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六章 龙骸(5)

  胖子不信,非说我眼花了。我爬起身,指着洞口说:“反正已经开了,自己进去看。”

  “我先上去。”Shirley杨扯了扯安全扣,戴上手套,率先攀上了岩壁。我贴在夹角处,全程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有什么闪失。她沿着铁镐留下的痕迹飞快地登上了壁顶。

  “怎么样,大将军家装上洋灯了吗?”

  “有光,不过很暗,可能是长明灯。”Shirley杨又丢了两条备用绳下来,“我先进去,再打两个眼,你们上来的时候小心点,岩壁已经有些松动了。”

  我再次登上墙头,墓室内果然透出一股幽幽的湖色。这间墓室雕琢精细,壁石打磨得光滑透亮,描有色彩斑斓的壁画。墓室正上方悬挂着巨大的七彩琉璃宝顶,宝顶分九层九阶,每一层又分九处枝节,分别指向东南西北各个方位。薄锦绘制的卷文挂满了整个宝顶,将墓室中央装点成了一座充满异域风情的安息所。因为年代的关系,不少卷文已经干裂破碎,呈倾颓之势,几乎碰到我们的头顶。Shirley杨对着挂在面前的卷文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不想它居然迎风而断,飘飘扬扬地落到了地上。

  “蚕丝在当时非常名贵,克驽多的地位可见一斑。”我捡起薄锦,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重量,透光性非常好,简直像蝉羽一样。最可贵的要数薄锦上手工绣绘的经文。我仰头环视整个穹顶,发现卷书长短不一,有几卷比较长,绕着金色的宝树枝杈缠了三四圈,少说也有百十米。

  而Shirley杨口中的长明灯与我们先前所见所想的截然不同。沿着圆形墓室的墙壁,围有好几组铜制家什,一看就是墓主人生前用惯的贴身物品。几乎每几件铜器中间就会出现一只陶制的黑罐,无一例外地透着绿幽幽的冷光。仔细数起来,差不多有二十多只,看得人心惊胆寒。

  胖子喜道:“大将军的良心大大地有,批量生产,你看这些双耳黑陶罐,咱们老揣有救了。”

  我蹲下身仔细观察,从外观来看,与我们要找的黑耳陶瓶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只是不知道墓室里的陶瓶为什么会散发出如此骇人的冷光。我认真回忆档案袋中的内容,没有一项提到发光的异象。胖子等得不耐烦了,伸手抓起一只陶瓶:“管它那么多,近在眼前的东西,不拿就是王八蛋。”

  我光顾着回忆陶瓶的细节,眼睁睁地看着他攥起瓶子,拦都来不及。Shirley杨大喊放回去。

  她这一嗓子又尖又细,我们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她似乎也吓了一跳了,那根本不是她自己的声音。

  胖子握着陶瓶呆在原地。我站起身,小心翼翼地靠近发愣的Shirley杨。

  她双手捂在喉咙上,脸色惨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总觉得她整个人正沉浸在一片幽暗的湖色中,透着一股寒意。

  Shirley杨见我正朝她靠近,居然快速地摇了摇头,曲起膝盖准备往后退。我当机立断,飞身扑了过去。Shirley杨的表情彻底变了,扭身踢了上来。我架起双手挡了一下,却发现Shirley杨的攻击软绵无力,一点都不像她平时的作风。她见我近身,整个人都慌了,信手抓起一旁的铜器迎面就砸。我比她反应快,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一手扣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提到了半空。她拼命地挣扎,嘴里一直在喊着我们听不懂的句子,声音尖厉无比。我耳膜都快震破了,可不敢有丝毫松懈,勒住她的双手越发用力。大概因为我掐得太狠了,Shirley杨忽然猛烈地咳嗽起来。我怕她缺氧,急忙松开手臂。不料她落地之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死死地按住自己的肚子。

  我上前要扶住,被她一脚踹得老远。她半跪在地上,断断续续地说:“咳咳,别,别过来,给我水,拿水,咳咳,咳咳……”

  我解开水壶丢了过去,Shirley杨颤抖着抱起它,连续灌了好几口,然后“哇”地吐了出来。她的身体周围瞬间像着了火一样,冒出阵阵白烟。而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水,竟变成了一摊荧绿色的黏稠物。

  她大口喘着气,眼神逐渐恢复了正常。我跑上去扶住她,忙问怎么回事。Shirley杨微微发抖,指着胖子说:“那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放回去。”

  胖子愣了,但不敢反驳,乖乖地将东西放回原位。我回头瞄了一眼Shirley杨刚才站的地方,不知何时地上居然多了一只黑陶瓶,而且瓶口的塞子早已不翼而飞。

  我看了看Shirley杨,头皮一阵发毛,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手贱啊!想不到你比胖子还手贱!”我心有余悸,扶着她坐到一旁休息。Shirley杨少有的沉默,停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幕。

  “我原本跟你一样,都在思考陶瓶的来历。虽然外形一样,但记录里并没有发光的记载。而且黑陶本身不具备透光性。这些冷光的来源十分可疑。等我凑近想要进一步观察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一只,然后就觉得头昏脑涨,满眼尽是荒芜的沙漠……”她皱着眉头,似乎不愿再去回想那段痛苦的记忆,“我记得当时,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估计和瓶子里装的东西有关。”

  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躺在地上的陶瓶,它早已失去光芒,灰溜溜地倒在角落里,十分不起眼。这样看来,发出绿光的物质确实不是陶瓶,而是瓶子里装的东西。

  “咱们有防毒面具吗?”

  “有,在乌鲁木齐的时候补了一些物资,我记得特意置备了三顶。”胖子翻看自己的背包,很快找到防毒面具。

  “大家都戴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抓起手边的黑陶瓶,检查了一下封口,既没有蜡封,也没有机关,简直就像随便找了个盖子堵上一样,难怪一碰就开。

  Shirley杨和胖子急忙套上面具,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拔开了木塞,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瓶子搁在地上,静谧的墓室里,除了我们的呼吸再没有其他声音,三支手电齐刷刷地对准了瓶口,等待着真相浮出水面。

分享到:
赞(7)

评论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手不賤,沒下文 手很賤,好故事
    路過的2015-05-14 0:52:04回复
  2. #3
    挂符了,咋又去盗了呢。
    胡八一2015-03-12 11:13:31回复
  3. #2
    必须贱
    执金吾2015-02-02 22:41:09回复
  4. #1
    胖子的手永远都是那么贱,可没这贱手,就没有精彩的篇章!
    老虎2014-12-25 22:35: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