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六章 龙骸(4)

  “哦,那你尝出什么门道了没有?”

  “呸!净他妈的扯淡,洋鬼子的书真他妈的不靠谱儿。”

  “哪儿找来的书?”

  胖子有点委屈:“找林上尉借的,她说对专业有帮助……”

  “你跟女特务什么时候好上的,保密工作做得够彻底啊!兄弟一点风声都没捞着。”

  “什么女特务,你少血口喷人。”胖子极力维护林芳的形象,动作神情里透着一股革命烈士的悲壮感。

  “好了好了,感情问题回去之后慢慢聊。”Shirley杨无奈地摊开手,“咱们只剩两个钟头的时间,抓紧。”

  我在地上划拉了几下,大致勾勒了一下墓室大致的形状:“咱们所处的地方,相当于工匠们集中休息的工棚。墙上那些图,八成属于饭后娱乐活动。我推测主墓室应该建在龙眼的位置,也就是白奶滩的最南端,面东背西。”

  Shirley杨取出速写本,翻出我在地面上做的规划图:“前后差了三十度,咱们得调整方向,朝南走。”

  我们穿过绘有壁画的岩洞,沿着更正后的路线继续寻找主墓室的位置。贴着凹凸嶙峋的岩壁走了十多分钟,一堵人工堆砌的断头墙赫然出现在面前。所谓断头墙,顾名思义就是断头留命的地方。与神道前的封门砖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同样都是划分生死、隔绝阴阳的界碑。封门砖相当于一道防盗门,保护墓主人免受匪盗洗劫。而断头墙更为恐怖,为了严守陵墓的位置,竣工后大部分工匠都会遭到灭口,美其名曰:殉葬。他们的尸体被集中处理,坑埋在断头墙下,以亡者的身份继续为墓主人服务,诅咒着每一个企图打扰死者安息的盗墓贼。

  “规格不赖,咱们本来准备绕后面,没想到人家早有准备,配了警卫员。”胖子打趣道,“我看这就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墓里好东西一定不少。”

  我打开背包,换了一口平头铲,不料墙面比想象中坚固,一铲子下去居然擦出了火星,仅凿出几道细微的擦痕。

  “修墙的可真够贼的,墙身里面灌了铜汁,光凭铁器挖不进去。”我沿着断头墙四周摸索了几圈,这才发现修铸工艺非凡。高达六米的墙面光滑平整,从上到下,找不到一丝接缝的痕迹。

  “整体浇筑,没戏。”胖子拍拍铜墙,眼珠子滴溜直转,看样子已经有主意了。

  “既然墙身打不进去,那咱们换个位置,挖一个U形洞,从地下走呗。”

  我摇头:“下面有地基,都是一体式的。等我们挖进去,天都亮了。”

  三个人同时沉默了,苛刻的作业时间逼着我们另辟蹊径,以挖凿的形式潜入墓室显然行不通,那剩下的选择无非是爆破或者寻找其他入口。

  “我反对用火药,”Shirley杨抚摸着墙面,“承重结构还没摸清,先不谈能不能准确找到爆破点,就发掘保护的原则出发,我们不能随便破坏墓室内部环境。”

  胖子有些憋火:“咱们又不是来请客吃饭的,总不能等着大将军他老人家亲自来开门吧?”

  “下边行不通,我们换个方向。”我指着岩顶,“整体浇筑一般都是自上而下的结构,再高明的工匠也没办法让铜汁逆流。我先上去看看情况。”

  胖子立刻明白了我的意图,他取出铁镐说:“只有两根,注意安全。”

  借着凹凸不平的岩壁,我以铁镐为工具,艰难地登上了天顶。刚才站在底下的时候没留意,上来之后才发现高得可怕。我检查了一下接缝处,果然有缝隙。我朝底下的人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转身开始开凿工作。悬空凿洞十分费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难以施力,几分钟后我就累得浑身大汗。

  枯燥繁重的疏通过程耗费了大量时间,Shirley杨贴在墙角与岩壁的夹角处,仰头问我对面情况如何。我看了看眼前的洞口,举起电筒,探头进去张望,谁知道对面忽然闪过一道刺眼的光亮,我本能地用手去挡,但整个人失去平衡,倒了下去。那一瞬间,我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甚至能感觉到血液在身体里流动的方向。墓室内没有遮挡,如果直接摔在凸起的岩石上,那少不了躺个半年。我拼命地扯住扣在腰部的绳锁,可惜下坠的速度太快,右手传来阵阵钻心的刺疼,始终无法使自己停下来。在我几乎绝望的刹那,人猛地飞了出去,腰腹一阵巨痛,几乎要把我勒成两段。我反应了两秒,这才发现救我的是胖子和Shirley杨,他们及时拉住了绳索的另一端,以两个人的重量平衡了急速下坠的我。

  “操!你他妈的见鬼了?说跳就跳。”胖子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绳子上,脑门上全是汗,“吓死老子了。”

  我解开锁扣慢慢地滑了下来,心有余悸道:“对面有光,被晃了一眼。”

分享到:
赞(10)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三叔盗墓笔记称霸一时,霸唱鬼吹灯谁与争锋。
    此生不换2015-02-09 17:51:17回复
  2. #1
    好货!
    没有称呼2014-12-20 17:50: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