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七章 玉骨镜棺(2)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况。胖子大喊了一声:“我操!”他向前走了几步,两手贴在铜镜上摸索,又接连退了好几步,回到我们身旁。

  “这可奇了,什么都有,就缺咱仨。”胖子头上也开始不断地冒汗,“老胡,咱们是不是,已经,已经那个……”

  “闭嘴!”我深知他那张乌鸦嘴的厉害,急忙喝住了他。眼前的景象平生未曾领教,害得我不停地变换视线,再三确定站在我身旁的是Shirley杨和胖子。

  “先冷静,”我分析说,“镜子虽然有蹊跷,但咱们三个现在完好无损,既没有缺胳膊,也没有短大腿。物理现象,总会有解释。自乱阵脚才容易出问题。稳住,都稳住了。”

  Shirley杨深吸了一口气:“有问题的是镜子,不是人。这种把戏在墓室里并不少见。咱们既没做亏心事,也不用担心恶鬼上门。”

  “别啊!”胖子恨不得跳起来,从腰包里掏出玉片,“我这还捏着赃物呢!”

  我劈手抢过玉片,找了一处镂空的缝隙,用力塞了回去。可惜镜子依旧如同一湖死水泛不起半点涟漪。或许是惊吓造成的心理冲击,我现在越看镜子顶端的巨灵神越觉得恐怖,原本一尊肃穆庄严的神像,此刻不知为何变得面目狰狞,透着一股迫人的寒气。我盯着无法倒影人像的铜镜看了许久,忽然意识到那股浓重的违和感从何而来。

  我飞速奔跑,三下五除二登上墙头。胖子大声吆喝我的名字,问我是不是中邪了。Shirley杨紧追着我爬进了断头墙上的洞口。

  我趴在洞口,尽全力摆出了与当时同样的姿势:“你看,这个角度根本照不到铜镜。”我高举手电,铜镜的位置与手臂几乎呈平行状态,别说反射,连半点光星都找不到。

  Shirley杨反应奇快,她恍然大悟道:“墓室里不止有一面镜子。”她说着晃动手电,飞快地扫过墓室顶端。我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只觉得一道道白影急速闪过,比闪光灯还刺眼。

  “全部搬开,复原墓室原貌。”

  我们三人细心寻找,很快就将堆砌的铜器清理干净。圆形墓室的墙壁上总共镶嵌有六枚巨大的铜镜,一时间,我们仿佛落入了巨大的万花筒一般眼花缭乱。这些铜镜从外框到花纹丝毫不差,唯一不同的就是顶端神像。他们的姿势、神情各具特色。有的巨灵神慈眉善目,呈闭目冥思状;有的张牙舞爪,口中吐出尖牙;正对着墙洞的则最为恐怖诡谲,神像面部呈现倒三角形,带有明显的鳞纹,眼眶上挑细长,额头中央长有一只弯曲盘旋的长角,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邪气,与其说是神像,倒不如说更像一尊镇墓妖兽。六面铜镜均带有轻微的倾斜,高耸直下,将我们三人照得一清二楚。看来设计墓室的人早就计算好了角度与方位,只有六面镜子同时照射时候才能呈现出人像。我对这种奇特的镜射现象十分好奇,看来回去之后少不了请教高人解谜授业。

  可以肯定的是,有人通过陪葬品制造视觉盲点,使得这些富有寓意的铜镜被遮蔽在黑暗之中。我们当初推断,镜子顶端的怒目金刚是以墓主人的形象神化而来,歌颂了他斩龙祛害的一生。现在看来,这些镜子上的铜像更像一种妖化的过程,用艺术的手段控诉了他的残暴。

  也许我们始终无法看透史书中的真相,但凝聚在艺术品中的那些细小表现在不经意间为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如今看来,关于克驽多将军的故事,再也无法用简单的“战功显赫”四个字来形容。在这座被黄沙覆盖的古代墓室中似乎隐藏着一些被有心人刻意抹灭的历史。而这段历史也许与我们正在寻找的镇库古城息息相关,甚至将成为一条关键线索。

  除大量精美的陪葬品之外,墙面上的神雕铜镜与吊顶中央的九层宝树塔显得浑然一体。如果说棺椁另藏他处,那打死我也不信。

  Shirley杨抱着素描本,正在临摹巨灵雕像,说是带回去做进一步研究。我对考古科研没有兴趣,满脑子想着大将军的遗骸到底藏在何处。胖子提醒我说时间不多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就该日出了。

  我不愿意留下谜题就此离开,闭上眼睛反复思考关于克驽多将军生前的一切,回忆龙骨上关于他的事迹。刹那间,满头的思绪搞得我头昏脑涨,忍不住抬起头做了一个深呼吸,就在睁眼的瞬间,铜镜顶端的镇墓兽一下子跃入眼帘。我心跳加速,脑中忽然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画像,给我画像。”我夺过Shirley杨手中的素描本,激动地说道,“我们的分析没有错,这些雕像的确在表现克驽多将军的一生,从他首立战功,到四处征战,陷入政治斗争,每一尊雕像都是他的特定时期的代表。这也应和了墓志铭上写的一切,他的野心不断膨胀,逐渐威胁到了女王的地位,最后成了一只被流放的野兽。”我狠狠地在独角妖兽的画像边标注了一个箭头。

  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照你这说法,他,他最后变成妖怪了?”

