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七章 玉骨镜棺(3)

  胖子难得正经了一回,都不拿正眼瞧那些宝贝。他急切地询问下一步动作。我心一狠咬牙说:“翻过来,检查尸体。”

  Shirley杨深吸了一口气,不断地低头看手表:“来不及了,咱们需要时间撤出去。剩下六分钟,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不假思索地跳下了棺材,对着臃肿的粽子将军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两手环过干尸的腰部,将它整个抱了起来。

  “愣着干吗,还不下来找!”炭化的干尸较之常人的体重要沉上许多。我别过脑袋朝它身下张望,除了压厌的符文再也没找到其他带有文字的物品。正在泄气之际,Shirley杨忽然喊起我的名字。她趴在棺材边上,指着我怀中的粽子说:“有了!有了!裹尸布上有地图!”我心头大喜,忙招呼胖子下来为大将军“更衣”。

  “来不及了,等咱们把它剥下来,洞口早就堵上了。”胖子来到我边上,扛起干尸那个豪情万丈,甭提多威武了,“时间不等人,看来只能委屈大将军跟哥儿几个走一趟了!”

  Shirley杨的电子表适时响起,我一看别无他法,只好应了胖子的馊主意,带着克驽多大将军的遗体返回地面。仔细一想,我们几个当了小半辈子摸金校尉,可盗取尸体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干,心中难免紧张。因为业务不熟练,在搬运过程中遗骸多次遭到碰撞。通道太窄,胖子背着大将军,多有不便。换我背着大将军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愧疚,生怕他老人家一生气忽然诈尸,对着我的脖子啃上一口。

  好在尸体裹得严实,一路未曾出现意外。我们回到沙质层的盗洞口,一抬头就看见老揣板着脸蹲在洞口。他见了我们,二话不说将绳索丢了下来。Shirley杨和胖子先后返回地面,我背着大将军实在吃力,险些被堵在洞口。老揣见我们平安归来,又开始抹眼泪,他张开双臂准备给我拥抱,半道上脸色唰地变了,指着我背上的粽子大喊大叫。胖子笑他没见过世面。我安慰老揣说:“能不能找到镇库古城,全靠他老人家。你别怕,粽子不吃人。”

  朝阳翻过金色的戈壁,一如既往地爬上了天空。冻结的沙土很快垮了形,盗洞随即消失在漫漫黄沙里,没有留下半点痕迹。我们四人围坐在帐篷里,对着面前的千年干尸一阵发愁。

  现在的情况,肯定不能带它回绿洲,目标太大了,藏也藏不住。可野外作业条件简陋,如果在这里打开粽衣,难保尸体不会受到损坏。我在地上铺了一张毡毯,将大将军的遗体恭恭敬敬地摆在中间。

  胖子打开背包,取出覆面玉片,一一列在毡毯边上。“咱可说好了,老子这次没动群众一针一线,他身上那些花哨玩意儿都在这里了。”

  “觉悟忒高了,我怎么觉得有猫腻。”

  “老胡,你这么说我可太伤心了,咱们多少年的兄弟了,你还不了解我?”

  “我太了解你了,藏了什么好东西,掏出来大家瞧瞧,别小家子气。”

  “真没有,不信你搜。”

  “我不搜,有种掖一辈子。”

  “你这人怎么越来越没劲了。”

  老揣盘坐在一旁,生怕我们吵起来。Shirley杨解释说:“别理他们。臭毛病,习惯就好了。”

  她一口气干了半壶水:“按程序来,先把背部的地图拓下来。至于裹尸布上的经文,等运回实验室再说。”

  “杨参谋,咱没那个闲工夫。现场脱吧!大将军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跟我们这些晚辈计较。”我担心龚朝阳带着考古队返回绿洲,一心想尽快解决问题。

  Shirley杨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她犹豫了一阵儿,最后开口说:“龚朝阳来回要花三到四天的时间,我们起码还有两天用来准备,情况大家都看见了,拓印和修复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最低限度也得准备一个独立封闭的临时操作间。”

  我对考古研究没经验,但也知道出土文物很容易氧化受损,Shirley杨所言非虚。依照我们目前的条件,八成信息没弄到手,尸体就已经烂了。

  我绞尽脑汁思考着瞒天过海的办法。昨天夜里出来的时候,根本没做过再回绿海一号的准备。胖子他们大张旗鼓地带着木料和水源出了城,现在回头,肯定会遭到盘问,搞不好还会被搜查。想想那些比石头还硬的兵蛋子,我脑门顿时大了一圈。

  我盯着干尸发愁,一阵脆耳的驼铃声由远及近渐渐清晰起来。胖子探出头,很快缩回来报信:“惨了,是商队,直奔咱这儿来了。”

  老揣愣了,指着满地盗墓工具问怎么办。“别慌,还有一段距离,东西收拾起来。想办法跟他们一块儿进城。”我整理衣帽,戴上王八镜,挂起英吉沙小刀,翻身上了骆驼,迎着商队笔直地骑了过去。

