偶然的,说明我们之前掌握的那些有关南陵的资料是准确的!现在目标已经近在咫尺了,今晚在这里好好休息下养精蓄锐,明天就能接近南陵最核心的秘密了!”

  眼下我们已经抵达了神秘的南陵古国境内,虽说各自怀着不同的目的,但都感到由衷的兴奋。但这样的兴奋敌不过长途跋涉带来的疲乏,我们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里闲侃了没多久,便分了下班,轮班休息去了。

  自打来了这丛林里,心就一直悬着,想安稳地睡大觉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眼下的确太累了,我躺下没多久眼皮便开始打架,隐约可见周公同志信步走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摇着我的身子,不时还感到脸上一阵疼痛,一睁眼,只见三炮一脸焦急的模样,催促我快点起来。

  看到他的样子我一惊,睡意瞬间就没了,起身赶忙问发生什么事了,三炮回道事情不小,那师爷失踪了。

  我一听也吃了一惊,起来只见几人各自忙碌着,连家伙都准备上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原来我们几个先行入睡,风师爷守第一班,估计是龙少的一番话让三炮兴奋得睡不着,索性起来想和风师爷侃侃大山。这一起来一看,才发现篝火堆旁空无一人,风师爷居然不见了。

  起初,三炮以为这厮放尿或者上大号去了,耐心等了半个多小时,居然还不见个人影,他这才着了急,急匆匆将我们都叫了起来。

  “会不会打什么山货去了?九指金平日里好这口!”鹰戈敲了敲手中的猎枪道。

  三炮道:“不可能!就剩这一杆家伙在你手上,他拿什么打,用他手指上那根套儿吗?这老家伙不是那么没谱的人吧,玩也得瞅个场合啊!”

  龙少的脸上拂过一丝担忧,皱眉道:“你说得对,风师爷不是这么爱戏谑的人,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

  鹰戈道:“丛林里最常见的就是野兽了,不过这里好像没有搏斗的痕迹,我睡得不深,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的,再说以九指金的身手,两嗓子救命还是能吼出来的!”

  龙少点了点头,顷刻间我也感到了一丝凉意涌了上来,真要是这样,那情况就要严重得多,我环顾了下四周,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我总觉得密林的深处,有无数双可怖的眼睛像盯猎物一般盯着我们。

  鉴于此,我们不敢分散开来,所有人间隔不超过两米,在宿营地的四周小心地搜寻着可能存在的痕迹。按着我们的想法,风师爷不会毫无理由地失踪的,但我们将四周都查了个遍,就差没把地皮翻过来了,居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而且就连风师爷自己的脚印也没有,就好像他原地蒸发掉了一般。

  眼下情形的诡异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感到阵阵冷汗从背后渗出来,难道风师爷是被某种怪鸟凌空叼走的?可是能把人叼走的鸟那得多大块头,这样的密林它怎么可能进得来!看着这巨树林立的场景,蛇的可能性比较大,传说中有缅甸巨蟒盘在树上,张口能将人凌空吸入口中,这当然是扯淡,但巨蛇盘在树上垂下脑袋叼走个人,倒真不是什么难事。我想着心里便有些打憷了,举着手电向我们头顶的那些树木扫视着。

  就在这时,手电的光一扫而过,我突然发现我的头顶上方,径直垂下来一个长长的物体,随风左右晃动摇曳着。我吓了一跳,心道娘的果然是蛇,但很快就觉得不对,因为我看到的东西虽然很长,但是却很细,就算真的是蛇也不至于有能把人卷走的力气。再仔细一看,我才发现那东西细黑细黑的,盘绕在大树的一根枝杈上,一端垂下,另一端被“壁虎”爪固定在枝杈上,这居然是一截尼龙绳。

  不用猜,我便知道这是风师爷的杰作,随之困惑也袭来了,这厮好好的地上不待,没事往树上爬干什么,嫌地上不够凉快吗?而且怎么现在连人也消失不见了呢?从这家伙一路上的表现来看,不难看出他是个很有心机和城府的人,绝对不会不靠谱的,难道是他遇到了某种突发的棘手事件,不得不采取这种奇特的方式?

  那绳索悬在大树的枝杈上,风吹两边摆,就像是有人在树上上吊过一般,在这样的场合下,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其他人见状,都聚集到了我这边,略一探讨,鹰戈自告奋勇道:“娘的,在这底下瞎猜没用,我上去看看情况!”说完把猎枪往三炮手中一扔道:“打着点掩护,有什么东西出来直接打,我要是中了那东西的道儿你就给我个痛快的!”

  我们见他说得挺悲壮,一句“小心”还没出口,他已经蹿到树下,利索地上爬了好几米。接着他一个后仰,抓住了那截尼龙绳,顺着就爬了上去。

  鹰戈爬上树顶后,四周张望搜索着,三炮举着猎枪替他担任着警戒的任务。为了充分保证他不离开我的视线,我长时间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将手电的光圈聚集到他身上,由于距离并不是特别的遥远,这使得他和他四周任何东西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突然,鹰戈“啊”了一声,猛地站直了身子,死死盯着前方,看起来十分的紧张,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他这一下,连着我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我忍不住大叫道:“怎么了,什么情况?”一边叫一边晃动着手里的手电,催促他赶紧下来。

  鹰戈又观察了一会儿,这才下了决心,顺着那绳索又爬了下来,这回连树干也不爬,直接从四五米高的地方就跳到了地上,落地起身就对龙少道:“少爷,我好像看到些特别的东西!”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为什么要走到相邻山峰的顶峰而不从山脚走
    爬山好累2016-08-28 11:42: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