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殉葬洞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怎么回事?是不是这里的主儿藏私房钱的地儿?”三炮一听龙少的话便又来了劲,迫不及待地问道。

  龙少没有理会他,三炮自讨没趣,却又耐不住性子,索性直接跑到石碑边,一瞅就惊讶地道:“咦,这怎么变了?无字石碑显出东西了!”

  我一听有门儿,赶忙也凑了上去,果然见原本光滑如镜的无字碑表面,显出了图形,我只看了一眼,便看出了这图形的名堂。

  “这是地图?”我脱口道,“怎么石碑里面还藏着这个?”

  龙少道:“是刚才启动机关的时候显出来的,石碑里居然藏着这个古墓的结构图!”龙少并没有表现出兴奋,接下来他的一句话道出了缘由:“不过只有这个古墓结构的一小部分,其中大部分是关于这里的。”

  我对着那上面的地图比对了下,布局果然和我们现在所在的大殿一模一样,而顺带地,地图上标示出了大殿的入口和通向其他地方的出口,我顺着找到了正常的通道出口。

  和我们之前发现的一样,入口正对面,祭祀台后方的玉门是正常的出口,是我们进行进一步探寻的必经之路。然而,画面上标示的这正常出口,着实让我看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按着地图上标示的,从玉门进入,沿着一处甬道再穿过好几个类似大殿的地方,再走到尽头,就会发现路一下子被堵死了,这根本就是条死路!而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地图上的布局:从玉门一直到尽头,沿途尽是暗弩、毒沙、火龙油等歹毒机关,尽头甚至标示出了巨大的蜈蚣。很明显,如果按着这路线往下走,就算躲得过前面那些机关,最后也得走进山体巨型蜈蚣的巢穴里,直接被当了点心。

  看到这我一阵后怕,丫的幸亏出现了灯奴的那一茬,否则我们现在估计早被箭射成刺猬了!令人惊愕的是偏偏这样的地方还设计得如此正规,按着盗墓贼的心理,有正规的甬道、大殿,还有精巧无双的杀人机关,内部必定大有乾坤,必定拼了命地继续往里探。有谁能想到,这样的设计仅仅是对盗墓贼的一种戏耍,而且能要了他们的命。

  我脊梁冒冷汗了,连一贯淡定的龙少也叹道:“难怪我们能这样轻易地就进来,如果不是我们运气好,只怕……”

  鹰戈接过道:“那奇怪啊,有东西指引我们到这儿来,不就是为了发现这些吗?难道有人暗中在协助着我们?”

  我听了一怔,脑子里也有了奇怪的想法。三炮戏道:“兴许就是这里的游魂野鬼,搞不好是倒斗界的前辈,提醒咱们后来者避免上当。咱这回的事情要成了,回头别忘了给人家多烧点纸钱酬谢酬谢!”

  龙少听了淡然一笑,好像也是一副心存疑虑的样子。

  “这道暗门的具体走向并没有标出来,但应该是正确的通道,这样的设计是为了防备盗墓者,同时方便守陵的人。”龙少下定了决心,当下决定从之前打开的那道暗门进入。

  眼下也算是“自古华山一条道”了,不从这里走,那只能乖乖拾掇拾掇返回,一想到费了那么多周折才折腾到这儿,谁也不甘心就这样返回,何况我们对这条路线还是很有信心的。

  进入暗门后,内部便是甬道,甬道不高也不宽敞,应该是仅仅作为一条通道使用而已,并没有必要精心雕琢,毕竟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里离主墓室还有不短的距离。

  甬道先呈弧线形,随后开始转成直线,我们沿着直线大概走了三十步,四周便一下子空旷了起来,那感觉就是黑暗一下子舒张了,就好像是进入了无边的黑洞一般。

  好在我们还有光源,可这里实在太大了,几只手电的光交错着,黑暗中显得极其渺小,想看到些实质的东西却又看不清,这感觉很让人抓狂。看到有不少木质的东西,我们随手收集了一些,堆积在一起准备点着,给空间增加些亮度。

  这里的木头很易燃,我们的火把刚凑上去,火苗“嗖”的一下就腾了起来,四周骤然变亮了许多,就像突然打开了高瓦数的日光灯一样。

  与此同时,无数张离奇扭曲的怪异面孔突然显露出来,不带任何征兆地,火光照到的地方,清一色尽是一具具尸骸,散乱地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姿态都有,一眼望去能看到的就有上千具之多,火光未照到的黑暗处还不知有多少。

  “怎么这么多死人?”三炮郁闷道,“咱不过刚说了句托前辈的福,怎么这下就碰上这么多,这我可消受不起啊!”

