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悬棺洞

  我一怔,问道:“特殊的用途?什么用途?”

  龙少道:“我觉得和南陵的那些传说有关,我们在之前那大殿的壁画中看到用血浸染玉质的光球,从这谷底召唤什么东西出来。你看,这些栈道一直延伸到底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很可能就是为那些东西服务的,这很可能就是壁画上那种祭祀活动的场地。”

  我下意识地往下望了望,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从之前那壁画的内容上看,那种神秘莫测的东西具有很强的破坏力,但如此光滑深邃的山壁,不借助某些攀附物是没法上来的,除非那些东西都是长翅膀的,可以飞上来。

  龙少继续道:“这些栈道辐射的范围还真不小,可见这种祭祀活动对南陵人来说意义非凡。只是,不知道南陵人到底在这底下发现了什么。”

  我们所在的区域属于典型的丹霞地貌,处在西太平洋地震带上,多火山多地震,地质运动比较频繁。出现如此大的裂谷,其实并不是特别奇怪的事情,我猜测会不会是地质运动导致了裂谷的形成,南陵人偶然发现了地底某些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东西,所以把它们当神一样地膜拜。

  古代人很迷信的,尤其是文明不发达地区,发现任何超出他们认知度的东西,敬畏和崇拜便随之而来。而就目前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来看,谁也没法猜测出裂谷底部的真实景象,只是预感到不会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不过情况如果真的像龙少所说,这里仍旧是为祭祀服务的,那四周肯定会有进行祭祀的场所,而且规模应该极大,否则真的很对不住南陵人在崖壁上下的如此大的功夫。

  几人休息了片刻后,鹰戈又开始打头阵先走了,他的身手比我们都好了很多,不一会儿就将我们甩开了一大截,虽然谁也不愿在这地方多待,但实在双腿发软力不从心,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走得最提心吊胆的路了。

  不一会儿,我看到前方的鹰戈已经停了下来,示意我们快跟上,可能是为了节省体力,他没有大声喊话,只是一个劲朝我们招手。我们没他那么快的速度,就这么一点距离摸了半天才跟上,鹰戈有点小兴奋,身子一弓居然就消失不见了,接着忽又从山壁里探出了脑袋。

  我心中大惊,鹰戈这厮还会无敌穿墙术吗,怎么钻到崖壁里去了?我疑心自己太累出现幻觉了,再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崖壁上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洞口,鹰戈此时已经钻了进去,坐在洞部。

  我顿时也一阵小兴奋,这洞不小,足有五个平方米见方,高度超过一米,而深度更是横着躺里面也没任何问题。这对于已经双腿麻木、浑身酸软的我们来说,无疑是最难得的恩惠了,总算南陵人还够意思,终于有了个暂时的休息场地。啥也不多说了,我们一个个猫腰钻了进去,横躺在冰冷的石地上,此刻却都感到说不出的畅快。

  三炮道:“我的亲姥姥!悬在那枯木桩上再吹几分钟的风,我恐怕就下去给人家当神去了。但总算运气不错,摸到人家睡午觉的地方来了!”

  鹰戈用手电扫了扫四周,对我们道:“这样的洞对面也有,一路走下去恐怕还会碰到很多!”我顺着光线照到的地方一看,果然在对面的崖壁上看到好几个类似的洞口,我赞同鹰戈所说的,这种洞会沿着崖壁一直分布。

  这样的洞,很容易让我想起悬棺葬,又叫崖葬,这种葬制,在四川和福建的一些山区比较常见,有名的有巫峡和福建武夷悬棺葬。这种葬制的基本做法,就是在陡峭的山崖上开凿洞口,再用特殊的方法将棺木吊至洞口放入。因为出现崖葬的地方通常也会有这种横木,所以这很容易让人想起悬棺葬,不知道南陵人搞不搞这一套玩意儿。不过奇怪的是,目前我们发现的几个洞中都是空荡荡的。而且就总体来看,这里的洞口排列还是非常稀疏的,就算是崖葬,也是不具备规模的,但从这工程大张旗鼓的程度来看,又觉得十分的不合理,于是我很快就对崖葬的看法有了怀疑。

  风师爷道:“这些洞都比较宽敞,不像是普通的悬棺洞,应该是特意开凿出来供人休息的!”

  看我们听得还不太明白,风师爷解释了一下:修建如此复杂的工程,是需要大量人力的,而且高空作业的难度很大,干活的那些工匠们也需要休息,各种材料也需要有地方放置。这种洞是特意开凿出来的,专供工匠临时休息,同时也有储备仓库的作用。这样各个地段的人既能互不影响,又能相互协调,效率就会高上许多。这貌似是最合理的解释了,我希望这就是它们存在的理由,我们所在的洞算得上宽敞,挤十个人问题都不大,如果一路上都有这些地方供我们休息,那我们的胜算便会又多一成。

  鹰戈拿出背包里的食物和水,给每人都分了一些,显然是习惯了军队里的那一套:同志们铆足了劲吃,吃饱了决战疆场。主要的食物也就是压缩饼干和鲑鱼、牛肉罐头,这些东西没在河里被冲走当真是万幸,否则我们现在只能用联想法充饥了。

  我并不习惯这些用于野外作业的食物,不过眼下实在饿晕了头,三两下就塞完了。抹嘴后一转眼,只见几人都在狼吞虎咽着,唯独龙少一人蹲在一个角落里,盯着山壁上一个什么东西在看,一边看一边还在思索着。

  我凑上前,发现山壁上有一个图案,龙少一转头,指着那图案对我道:“原来是这样,我现在知道这些洞是干什么用的了!”

  我看了看那图案,感觉就像是一个围棋的棋盘,上面星罗棋布地标着很多黑点。我看得不太明白,问龙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龙少道:“我之前说过,这里修得这么庞大正规,除了祭祀崇拜以外,没什么更好的解释了,但现在看来,似乎有另外的可能性了。”

分享到:
赞(1)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楼上的朋友,这不是鬼吹灯啊
    匿名2017-07-31 17:31:04回复
  2. #1
    为什么变了 胡八一呢,胖子呢?
    2016-07-02 14:48: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