  我远远地冲他们招手,头顶白纱的商人吹起了象征友好的牛角号。经过对方允许,我大胆靠近驼队。这是一支拥有三十匹骆驼的大商队,队伍浩浩荡荡拉了十来米的距离,另外还有两辆大卡跟在屁股后头。领头的中年人询问了我一些情况。我扯谎说自己是科研队的先头兵,正在勘测地形。他瞧见了我腰间的弯刀,竖起大拇指夸我识货。我趁机与他攀谈起来,这才知道昨天起了一场大风沙,商路已经封闭,他们出不了关,只好折回来等老天开眼。我顺着他的话头接了下去,很快取得了领队的信任,顺理成章地搭上了回程的顺风车。

  天刚亮,换班的卫兵睡眼蒙眬,沿途的摊贩尚未出工。我们进了城不敢再回小酒馆,而是轻车熟路地摸进了龚朝阳的家里。这个主意是老揣出的。他说小龚同志既然是做考古研究的,那家里一定有工具,再怎么样总比我们在外头瞎转悠强。我们都觉得这个提议有道理,也没多想,扛着藏有干尸的毡毯,一头扎进了龚朝阳同志的破瓦房。在Shirley杨的指点下,清空了龚朝阳的工作间,用塑料布和窗帘搭建了一个临时工作间。最值得高兴的是,从龚朝阳的床铺底下找到了一台保存完好的海鸥牌相机。

  “找不到镊子,要不用筷子凑合一下吧。”我翻箱倒柜地按Shirley杨列的工具单到处搜刮可用的代替品。“剪刀和放大镜都有,酒精灯见底了,还剩半瓶白酒你看管用吗?”

  Shirley杨脸都白了,她看着满桌子简陋得近乎可笑的生活物件,无奈地指着纸笔说:“来两个人,一个打下手,一个负责记录”

  胖子面露惧意:“干什么都行,就是别让我搬豆腐块。不信你问问老胡,在部队那会儿老子最烦的就是默写和背诵。你前脚说完,我后脚就忘了。”

  “王司令此言不虚。文书这份活儿还是我来干吧。”我用白酒认认真真地洗了两遍手,戴上白纱口罩,钻进了工作间。老揣十分积极地在一旁为我们传递工具。

  胖子隔着塑料布看了一会儿,忽然就笑了。我批评他不够严肃,如此神圣紧张的时候随便开小差。胖子憋着笑意说:“不能怪我,你们现在这模样跟食堂大师傅发面似的,就差在边上支个蒸笼包。”

  我懒得搭理他,继续将注意力放回面前的千年干尸身上。因为长时间接触空气,包裹在粽子外围的布条已经开始泛黄,边缘处出现了大量褶皱。

分享到:
赞(8)

评论1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4
    就是就是
    我的媳妇儿叫冰轮2017-08-01 15:20:20回复
  2. #13
    妈的你们几个在我家里干什么
    龚朝阳2017-06-10 10:02:52回复
  3. #12
    王胖子什么时候当过兵了 可笑
    我是你大爷2016-09-22 16:14:37回复
  4. #11
    鬼吹灯不是在升官之前都要在东南角点灯的吗?
    匿名2016-09-22 16:14:02回复
  5. #10
    傻逼们,以前有公共食堂
    老虎2015-11-26 2:42:57回复
  6. #9
    胖子什么时候当过兵??不是插队去了吗,最后见面是胖子在卖录音带
    看客2015-08-20 23:43:32回复
  7. #8
    王胖子不是下乡插完队,回来干了阵倒卖盗版光碟的活,,接着就一直跟着胡八一倒斗吗…啥时候去当的兵?
    ee2015-06-12 17:39:41回复
  8. #7
    王胖子为了没有当上兵悔恨的快死了,要不天王盖地虎,宝塔镇妖河,这话怎么回炉的啊,无语啊,我的鬼吹灯失忆了。。。。。。
    晨曦2015-05-31 2:45:38回复
  9. #6
    匆匆忙忙要咱出來逛大街.害咱家來不及保養美容一番…紫外線可傷著…
    粽子2015-05-12 22:48:19回复
  10. #5
    这就没我们事了?
    镜子2015-03-27 12:42:55回复
  11. #4
    劳资又重见天日啦!!!
    大将军2015-02-10 15:48:57回复
  12. #3
    蜡烛忘带了
    胡八一2015-01-20 13:41:57回复
  13. #2
    为毛不在东南角点蜡烛了,不点蜡烛就不是胡八一了。
    牛牛2015-01-14 17:37:29回复
    • 他們看來真的不幹倒斗了啊 !
      小李2015-01-19 11:53:15回复
  14. #1
    王胖子什么时候当兵了?
    书迷2014-12-23 13:21:4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