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意外发现

  我们面面相觑,望着那如棋盘一样的图案,一头雾水。好在我对图纸这种玩意儿有那么点天赋,看了几眼后,总算有些开窍了,试问道:“这……这难道是标示这些洞的示意图?”

  我辨别一番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这正是裂谷山体崖壁的简易剖面图,虽然从它标示的范围来看,可能只标示出了这庞大山体的一部分。图上整齐地布着密集纵横的直线,很多交叉的地方用黑点做了记号,我看得出每个黑点就代表一个这样的洞,其中有一个黑点要明显大一些,我明白这是为了区分,它指代的正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洞。而那些纵横的直线标明的是方向,虽然这仅仅是简易的崖壁剖面微观图,却十分的详尽到位。

  这的确是令人兴奋的发现,有了这样的示意图,接下来得省不少力气。只是龙少刚才的话我又有些不明白了,他说出现这个就可以说明崖壁栈道另外的作用,到底是什么作用?

  三炮道:“是这么个意思,那帮人挖了这些个山洞,但走起来很麻烦,自己也记不住地方,所以把这么个东西印在石头上当地图用!”

  风师爷道:“意思是那么个意思,但不是你那样的说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肯定是线路图!”

  风师爷看我们都不太明白,得意又略带轻蔑地一笑,道:“古代虽然落后,但人却不笨,这其实和盖楼房、挖地铁一个道理。像这种庞大规模的崖壁栈道,必定有个科学的线路设计方案,不但修筑起来省时省力,而且用起来也更安全便捷。这些点我们称之为质点,这些质点连接起来,就是线路。”

  我一听就比较赞同,我做过建筑承包商,深知工程图纸的重要性,像这种庞大的工程系统,的确不可能没头没脑地瞎干的,眼前这图虽然简单,却能很直观地表示各个崖洞的具体位置,走起来的确快捷方便,这也是所谓的简单实用至上原则。

  问题铺开了后便变得很简单了,我们都有点庆幸自己的幸运,唯独龙少一言不发,受他情绪影响,连风师爷不一会儿也变得不怎么释怀了,他小心地凑上前问道:“少爷,还有哪地方不对吗?”

  龙少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也不清楚,只是……这种太顺利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说完淡然一笑,挥手又对风师爷道:“把图描下来,完事了我们继续!”

  风师爷照办,他很利索,很快就完事了,这时候几人都已经酒饱饭足,准备着继续上路了。三炮出了点小状况,这厮消化系统强,肚子刚填饱就叫唤着要上大号。在这地方,这可还真是个技术活,三炮是死活不愿到栈道上拉的,称为了保证以后大便没有心理阴影,只能在洞里解决了。

  还好我们走的方向是上风,但我们还是远远地走开,直达离之前那洞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等我们走到地方的时候,三炮已经搞定了,一边招呼着我们一边攀着铁索晃悠悠地向我们靠近。一追上我们即喘着气道:“这爬得高也没啥好处,也就是地球引力大一些,还没尝试过爬这么高上大号呢,那真叫个‘飞流直下三千尺’!”

  我对他道都刚吃过饭,别整这让人反胃的好不好。三炮挠了挠脑袋道:“就你文化人事多,好好好,不说了,不过刚才那一阵也没白折腾,还有点意外发现!”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个淡金色的金属物,亮在我们眼前。

  我伸手接过一看,顿时吃了一惊,这居然是一枚子弹!我心道不好,这里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东西的,肯定有人来过,搞不好就是之前那女人所属的那帮人,当然,理想一点的想法就是龙少的那帮人。

  对武器这东西我不是十分在行,于是把它递给了鹰戈,让他辨别一下是不是自己人留下的。

  鹰戈接过子弹一看,当即道:“不是的,子弹太旧,估计有个几十年光景了,款式也很老,是很早的那种尖头弹,看来更早的时候就有人来过这儿了!”

  我一听微微松了口气,虽说已经排除了自己人留下的可能,但同样也排除了另外的人,在我们这种糟糕境遇下,可不想碰上荷枪实弹的竞争对手。

  鹰戈一只手捏着那枚子弹,好像在量着什么,紧接着他“咦”了一声,又道:“这种子弹我认识,这是友坂步枪弹,日本制造的,这是日本‘三八大盖’用的子弹啊!”