  “不,死亡才是他的终点。”我缓缓地举起手电,照射在第一尊慈悲金刚像上,光线通过对面的镜子再次产生路径变化,顺着六座铜镜的位置,最终勾勒出一组循环往复的白光。

  耀眼的光线四处漫射,整个墓室沐浴在一片奶白色的光亮之中,我们头顶上的九层宝树闪闪发光,发出了机械转动的“咯吱”声。紧接着,宝树顶端开始朝地面延伸。

  “快跑,傻站着等死啊!”胖子急得跳脚,推着我和Shirley杨来到墙角。我光顾着验证自己的理论,没想到会突然触动机关。九层宝树落向地面的瞬间,一阵带有灼烧味的风沙凭空而起,吹过我们的脸庞。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无边沙漠之中,即将枯萎死亡。那短短的一瞬,让我几乎窒息。好在很快墓室恢复了阴暗、平静,刚才漫天的黄沙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从我们眼前消失。我回头,发现Shirley杨和胖子也一样恐慌,估计也看到了同样的场景。

  来不及分辨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异象,只见胖子连滚带爬地冲向九层宝树嘴里大喊道:“棺材找到了!”

  挂在铜枝上的薄锦卷书因为剧烈的震动,纷纷化作碎片四处飞散。Shirley杨为这些宝贵的文物扼腕痛惜,但生死关头,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为它们惋惜。

  “十分钟之内开棺材走人。”我脱下外衣,挎上工具包直奔宝树下的棺椁而去。与我原先预计的一样,六面铜镜预示着克驽多的一生,最终指引我们找到了他的终点。

  Shirley杨戴上手套走上前:“三色棺,金、银、铜做裹衣,最里面应该是楠木内棺。老胡,怎么开?”

  “时间不够了,直接上。”我脑门上冒出一层细汗,内心激动不已,自从金盆洗手之后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过如此棘手的情况。面对来自古人的挑战,我忍不住闷笑起来。

  胖子抄起铁镐,按我指定的位置打了下去,我们连续起出六排安魂钉,都是涂过朱砂、浸过牛血的。胖子被熏得咳嗽起来。我说这就对了,这种红色涂料里混了三牲三畜,六种不同动物的血。用来镇煞最合适,特别是大将军这种杀业重的凶煞。

  “那咱们放他出来合适吗?万一老东西还想着造反,诈尸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只能希望从他贴身的陪葬品里找到线索,要不然老揣的事可就悬了。”我将封棺用的三十六枚安魂钉依次摆放在棺木正南方,叮嘱Shirley杨和胖子:“待会儿要是他敢起尸,那咱们也甭客气。”

  我们三人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而后合力揭开了克驽多将军尘封已久的棺椁。我脑中反复闪过可能出现的画面——独角妖兽的头骨不断地冲击着视线,仿佛揭开棺盖的下一秒它就会破棺而出,将我们这群贸然闯入地宫的异乡人撕成碎片。

  幸运的是,现实生活中并没有那样虚幻、恐怖的事情发生,呈现在我们面前是一尊被包裹整齐的干尸,尸体的面部和关节处均覆有富丽堂皇的嵌金玉片。其中尤以戴在遗骸面部的镂金面具最为精美。可惜我们此行重在求药救人,这些冥器再值钱也换不了人命。我看了一眼尸体周围,除了玉器和当地特产的矿石之外,再没找到其他可疑物品。

分享到:
赞(9)

评论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6
    东南脚的蜡烛呢?
    匿名2017-08-10 20:27:17回复
  2. #5
    是呀,不点灯不摸金的硬道理怎么不见了呢
    匿名2016-09-19 16:34:43回复
  3. #4
    我操 灯都不点了?
    不点灯?2016-02-24 20:42:11回复
  4. #3
    我來了…
    粽子2015-05-12 22:33:01回复
  5. #2
    有你老爸在!
    雄鹰2015-03-12 2:05:44回复
  6. #1
    有人吗
    匿名2015-02-15 23:11: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