  一眼看到这么多死尸,这滋味很不好受,就像一只耗子卡在喉咙里一般。我原本还有些松弛的神经一下紧绷起来,再往前走的时候也小心翼翼起来,尽量绕开那些尸体。

  我道:“这可能是殉葬洞,既然是王陵级别的,出现个殉葬坑也不奇怪,要是不出现反倒显得不正常了!”

  说话间我扫了一眼那些尸骸,让人奇怪的是,在这样的气候环境下,那些尸体居然都没有腐烂,而仅仅是呈现脱水状,上面蒙了一层白霜一样的东西,像是灰尘又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所有的尸骸的姿态虽然都不相同,但都呈现着一种很奇特的扭曲状,好像死之前受到过某种虐待似的,看起来极不舒服。

  有这么多的尸体,难保不会有什么晦气的东西,我们都是第一次在如此多的尸骸中穿行,一时也毫无办法,只能尽量加快脚步,以便赶紧离开这地方。

  “咦!好像有些不对!”三炮走走停停,眼睛不住地在那些尸体上扫视着。

  我看到不少尸体上都佩戴有装饰物,担心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赶忙催促他快走。话刚出口,却见三炮已经猫下了腰,伸手就在一具尸体上摆弄着。

  “不要碰!”龙少伸手警告道,“这些尸体样子很古怪,不一定是殉葬品,搞不好和什么古怪仪式或巫术有关,还是小心为妙!”

  三炮并没有听他的警告,不过他的动作也挺快,龙少话刚说完,他已经将一具尸体手腕上的东西摘了下来,举到了我们的眼前示意。我们一看都吃了一惊,这居然是一块老式的机械手表。

  如此现代的东西出现在这里着实很突兀,立即让我们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再扫一眼我们便发现,这里的尸体有些古怪。

  之前我们只顾着尸体外观的狰狞可怖,压根没注意到尸体身上的装束异常,不用作太仔细的辨别,就不难发现很多尸体都是现代的装束,有“文革”时期的,甚至有近几年的衣服款式。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不好,这里八成也是个陷阱,这里的尸体不光是先前的殉葬者,很多后来人也在这里不明不白被结果了,和几百年前的那些人一样,沦为了殉葬品。

  “情况有些不妙!眼神都绷紧点!”鹰戈端起家伙凑到龙少身旁,目光四周探视着,看起来好像十分紧张。

  三炮见状道:“喂!大个子,这里的东西成千上万,你哪够玩的!再说了都是死的,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鹰戈道:“谁说的,你把眼睛从屁股挪到脸上来,看清楚了再说!这些人不会无缘无故就倒在这儿!”

  我赞同鹰戈的说法,虽说自己不怎么信邪,但在这样一个拥有奇特文明的古国境内,面对如此多的尸体,心里还是一个劲地打憷。就那些尸体的恐怖模样来看,要让自己心里觉得百分百安全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几人小心翼翼地往前又摸索了大概十几米,就见前方出现了一片空旷地。空旷地是一块石质的地台,大概一丈见方,高出地面约半米的样子。石台的四个角上各矗立着一根石柱,上面交错盘着两条巨型蜈蚣龙,钳口巨张,面朝石台的中心位置,四根碗口粗的铁链固定在石柱的上方。黑暗中看不清铁链的另一端究竟固定在哪儿,也不知道到底锁着什么东西。与四周尸骨纵横的情况不同的是,石台的四周和表面都空荡荡的,没有一具尸体。

  眼下的情形看起来很让人发毛,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石台上有什么东西,使得那些尸体自己远离了石台一样。

  龙少看了看那些石柱,半猜疑半肯定地道:“会不会这里是尸穴地?从整座山的气场来看,这里或许就是最适合养尸的地方!”

  我听了眉头一皱,却不大相信真有这种东西,三炮道:“搞错了吧龙少爷,这干净得连个蚂蚁也找不见,你看那些尸体见了这地儿就像见了鬼似的跑得没影,养尸穴也得有尸养才对啊,这光秃秃的养什么玩意儿啊!”

  “谁说什么也没有!”鹰戈抢过话,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指了指上方紧张地道,“你们看!”

  我们下意识抬头一看,只见石台正上方的黑暗区域内,模模糊糊有一个长方形的物体吊在那里晃动着。等我把光束移动到那东西上时,立即看清了那东西的样貌,那赫然是一口石棺!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