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妖女传说(3)

媳妇怪他不听话,几乎送了二人的性命,但是以往那个年头,讲究三从四德,没有为夫的不是,如今更无别法,只有一个“走”字!两口子正要上路,媳妇忽然打了个冷战,脸色都变了,对他说:“大事不好,二老放不过你,逃出这么远了,仍要追上来害你!一不做,二不休,不除掉二老,我和你都活不成,你速去买一只公鸡一只母鸡,还要两柄斧子,你我一人一柄斧子一只鸡,躲进山上那座破庙,然后你听我吩咐,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山对面有村舍人家,他不敢怠慢,跑去买来两只鸡、两柄斧子,又跑上山。二人躲进庙中,媳妇跪在神位之前,拜了再三。大白天,忽见对面山后涌起一团黄云,遮天映日飞来。媳妇对他说:“快剁!”他一斧子剁掉了鸡头,云头从半空落下,再无声息。等了片刻,山后又出来一团黄云,媳妇手起斧落,一下将鸡头剁下来,山后云头落地,也不见了。媳妇垂泪说:“我把二老都杀了,我将来也不会有好结果!”他听了也是难受,苦劝了一阵,小两口再次上路,有了老和尚给的两根金条,盘缠不用发愁了。路过村子买了头驴,仍让他媳妇骑了毛驴,一路往黄河下游走。

  两口子一边走一边唠嗑,他说:“媳妇你这能耐太大了,不是道法可比,能不能再使上一两招,让我开开眼?”

  媳妇往黄河上一看,见有一条大船顺流而下,骑在驴背上抬手一指,叫了声:“定!”

  黄河从黄土高原上下来,穿过豫晋山地,谷深峡险,水流湍急,奔腾汹涌,滔滔不绝,直如滚汤一般紧急,到处有明礁暗石。浑黄的河水冲撞礁石,发出巨大的轰响,声势惊人。真可以说是无风三级浪,平地一声雷!船帮在这里跑船,无异于拿命换饭吃。民间有句俗话叫“船到黄河口,如过鬼门关”,数不出有多少船只在此翻覆,又有多少行船之人在这里葬身河底,喂了黄河中的鳌鱼。那条大船忽然不动了,只在黄河上打转,好似要翻。大船上的人们还以为触犯了龙王爷,惊得众人魂飞魄散,哭爹叫娘。船老大也吓坏了,摆下黄河龙君牌位,带领船夫们跪在船头,又是烧香,又是上供,磕头有如捣蒜。

  媳妇正在得意,忽然“哎哟”了一声,捂住胸口,一头从驴背上摔了下来。

  他抢步上前扶住,但见媳妇脸如白纸,额头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刚才还好好的,为何一时有恙,竟至这等垂危?

  媳妇说:“我不该逞一时之能,船上有高人,钉了我三针,我的命没了!你快带我去前边村子,借来一口大缸,连同三碗糯米,找间没人的屋子,你将我罩在缸下,点上一炷香,不管听到里边有什么响动,你可别揭开来看,撑得过三个时辰,我兴许还能活命!”

  金算盘将媳妇扶上驴,匆匆赶到前边,是有一个村子。他进去借了一口大缸、三碗糯米,糯米放在媳妇身边,抬缸罩住,又点了一炷香,提心吊胆守在一旁,听缸下传出一声声惨叫,一声比一声叫得惨厉,还有指甲挠地的声响,刚开始还可以听出来是媳妇的叫声,到后来那响动可就不是人了。他捂上耳朵,可仍挡不住那声响,恍惚中忘了接香,记不得过了多久,又听里边没了响动,担心媳妇死了,急忙揭开大缸,见媳妇坐在里边,脸上全无人色,还有一根针没拔出来。

  媳妇说:“我命该如此,怨你也没用,但我不报此仇,死也合不上眼!你若念夫妻一场,赶快去取一口棺材,把我装进去,用绳子捆住,棺材扔进黄河!”说罢,气绝而亡。他不明白媳妇要干什么,可也没法儿问了,忍住悲声,出去买了一口棺材,朱红大漆打底,将人装进去,钉上棺材钉,合上棺盖,用绳子捆了十八道,雇几个村民抬到高处,扔进黄河。

  黄河水势汹涌,棺材扔进去,并不往下沉,反倒顺流而下,追上前边那条大船,在船后撞了一个大窟窿,棺材随船一同沉入了黄河龙门口。船上的人落进黄河,淹死了不少。下半晌有一队河兵来打捞浮尸,那会儿还是清朝,黄河两边有防备河患的河兵,打扮同绿营官兵一样,不过绿营兵号坎胸前是个“勇”字,河兵胸前是个“河”字。

  金算盘又成了一个人,凄惶无措,趴在黄河边上大哭。有个穿“河勇”号坎的老军,见他可怜,说是给他找碗饭吃,让他穿了一件从死人身上剥下来的号坎,挎了一柄腰刀,背上一支鸟铳,又带他往龙门走,一路上见到许多河兵,不下上千人,一个个插刀背铳,手持火把。人数虽众,却没一个开口说话,只听脚步纷乱。龙门古称禹门,相传为大禹凿开,两面尽是高山,状如斧凿,黄河夹中,直下千仞,水浪起伏,如山如沸。夜色已深,高山挡住了月光,看不见下边的黄河,但听波涛滚滚,水声如雷。

分享到:
赞(10)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这哥们是傻逼吧,第一次不信也就算了,接二连三的不听嘱咐
    李胖子2017-08-06 11:00: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