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妖女传说(2)

  老头听他说得可怜,带他进了屋。家中是老两口,说不上多有钱,可也住了几间大屋,让他住到东屋。说话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进了屋,才吃了一块干粮,忽然屋门一开,进来一个姑娘,穿一身淡黄衣衫。他怔在当场,不知所措。黄衣姑娘说:“前边二老,是我师傅和师娘,你远来不知,我们这个地方风俗很怪,怪事也多,过路之人往往遇害。如果我师傅师娘二老让你到前屋吃饭,你可千万记住了,给你什么你也别吃!”说罢,转身去了。他不明白这是何意,正在纳闷儿,老头过来叫他吃饭,到了前屋,端给他一大碗荷包蛋,一共有八个,说这乡下地方,没什么好东西,你路上辛苦,多吃几个荷包蛋。他心想:“可能是那个姑娘小气,舍不得让我在这儿吃饭,还说那些话来吓我,我不吃也罢。”可这一大碗荷包蛋,香喷喷,热腾腾,实在忍不住馋,又见老两口一片好意,便捏起荷包蛋,一口一个全给吃了。老头见他全吃光了,显得挺高兴。他吃完饭,回到东屋,刚要脱衣服睡觉,黄衣姑娘又推门进来,一问他吃了荷包蛋,急得直跺脚。他待要说话,腹中忽如刀绞,额头上冒出冷汗,满地下打滚。

  黄衣姑娘找来绳子,将他大头朝下,倒吊在房梁上。他腹中翻滚,好一阵作呕,“哇”的一声,吐出一只活蹦乱跳的大蛤蟆,前后吐了八只,这才见好。他跪下磕头,叩谢姑娘救命之恩。黄衣姑娘叹了口气,说道:“你有所不知,二老与你有仇,见你没死,仍会设法害你!虽说业债相偿,有因有果,但你多行善举,大有阴功,前途不可限量,我愿以身相许,带你躲过此劫!”他又是惭愧又是感激,给黄衣姑娘下拜,二人私定了终身,收拾几件细软,连夜出逃,鸡叫头遍之前要过黄河。

  他这是有媳妇了,明知这媳妇绝非常人,可也不敢问。小两口连夜出逃,媳妇一双小脚走不快,让他牵来那头驴,在他和驴的腿上各拍了三下,跨上驴背,出了后门。两口子摸黑赶路,他脚下生风,走得飞快,累也不觉得累。行不多时,又到了黄河边上。他连声叫苦,黑天半夜没有渡船,鸡叫头遍之前怎么过得了黄河?等到天亮了老头带人追上来,那可如何是好?

  媳妇下了驴,跪下磕了三个头,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黄河上来了一条渡船,搭上两个人,这么黑灯瞎火地过了黄河。过了河才想起来,忘了搭上那头驴,这荒山野岭,没有牲口怎么走?媳妇说:“你别急,林子中有一匹马,你过去牵了马走,不必找我,该出来的时候我自会出来。你一定记住了,不管谁来买你的马,不管给多少钱,你都不要卖,万不得已卖了马,你也别卖笼头,否则你我再无相见之日。”他走到大树后边,真有一匹马,已经套好了笼头。马笼头乃缰绳、嚼子的合称,又叫“辔”,可是没有马鞍。他这么一分神,转过头不见了媳妇。

  他若有所悟,不舍得骑这马,牵了马往前赶路。途中有人问他这马卖不卖,他只是摇头。又走了好多天,路过一座城池,城头上已经长出了蒿草,不见有人居住,只有一个老比丘僧坐在城墙上。老僧见了他这匹马,口诵一声佛号,打城墙上下来,拦住他要买马。想不到这个老僧真大方,一出手给了两根金条,说道:“小施主,这马你可摆弄不了,不如卖给老僧。”没等他开口,老僧已将金条塞到他手中,牵上马走了。他怔了半晌,突然一拍脑袋,叫声:“不好,不该连笼头也卖了!”

  耽搁了这么一会儿,老僧已经牵了马,穿过城门去得远了。他揣上金条,从后追赶老僧,转过一条路,秃山之上孤零零一座小庙。庙宇不大,年久破败,檐脊半毁,却是一座阴庙。过去在民间有“阴阳庙”之说,那是说庙有阴阳之分。阳庙烧香敬神,进出的都是人。阴庙祭无主孤魂,往来的全是鬼。在别处见不到阴庙,乱葬岗上才有。他远远望见,老僧将马带进庙中,关上庙门,又下山去了。常言道“铜牛铁驴纸糊的马”,是形容马不好伺弄,出家人口吃八方,怎么会在庙中养马?他偷偷摸摸来到庙前,看见庙门紧闭,顶了一根大杠子。他上前将顶门杠移开,刚要进去牵马,那老僧已然发觉,怒目圆睁,快步赶上山来。忽见庙门一开,庙堂之中并没有马,而是飞出一只麻雀,直上云霄。老僧一晃身形,竟是一只苍鹰,爪尖喙利,展翅腾空,往云中去拿这麻雀。麻雀见苍鹰来势凌厉,无从抵挡,当即往下一扑,落地变成一只锦毛鼠,要钻进墙洞躲避。苍鹰落下来,在地上一滚,变成一只狸猫,又往前一纵,挡住了墙洞,张口来吃锦毛鼠。

  几个回合下来,那老僧始终占了上风。他不曾见过这等恶斗,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转眼斗到分际,他见势头不好,惶急之下,捡起一块石头扔过去,虽然没打中狸猫,但是趁那狸猫闪身躲避,锦毛鼠一转身,变成一条大黄狗。双方离得太近,狸猫再变别的可来不及了。大黄狗一口咬死了狸猫,掉头钻进破庙。一阵风过去,庙中走出一个俏生生的小媳妇,口边还有血迹。

分享到:
赞(11)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wtf 怎么这么混乱
    匿名2016-11-04 2:21: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