  三八大盖是日本三八式步枪的俗称,这种步枪在二战时期被广泛使用,是日本陆军极具代表性的枪械装备。

  鹰戈刚说完,连龙少的脸色都变了,伸手取过那枚子弹放到眼前看,表情也变得奇怪起来。

  这能证明什么,几十年前有日本人来过?从历史的角度看是有可能的,太平洋战争期间,缅甸也曾是日本的占领地之一,日军在这里出现的可能性当然有。不过这又很蹊跷,这荒山莽林的阴森可怖直叫人绝望,除了我们这些脑袋绑腰带上的狂热盗墓者,谁又会来这里,日军爬到这里来干什么?

  就在这时,鹰戈突然“嘘”了一声,紧张地朝我们打着手势,示意我们不要出声,俯下身子紧贴在崖壁上。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疑惑间,忽然听得四周一阵清脆的声响,连绵不断的,正是铁链撞击所发出的。

  而当我辨清那声音的来源时,冷汗也就随之下来了。我的天,那频繁的撞击声响,正是从我们脚下的无底深渊里传出来的!

  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当下紧张得要命。三炮骂了一声道:“他娘的底下好像有东西!”边骂边用手电往下照着搜寻。

  风师爷贴着崖壁稳住身子,安抚众人道:“不必紧张,底下应该存在有交错的铁链,可能是风刮得它们撞击发出声音的。”

  三炮想大声反驳,见鹰戈又朝他打了个手势,便压低嗓子道:“大爷的!那刚才不照样刮风吗,怎么没见动静,底下肯定有东西!”

  说话间,几道手电光柱都聚集在了下面,我们的手电的照射距离能达到二百米,在这种无边黑暗的环境中,可能还要更多一点。我们清楚地看到,手电光的尽头,正翻腾着阵阵淡蓝色的薄雾,徐徐地在往上扩散着。薄雾的遮盖下,隐约可见一条条细线般的东西悬吊着,而它的顶端,依稀可见一个个人形的影子,左右晃动着。

  我有个很不好的缺点,就是想象力太丰富,一看到这样的场景,我这缺点便又暴露无遗了。我当即想起了之前在大殿的壁画中看到的情形:无底深渊中腾起了一阵阵诡异雾气,一个个不知面目的怪物从深渊里顺着崖壁爬了上来。而眼前的所见很容易让我认为,这底下有某些东西爬上来了。

  可是按着壁画的意思,不是用血祭光球祭祀的时候才会出现那些东西吗,怎么现在就出来了,难道它们现在把我们也当成了祭品?

  好在那些人形影子仅仅是左右不停地晃动着,并没有向上爬的意思,我心道难道是死人?此刻看着那些人影,感觉他们就像在绞架上被绞死的死刑犯一样,我甚至怀疑这里是否也进行着处死犯人的活动,毕竟很多古代神圣的祭祀活动都伴随着血腥屠杀。

  “我靠!好多!”三炮手电一晃,指着下面道:“这里也有这么多!”

  我们顺着一看,果然见底下又出现了很多人影,姿态各异,这些人影离我们的距离更近,还没有被雾气所笼罩,和之前那些人影一对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些东西正在爬动着向我们接近一般。

  “好像不是活的!”龙少仔细看了看后道。

  三炮道:“那这算什么意思?这帮人这么不讲究,人死了棺材都不用,直接挂在这些木头上当风干腊肉吗?那费劲挖那些山洞干什么?那个什么龙少爷,我觉得这还是有点问题啊!”

  龙少道:“应该是后来的探险者的尸体,你们看,这些尸体都比较集中,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中还能保持基本的形状,时间应该不会很长,否则早就风干坠落到底下去了。”眼下光线黯淡,但我还是注意到,龙少的脸上浮现出了很奇怪的表情。

  听到是死人,我微微松了口气,虽然还不是很肯定,但总算不那么紧张了。说起来还真有些搞笑,在这样的地方,我们害怕的居然是活人,对死人反倒没有太多的畏惧。

  龙少的脸色很不好看,好像有什么心事,他顿了顿,接着又道:“这里好像有点问题,我们得下去看看!”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